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八章 不告而别

    “主子,天色已晚,我们是否启程回去?”玄在夜寒面前抱拳道。已等了许久,他们都未回。此刻已接近黄昏,山路本就弯曲陡险,只怕再拖下去就只能舍弃马车,步行了。

  “再等等吧!他们会回的。”夜寒随性侧卧在卧榻上,微闭着双眸,长长的眼睑遮住精光内敛的黑眸,莹白修长的食指指尖轻轻的按摩着额角,似乎是很疲惫。

  “主子,要不属下去找他们吧!”玄看着主子略有疲惫的神色不由出声道。主子处于风浪的漩涡当口,需筹划顾虑的事情太多,只要稍微的松懈便会被卷入其中,粉身碎骨。这样沉重的压力,又有谁能好受呢!

  “不了。”夜寒不甚在意,只余指尖的动作未停。

  “是。”玄虽不知主子为何这么肯定,但也只能心中无异议。

  这番对话不巧就落在靠马车最近暮的耳中,主子要将他们带回行院吗?

  暮握紧手中缰绳,莹白纤细的手状似漫不经心抚着坐骑,眼角却不由往车内那个神子般俊朗的男子瞟去,他薄薄又微微扬起的唇,拔卓挺立的鼻梁,灿若星辰的眼眸,宽厚结实的身躯都是她所挚爱的。

  可他的心自己却仿佛永远也抓不住,摸不透……

  突然一声惊呼打断了暮的思绪,她偏头望去,那个女子与流逐一起出现在不远处。终于回了吗?暮对乔舞灵的反感更深了,这个女子竟然浪费主子半天的时间在这干耗!

  “终于可以离开,我快要被蚊子给吃了。”夏君蔚迈步到两人面前,对着乔舞灵发着牢骚,配上一脸郁闷的表情让她扑哧笑出声。

  是她理亏。不过,她可不是好惹的人物,斗嘴皮子她可是不会相让,还有他可是为了看美女让自己被抓的,流逐都告诉她了。

  “哦,难不成那些蚊子都是雌性。”乔舞灵故意说的很大声,然后不管夏君蔚气得暴走却又无可奈何的哇哇大叫,拉着流逐的衣袖就向夜寒走去。

  天宇哥哥独一无二的气质,俊美无铸的脸,比例完美的身材,走到哪里都是众人目光的焦点。而这个寒王可以说拥有天宇哥哥所有的优点,让她怎么能不抱着期待。可是他举手投足间的尊贵与孤傲都说明了他与天宇哥哥是完全相异的两人!

  “多谢寒王相救,乔舞灵感激不尽。”乔舞灵屈膝一福,清澈的双眼微垂,不复往日的痴迷与执着。

  “乔姑娘严重了。”夜寒剑眉微挑,似乎对眼前女子的转变意外,随即又恢复一贯的温和表情,淡然道。然后曼斯条理的起身,对车内的鸳鸳和鸯鸯挥手。

  鸳鸳、鸯鸯立刻取回挂在车壁上的月白长袍服饰主子穿上,四大护卫也都已牵马过来,知道主子的意思是要回了。

  “三位就暂请在车上屈就,等到行院后再盛情款待。”着装完毕,夜寒撩着衣袍,翩然下车,对着乔舞灵和流逐说道,神色尽是温文儒雅。

  “那就叨扰了。”乔舞灵回以优雅的福身,嘴角上勾,带着感激的微笑。

  夜寒摇了摇头似乎不愿多语,向等在一边的四大护卫走去,他怎会看不出其中疏远的意味。他翻身上马,动作利落漂亮,挺拔身形在威猛的骏马上更是神俊非常。

  “主子,可以走了。”见所有人都准备好,玄在夜寒身后沉声道。听到属下的报告,夜寒只是微微的点了下头。

  “出发。”等到主子指令,玄长喝,一群人开始浩浩荡荡的离开。

  车内的乔舞灵自是没有空闲,忙着与鸳鸳、鸯鸯闲聊,不时发出银铃般清脆的笑声。她们说话声音并不大,那样轻的语调却在这静谧的黄昏显得格外清晰。

  “乔姑娘,见到你就好了。你不知道我和姐姐都担心死了。”鸯鸯抢先开口,她都憋了一肚子话,现在才能够和乔姑娘聊聊。

  “姑娘那晚不辞而别,看到你切安好,我们就放心了。”鸳鸳在一旁温婉笑着。

  鸳鸳鸯鸯的话提醒了乔舞灵,她是怎样被暮施威、被玄追杀,他们四大侍卫中已经有两个容不下她。那又怎样,她有流逐在身边再也不怕他们以多欺少,恃强凌弱。

  “我不是没事,你们看生龙活虎的……”乔舞灵笑笑,轻松的伸伸胳膊腿充分显示自己健康。鸳鸳,鸯鸯并不知道自己差点被玄所杀的事情,那寒王呢?他知道吗?

  “那就好。”鸳鸳放心,并未忽略掉那个黑衣男子射来的凛厉眼光,他好像对他们都含着一种莫名的敌意,她只得将所有疑问都压在心底。

  主子说过,他们具是贵客,不得有丝毫怠慢。从这两人的谈吐气魄中自是不难猜出他们的身份地位非比一般,否则又何须主子这样大废周章,客气的招待!

