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五章 阿宝的病情

    “由她去吧!”夜寒神色未变,“乔姑娘,刚才是属下无礼了。”

  “没事。”乔舞灵偏过头,暮,我本不想与你为敌,是你硬要将我当仇人。

  “阿宝。”乔舞灵想起尚在车内的阿宝,挣脱夜寒的钳制,紧张跑过去,掀开车帘,轻声道,“阿宝,我们进去了。”

  “灵儿姐姐,我不想出去。”阿宝不情愿的小声嘟嚷,缩在百离身后,紧抱怀中包袱,苍白着小脸,愁云惨淡的摸样更是惹人生怜。,

  “乖了,阿宝,这里没人会伤害你。”乔舞灵向赵阿宝伸出手。

  “可是灵儿姐姐刚才那个红衣姑娘明明就拿剑差点伤了你,我们走好不好。”

  乔舞灵一阵安慰,原来阿宝是担心自己,“阿宝放心,灵儿姐姐会自己保护自己,灵儿姐姐可是很厉害的哦。”

  “恩……”赵阿宝歪着头想了会,遂又忍不住从喉间溢出几声咳嗽。

  “梦罗在里面养伤,我们进去就可以知道魅影的消息了。”乔舞灵对着百离悄悄的眨眼。百离回以心领神会的一笑,乔小姐是最有办法说服小姐的人。

  “灵儿姐姐,你……”阿宝娇嗔,她们又取笑她了。

  “好了,那阿宝可以出来了不?”乔舞灵再度的伸出手,对着赵阿宝扬起灿烂的笑容。

  赵阿宝终于慢慢伸出柔若无骨的素手,怯怯从车上下来。

  乔舞灵自是小心翼翼的扶着,待阿宝站定。

  百离拿着包袱从车上下来,老爷将家产变卖后,还剩下很大的一笔钱,置办老爷的丧事花了一些,剩下的本就是用给小姐的生活用度以及买药的。

  可狡猾的郡守居然严令所有的药铺都不得卖药给她们,想要逼迫小姐就范,加上北苑所储备的药材也已用尽,这就是她为何愁眉不展的原因,还好关键时刻乔小姐回来了。

  “赵小姐请先安心在这住下。”夜寒不知何时已经来到她们身后,温和得声音如雨后的天空般的清澈明净。

  “灵儿姐姐,这位是?”赵阿宝本就极欲怕生,此刻更是躲在乔舞灵身后,秀目中闪着防范打量眼前男子,他一身月白长袍,玉带束腰,看上去并不奢华,穿在他身上没来由的就让人觉得高贵雍容,大概是他那太过于俊美的五官及与生俱来的压迫感吧!

  他飞身保护灵儿姐姐时,两人站在一起,当真是俊男美女,亮眼得天地都黯然失色。灵儿姐姐在看向他时眼中也会出现那莫名的留恋神色,他是灵儿姐姐喜欢的人吗?

  “这位是寒王。”乔舞灵淡淡介绍道。

  “民女赵阿宝参见寒王。”

  “民女百离参见寒王。”

  赵阿宝与百离具是惊吓得马上跪倒在地,虽然料到对方非福即贵,但在听到真实身份后还是震惊了。

  乔舞灵叹了口气料到会是现在这个结果,她们这番诚惶诚恐的模样,那自己每次见到寒王都只是象征性的福身,有时甚至连这个也免了,是不是很没礼貌。

  任命的向他求助,却不巧对上他专注放在自己身上那复杂的目光。状似没看见,避开他的眼神,乔舞灵将视线放在他胸前的衣襟上,才发现那宽边用金线绣着繁复精致的图案,威严庄重异常,等了许久,久到乔舞灵都可以将那绣花图纹印在脑中,夜寒还是没有发话。

  算了,乔舞灵将心一横,不知道自己为何坚持不向他妥协,既然说不出口乞求,那就陪她们吧!

