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七章 痴心般情长

    “灵儿,你来干嘛?”接住女子软倒的身躯,夜寒的怒火也只得压住。

  “是我求他们这样做的,你不要怪他们。”乔舞灵挣扎着站定身子,扑通一声跪在夜寒面前,“要罚就罚我吧!是我擅作主张,瞒着你。”

  “灵儿,你到底知不知道轻重!”看着女子苍白的脸颊,叹了口气,夜寒淡淡挥挥手,“你们先起来吧!”

  “不,我们只希望主子听我们把话讲完。”乔舞灵摇摇头,平静道,“迦莫的这本书我看了许久,终于被我察觉到了一件事。”

  “什么事?”夜寒神色凝重的看着跪得笔直的女子。

  “其实整本书根本就不是给通过正常渠道习武之人学的,所以即使是主子也看不出其中的奥妙!”

  “那这本书有什么可取之处?”夜寒沉吟,眼角瞥到两人的神色,一切都明了,“你们的意思是迦莫就是通过这个来达到武学上的进展?!”

  “不错。”乔舞灵微微点头,“我已经问过他们,迦莫的功夫达到一定的层次后,就很难获得突破。可是,你难道就不奇怪吗?他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变得那么强,还坐上了影子之首!”

  “这……本王……”他何曾有时间精力去关心他们,只要他们进步,他才会感到欣慰。

  若不是乔舞灵告诉他,他怎么会想到,他们竟是用这种不要命的手法来替自己完成那些极其艰难的任务!

  “大家都深知,主子手下培养的都是惊世之才,那些独挡一方的将军哪个不是有主子一手栽培而成,影子会感到压力,害怕不能为你效劳,那是正常!”

  一旁跪着的男子忍不住看向身边的女子,她,竟然仅仅凭那么短的接触就能知道他们心中所想。或者,不是女子聪明,而是她的愿望与他们一样,才能够如此贴近他们的心,了解他们心中所想。

  “姑娘,你……”

  看到女子纤细的身躯软软的向后倒去,即使被主子怒气震慑的男子也忍不住惊呼,转过身就想接住女子。

  可是手臂上的重量却陡然一空,抬头望去,主子已经一脸紧张的将女子打横抱起了。

  “主子?”

  “你先退下,这次的事本王就不追究。不过下不为例,还有,那些手法传令下去不准其他人效仿,知道吗!”

  “是。”脸上浮现出欣喜,却不得不强自压下,正色道,眼角却不由担心那个虚弱的女子。

  “还不退下。”剑眉一横。

  “是。”

  马上知趣的消失得无影无踪。

  “何必对他们如此冷漠,他们也只是为了尽忠。”慢慢的张开眼,乔舞灵虚弱道。

  “灵儿,不要学,好吗?”叹了一口气,将女子抱到床边放下,掏出一方天蓝色手帕,小心擦拭光洁的额头上冒出的细密汗珠。都这样了,还在死撑!

  “不行。我必需学,而且一旦开始,我就没有停下来的机会。”淡淡的摇摇头,乔舞灵说话的语调仍旧有轻微的喘息。

  “乔舞灵,你是本王的下属,本王命令你不准再学。依照邵大夫细心调养,听到了吗?”

  夜寒脑中想起当时邵老凝重的话语,她才刚刚开始学不久,身体就出现了这么大的反应,即使学成,恐怕这身体会完全拖垮。

  她,是第一个答应陪他一生一世的人,而且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完全相信她对她天宇哥哥的感情,也明白她会如此执着的原因。

  明明他应该高兴,却不想她有机会离开自己。

  “如果我比你先死,恐怕一生一世的承诺,我要失约了。”

  强烈的不详涌上心头,夜寒再度失色,“你究竟在想什么?”

  为什么,她的神情如此哀伤,仿佛她要如来时的突然般从这世界不带一丝痕迹消失。

  “主子手下掌握的庞大产业,有没有能够迅速让人声名大噪的青楼?”乔舞灵挣扎着坐起身,盘腿打坐,调整呼吸推动真气,使体内真气集中于丹田,然后再偱循而走边全身,气色竟也渐渐红润起来。

  “你问这个做什么?”夜寒将手帕重新折了一遍,干净面再度清洁乔舞灵狼狈的脸。

  “我打算来个花魁争斗,借此让我乔舞灵的名字传得街知巷闻。”

  “你是想让夏君蔚受到你的消息?不过,流逐已经离开深蓝,他未必会苦苦追寻!”

  “不,尽管当初夏君蔚答应接受深蓝,但我肯定只要他得到我的消息,不用我们费心,他也会尽快找来。”乔舞灵笃定的道。

  “为什么如此肯定?”

  “因为,夏君蔚寂寞。名利根本就不能贴补他心中的缺陷,或者说其实他的眼中从来都只容得下流逐,唯一一个让他可以献出生命,无偿相信的人。所以他一定会追寻生命中仅存的光亮,就像飞蛾扑火般!”

  “呵,果然精辟。灵儿,你为何会如此了解?”

  “因为我们是一类人,害怕孤单,害怕那种胜于一切的寒冷,所以我们不顾一切的追随着温暖的源头,不死不休。”

  后面的四字,轻柔却坚定,似乎用尽少女所有的力气。

  “好,我信你。不过,乔舞灵答应本王的一生一世约定,不要失信,本王不想,再孤单,一人。”

  冰凉的手掌拂上同样凉湿的玉颊,夜寒的声音很轻,很柔,温和如煦,清俊如水的容颜就这样毫无防备的映入乔舞灵的眼帘。

  “主子,你不会再孤单。放心,就算我不在了,我也会努力帮你达成目的。”

  乔舞灵淡淡的抬起头,心竟忽的如无波的水面般清澈宁静。

  “灵儿,你又做了什么?”这次不是愤怒,有的仅仅只是担心。

  “那个女子,你一定很爱她吧!”

  “你怎么会?”身躯剧烈一震,夜寒后难以置信的望着女子悠长的目光。

  “因为你说你根本就不懂得如何去爱人,若一个人没有爱过,伤过,又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虽然我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真正爱恋的人哪是这么容易就能放弃。只要江山在握,到时还怕嬴不回美人心吗?”

  

第一百二十七章 痴心般情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