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四十三章 守望等待

    守望等待,总是希望。

  “死到临头还嘴硬。”不屑的从喉间溢出一声轻哼,楚豪双臂上的力道加紧,向下压。。

  乔舞灵手臂弯了几分,掌心撕裂的疼痛,紧咬下唇,没有溢出半点呻吟声,直到尝到了血的味道。

  “我发誓,要守护那个人的梦,这是我活着的唯一支柱。”乔舞灵头垂得更低,说着不着边际的话,在楚豪百思不得其解时,银锻微微一侧。

  强烈的亮光袭向楚豪的双眼他痛呼一声,立刻向后退了数步,乔舞灵立刻站起身,已不及细看,足尖一点,跃到石门前,染满鲜血的手掌摸索着。

  还好,门没有上锁,看来他是对自己有信心。不假思索的打开门,将楚豪愤怒的吼叫声抛诸脑后,乔舞灵提起全身真气飞驰而去。

  将楚豪引到那个角度是自己事先设定好了,银锻的表面很光滑,因此自己就设想是否能利用反射原理,将石壁上的光射入他的瞳孔。

  在暗室里面早已习惯,楚豪的双眼应经会连这正常的光亮都没办法接受,这就是自己最好的脱逃时机。

  乔舞灵脚步一深一浅在昏暗中行进着,凭着本能与求生的意志,竟然走了出来。

  双眼慢慢的睁开,勉强适应眼前的光亮后,乔舞灵听闻迎面传来哒哒的马蹄声。

  飞快的闪入石壁边,紧贴着,乔舞灵屏住呼吸,等待着那人疾步的走进来,高大的声影在入口的光亮处投下黑暗。

  他走的很急,脚步声不断,乔舞灵身体绷紧,要他没发现自己是完全不可能的,唯一的选择就是趁他不意,偷袭成功,然后将他的马夺走。

  心念一定,乔舞灵屏气凝神,近了,更近了。

  “是谁?出来?”高大身影陡然一震,停住脚步,厉声问道。

  糟了,难道被发现了?桥武林额上的冷汗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汗湿了后背的衣衫。

  “我闻到血腥味了,休想瞒我,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低沉的嗓音透着狠厉的语气。

  怎么办?乔舞灵的头脑瞬间一片空白,心脏扑通跳着快要从口中出来,缓缓的拂上左胸,乔舞灵的指尖意外的碰到一个冰冷的物件。

  对啊,令牌在她手中,她怕什么?

  刚欲走出,一柄雪亮额长剑已经闪电般的架上自己的脖颈。

  “是谁?抱上名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这个。”乔舞灵从容的拿出令牌,递到对方面前,看见对方只露在外面的眼睛中神色变了变。

  “我可以走了吗?”

  “是。”收回剑,虽然极不情愿,还是恭敬的行了个礼。

  “谢了。”乔舞灵镇定的将令牌放入衣襟内,捂着还在流血的手走了出去,向那洞外的光亮奔去。

  “等下,主子要我告诉灵王妃,这样一直向东走,主子会在那等着王妃凯旋。”

  身形剧烈的晃了晃,乔舞灵忍住没有回过头,“我知道,你保重。”

  随即飞快的拉马,挥舞着鞭子,向东奔去。

  其实自己说的保重已是废话,因为楚豪已经追来了。他是夜寒派在深蓝的卧底吗?

  夜寒这样做又是何苦,为了自己暴露好不容易安插的卧底,那个人应该不能活着回来了吧!

  等等……乔舞灵陡然勒紧缰绳,他既然知道楚豪已经跟在她后面怎么会依然告诉自己应该往东走呢!

  难道,他只是为了迷惑楚豪而已。想到这里,乔舞灵决然的翻身下马,从衣服下摆撕下一段布条,包裹住被银锻割伤的左手,四处环顾了下后,猛地一拍马屁股。

  马儿吃痛,扬着蹄子飞驰而去!

  看着那飞溅的灰尘,乔舞灵叹了口气,向着小路旁树林走去。这是最隐蔽的方法,虽然知道那骗不了楚豪多久,但侥幸逃过一时她的胜算就增加一分。

  拖着疲惫的脚步,乔舞灵在茂密的树林中穿梭,不时的有着蛇虫鼠蚁在身边一溜烟的蹿过。

  狼狈的跌坐在地,望着湛蓝的天空偶尔悠闲的飘过几朵白云,忽然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天宇哥哥、流逐,你们一定要保佑我平安脱险。

  可是,不远落叶的沙沙声打断乔舞灵的遐想,来不及多做思考,她连忙站起身。

  向着更浓密的深出奔跑,是幻觉吗?为什么觉得身后那声响隔自己越来越近,她已经慌不择路。

  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呐喊着罢工,肚子早就饿得饥肠辘辘,乔舞灵的脚步越来越慢,眼前的景物越来越模糊。

  突然脚下一空,她甚至还来不及惊呼就顺势重重的滚了下去。

  好痛,好痛,头痛,一阵天旋地转之后,乔舞灵全身上下每一个对方都充斥着火辣辣的痛感,神智一点一点的流失,乔舞灵惊讶的发现痛感好像减轻了好多。

  本能的,她让自己渐渐的陷入昏迷中。

  “申奴,我饿了,去找点东西给我吃!”一个清冷的声音在静谧的树林中响起。

  “是。”低沉沙哑的嗓音恭敬的答道。

  “公主,我们在赶路,还是快点与主子汇合为妙。”

  “是啊,公主,我们好不容易从师傅手中逃出来,现在应该争分夺秒赶去主子身边保护才是。”

  是谁?有其他人的声音,好熟悉。

  乔舞灵想要睁开眼,可是眼皮却千斤般的沉重,无论她怎么努力依旧只是徒劳。可是,她真的仿佛听见玄与冥的声音了。

  难道自己是在做梦,因为太想他们出现,太想有人帮自己把东西送到夜寒手中而产生的幻觉?

  “哼,你是主子还是我是?你们可别忘了,我是公主,寒王的妹妹,你们这些人当然得听本公主的,我说休息就休息,哪那么多废话!”

  “你……好,罢了,玄、冥,我们就在这守着她,破你去跟着那个申奴,如果他们敢轻举妄动,我们也不必顾及什么主仆尊卑。主子说要我们好好的照顾公主,要是公主不能和我们一起平安回去,只怕到时我们会受到责备!”

  一身红衣的暮神色更冷,对柯夙频频送来的凶光不屑一顾。

  

第一百四十三章 守望等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