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四章 双人归

    “鸳鸳,主子还没有回,不会出了什么事?”鸯鸯十指揪紧鸳鸳的衣袖,望着远处,哽咽的问道。

  “放心吧!不会有事。”拍拍鸯鸯颤抖的手,鸳鸳柔声道,秀目同样牢牢的盯着军营外。

  忽然周围泛起了一阵喧嚣,她脸上逐渐浮现欣喜,踮起脚尖,看到那蹒跚前进的人影,喜悦顿时充满小脸。

  “主子,回了。”

  可是眼角在接触到另一个身影时,不由惊呼,“乔姑娘?!”

  怎么会?

  在她思考期间,乔舞灵已来到军营的木栏前,一个跃身,搀扶着夜寒飞身而起,足尖踏上拦顶的横木,然后蹁跹落地。

  所有将士还来不及震惊,乔舞灵就将夜寒扶起,大叫,“王爷受伤了,快来人。”

  “我去帮忙,鸯鸯,你去请邵大夫到主子营帐,要快,知道吗?”鸳鸳沉声说道,脚步却没停的走下瞭望台。

  “来人啊!”乔舞灵大声呼叫,可是身边围满了人,满是同情与犹豫之色,却没有人真心的伸手相助。

  莫不是走错了军营,乔舞灵暗忖,这是夜寒所带的兵士吗?他们怎么能这么若无其事,他们在犹豫什么?担忧什么?

  千万个疑问袭来,她却无时间去寻找答案,既然他们不帮忙,她自己行动。

  “说,大夫在哪?”一个旋身,极光闪电般夺过对方武器,冰冷的长剑抵在不住颤抖的脖颈前半寸,乔舞灵厉声道。

  “在……在……”对方一见乔舞灵森寒的气势,立刻吓得脸色惨白,双腿直打哆嗦,嗫嗫嚅嚅半天却没说出个所以然。

  “说。”乔舞灵可不管,纤臂一扬,长剑精准无误的削掉对方头顶的发髻。

  “乔姑娘。”拨开层层人群,鸳鸳挤了进去,看见乔姑娘的举动连忙叫道。

  “乔姑娘,快,跟我来。”

  “鸳鸳!”终于见到熟悉面孔,乔舞灵收回手中的长剑,另一手搀着已经昏迷的夜寒上前。

  “快,寒王受伤了。”

  “姑娘,快跟我来。”鸳鸳搀扶着夜寒,两人快步离开,周围碍于乔舞灵威慑的气势,竟是没人敢多问一句,自动让开。

  “我们快要到了。”乔舞灵轻声道,脚下的步子却越走越急。

  “嗯。”头靠在她的肩上,夜寒几乎所有的重力都分由她承担,这种完全放心的信任让鸳鸳大大吃了一惊。

  疾步间,已是很快就到了营帐,两人连忙将夜寒扶进。

  邵大夫已经在里面准备好,看见他们,连忙道,“快,快,扶公子躺好,要轻点,知道吗?”

  乔舞灵和鸳鸳不敢马虎,小心翼翼遵着邵大夫的指示,将夜寒轻柔的放在床上,他身上的伤虽然经过简单的包扎,但是走了这么许久,伤口早就裂开,包扎的布条早就渗着大量的血渍,染红了背部大片的衣衫。

  所受的伤,最严重的竟然都是在背部的死角,乔舞灵看着夜寒慢慢失去意识苍白的俊脸,心中蓦地一阵揪紧。

  他,真的是孤身一人,真的没有人可以与他并肩作战了吗?