  大费周章?!鸳鸳心头一惊,莫非主子已经知道会碰上他们,才带上自己和鸯鸯。

  看四大护卫的样子,他们应该并不知道会碰上这两个人物,所有人都以为主子是来为民除害,却没想到主子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不,不对,应该是一箭双雕!

  他算得比谁都精确,不浪费一点多余的精力,但对他想要的却有着比谁都多的耐心!主子身边果然有着无数的影子,每个具是神通广大,连暮姑娘都未调查到的事情他们都能了如指掌!

  鸳鸳直觉手心中一阵冷汗溢出,**手掌也不自觉!莫非主子已觉四大侍卫的作用不再大了,欲取而代之吗?!

  “姐姐,你脸色不大好,没事吧?”鸯鸯察觉到鸳鸳的异样,关忧问道,清丽的脸上满是担心。

  “大概是马车晃的太厉害了才有点不舒服。”鸳鸳推说,知道鸯鸯担忧的是她的晕车症状。她一坐到马车上头就会有点隐隐作痛,这样的状况在邵大夫的治疗下已经改善多了,只是最近才又开始反复。

  “晕车?”乔舞灵看着鸳鸳神色苍白的俏脸,心疼道,这种病症在映锦也有。

  “鸳鸳放松的靠着马车,闭目养神尽量的放松,我听说这样可以减轻症状。还有吃酸的好像也挺有作用……”乔舞灵歪着头从脑袋中挖掘着所有治疗晕车的方法。想了半天,还是想不到其它有效的方法,挫败叹了口气。

  这是在映锦不是二十一世纪,只要百度一下,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乔姑娘,我已经好多了,山路难行才会有点不舒服,不用担心。”鸳鸳扬起一抹笑,见乔舞灵着急的样子连忙说道。她本是找个借口,此时才惊觉不想事后那种晕眩仿佛累积般一起袭来,她几乎都快要坐立不住。

  “这样还叫好?”乔舞灵柳眉微蹙,赶紧扶着鸯鸯差点坠下软榻的身体靠在自己肩上。

  “姐姐,你没事吧!”鸯鸯看着鸳鸳难受的样子,眼圈一阵酸涩,几欲要流出眼泪。连忙掏出丝绢,替鸳鸳擦着额前的冷汗。

  “大概是昨晚受凉才会虚弱了点。”鸳鸳轻闭双眼,小脸掩饰不住的都是倦意。

  叹了口气,乔舞灵将食指搁在唇前,止住鸯鸯的探问,就让她睡会吧!睡着了也许不会这么难受了。

  掀开车侧的布帘,往外看去,天色已是完全黑了下来。马车的速度渐渐快了起来,看情形应该快要下山了。回过头就对上流逐凝望的目光,微微一笑,知道他担忧自己。

  “鸳鸳,还要多久嘛!”乔舞灵坐在铜镜前掩着嫣红的小嘴,不停地打着呵欠。昨天折腾到很晚她才睡下,又莫名其妙的失眠,还被这两姐妹一大早就将她从床上挖起来。

  她们不停地在她身边晃悠着,两双巧手摆弄着替她穿上什么东西,然后是头上,脸上。乔舞灵能够感觉到她们很忙,她也忙只不过是忙着打瞌睡。

  在最后一次点头,差点磕在梳妆台上,乔舞灵终于忍无可忍,她脊椎的承受力有限,脖子酸痛的厉害,噌的一下站起身。“鸳鸳,鸯鸯,好了没……”

  所有的话语都被吞没在惊讶中,乔舞灵望着对面的女子,她好美,秀目澈似秋水,玉嫩秀靥艳比花娇,唇若朱丹,鬓发低垂斜插白玉响铃簪,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水薄烟纱,简直美得不可方物,只是怎么眉眼之间竟是这么熟悉?

  “噗嗤。”身后传来清脆的笑声,打断了乔舞灵的沉思。

  “姐姐,你看嘛!我说过乔姑娘一定会被她此刻的样子震惊的。”鸯鸯的话让乔舞灵吓了一跳,难怪刚才觉得这么眼熟,原来自己是对着铜镜羡慕欣赏自己,太丢脸了。乔舞灵恨不得直接找个地洞钻进去。

  “鸯鸯。”鸳鸳嗔叫道,随即将乔舞灵扶着坐下,柔声解释道,“是主子吩咐我们好好伺候乔姑娘梳洗的,姑娘对这个满意吗?”

  乔舞灵青葱手指轻抚上自己的脸,双眸一瞬不瞬的望着镜中美得不真实的女子,这真的是自己吗?

  “主子吩咐,我们马上就要启程去太源郡,才不得不将姑娘早点唤醒。”鸳鸳看着乔舞灵此刻的神态不由低头一笑,其实乔姑娘本就是个天生的美人,此番打扮过后,更是绝色。

  “你们要去太源郡?”乔舞灵兴奋的再度跳起来,“我要将这个消息告诉流逐。”

  原来是流逐没有陪在身边,她才觉得有什么不对。

  “姑娘不知道吗?流逐公子已经走了。”鸳鸳止住乔舞灵急欲离开的身形,那个黑衣男子是因为怕看见乔姑娘伤心才特地选择这种不告而别的方式吗?

  

第五十八章 不告而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