  才要跪下,就感觉一双温热的手掌捉住双臂,力道轻柔却成功的将自己微倾的身形扶正。

  迅速收回手,夜寒也在赵阿宝腕上虚扶一下,“不比多礼,快快请起。”

  见到她们都站起身,夜寒淡笑,温和道,“两位进去稍作歇息,大夫马上就到。”

  “谢寒王。”赵阿宝倾身一福,柔声道,似是没有刚才的拘谨。

  夜寒依旧如刚才般浅笑,“赵小姐,多礼了。”

  “好了,阿宝,我们先进去吧!”乔舞灵搀扶着她,慢慢的向里走去,却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终于进来了,比预期还算容易了许多。

  “乔姑娘,邵大夫来了。”鸳鸳、鸯鸯的声音伴随着急切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

  乔舞灵立刻站起身,将大夫迎到里屋,“大夫,你快过来看看。”阿宝才一进府,马上就晕倒了,真是急死她了。

  “我来看看。”邵大夫连忙放下药箱,快步坐到床边,将那纤细的手轻轻放在药枕上,伸手把脉,另一只手还不断的捋着花白的胡子。

  乔舞灵紧张看着大夫的神色,他只要皱眉或者摇头,她的心就仿佛提到了嗓子眼,却不敢打扰大夫整治,只得在旁边干着急。终于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大夫终于将阿宝的手放好,收回药枕,随即站起身,看了眼昏迷不醒的赵阿宝,眉头皱得更深了。

  一个箭步冲过去,乔舞灵紧张的抓住邵大夫的衣袖,“大夫,她怎么样了?”

  “唉……”邵大夫看了她一眼,额上的皱纹似是又深了几分,捋了下长长的胡须,悠长叹了口气。

  “到底怎么样了?您倒是说句话啊?”乔舞灵隐隐感觉事情的不妙,百离的话还在耳边回荡,小姐这些天一直都不肯吃药,吐血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了。

  “乔姑娘,不用着急,邵大夫一定会全力治好赵姑娘的。”鸳鸳在一旁安慰道。

  “邵大夫抱歉,是我太无礼了。”乔舞灵轻轻地福了下身,平复着自己的心绪。

  “你跟我来。”邵大夫看了乔舞灵一眼,提着药箱,迈步走了出去。

  “大夫,您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乔舞灵望着廊外蔚蓝天空悠闲的飘过一丝丝白云淡然道。

  “这位姑娘的病,恐怕是不妙了。”

  听到邵大夫的话,乔舞灵身体一软,忙扶住雕花栏杆,强自镇定,指尖却死死的抓住木栏用力的刺进,“大夫所说的不妙是什么意思?”

  乔舞灵脸上一片苍白,即使早就知道不会太乐观,但亲耳听到,打碎了侥幸的希望她还是忍不住悲伤,。

  “她体质本就极弱,这想必你们都是知道的吧?”

  乔舞灵点了点头,竟然发不出一点的声音。

  “照理她的寿命早就到尽头,能活到现在也是因为大量的珍贵药材调养的功效!那些东西本就治标不治本,虽能一时压制住病情,但总有药石无效的一天。何况现在她忧虑过重,气血两虚,更是雪上加霜,恐怕很难啊!”邵大夫摇头,苍老的声音透着几分惋惜!

  乔舞灵终于站立不稳,深陷木质的指甲陡然断裂,慢慢蹲下身,背抵在冰凉的扶栏,心中一片悲凉,本以为死的人不是阿宝就可以逃离别离,却没想到分别终究要来。

  “她有什么心愿,就尽量帮她完成吧!”邵大夫说完这句话,提着药箱,静静的转身离开,素白宽大的布袍转眼就消失在拐角。

  时日不多了吗?一般说这句话的潜台词是开始要准备身后事了吗?不,乔舞灵噌的一下站直身形,她不要,不要阿宝面对死亡,孤零零躺在那冰冷的棺木之中。

  她还有希望,只要救回魅影,找到续命丹,阿宝就能康复。乔舞灵向屋内走去,“鸳鸳,寒王在哪?”

  

第六十五章 阿宝的病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