  “走……走,闲杂人等都给我出去。”邵大夫撩起袍子,神色凝重的挥手赶着屋内的人。

  乔舞灵陡然清醒,跟着鸳鸳出了帐外,虽然失血过多,可是她把过他的脉象,勉强还算平稳,应该无大碍。

  总算是暂时可以放心了,乔舞灵紧绷的神经慢慢的松懈下来,紧紧一瞬,她就禁不住痛呼出声。

  “乔姑娘,你没事吧!”守在帐外的鸯鸯眼明手快的扶住乔舞灵。

  “没事,只是刚才一直都强压着痛楚才会不觉疼痛。”现在放松下来,那火辣辣的疼痛,疼的她直冒冷汗。

  “乔姑娘,其实你的伤并不比主子轻啊!”鸳鸳掏出娟帕,替乔舞灵擦掉额上豆大的汗滴,忧虑道。

  “没事,鸳鸳,带我去清洗下,换件衣服,上点金疮药就好了。”编贝小齿咬住下唇,乔舞灵虚弱的声音几乎快要被风吹散。

  “恩,好。”鸳鸳连忙点头如蒜捣,可是余音未落,手上的重量陡然一沉,乔舞灵已是脸色泛白的晕了过去。

  “鸯鸯,你在这守着,若有事,立刻通知我们,知道吗?”将乔舞灵的手臂,绕过脖颈,鸳鸳对着惊慌的鸯鸯正色道。

  “是。”鸯鸯恭敬的站着,纵使脸色有着孩子般的害怕,也只能颤声答道。

  “乔姑娘,你醒了。”鸳鸳端着一盆清水,看见乔舞灵已睁开眼睛,连忙快步走过来。

  “恩。”乔舞灵撑着起身,黑白分明的双眼扫视着周围的环境,待看到自己身上干净的衣服,与包扎的纱布后对着鸳鸳感激一笑。

  “麻烦你了。”

  “乔姑娘,这是哪里话?伤口我都已经涂上上好的金疮药了。还好,这些常备的药,主子一直叮嘱我们备上很多。”放下手中的铜盆,鸳鸳拧干了白色的巾帕,坐在床边,轻柔的替乔舞灵擦着脸。

  “对了,天宇……寒王怎么样了?”鸳鸳的话倒提醒了她。

  “已经没事,邵大夫说接下来只需静养,就可以完全恢复。主子能够平安脱险,都是多亏乔姑娘。”想起当时的情况,鸳鸳心中仍旧心有余悸。

  “我也只是帮我自己罢了。”低垂眼睑,肩上的青丝滑下,遮住此刻哀伤的神情。

  “什么?姑娘刚才说的是?”

  “没什么?”摇摇头,乔舞灵浅笑,“我是说,我也是碰巧罢了。究竟发生什么事,为什么我会觉得寒王怪怪的?”

  “乔姑娘,你走了一年。我们都以为你被智者大人给抓走,一直都很担心,现在……现在……”想起往事,心中柔软的弦被猛然触动,晶莹冰凉的泪水从盈盈美目中泉涌而出,鸳鸳扑进乔舞灵怀中,哽咽的呢喃。

  “鸳鸳……”缓慢的抬手抱紧瘦弱颤抖的肩膀,乔舞灵眼睑垂得更低。

  “啊!”鸳鸳突然一声痛呼,纤细泛白的手指拂上肩,细致的柳眉蹙起,摸样惹人心怜。

  “怎么了?”反射性拿开手,眼角却瞥到手上的血迹,再看看鸳鸳,都已明白了。

  “你身上有伤?怎么会?”

  拿开她盖住双肩的手,乔舞灵看到那沁出的鲜血,诧异呢喃,为什么不安的感觉越来越严重?

  “鸳鸳,伤是怎么来的?”

  “乔姑娘,你一定也察觉到古怪吧!”凄楚的扯出一抹笑容,“如果我说,这是被我们周围的人伤的,乔姑娘会信吗?”

  “什么?”周围的人,“难道是那些兵士?”

  “乔姑娘果然冰雪聪明,这样鸳鸳就可以放心了。”这一次乔姑娘有着与以往不同的改变,看着主子的眼神总是担忧非常,主子也就没那么危险!

  

第一百一十四章 双人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