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七章 不要逃避

    “我的命是师傅用血殇咒救回的,师傅说血殇咒是他执行任务时在一个偏僻小镇中无意拾到的一块羊皮上所描述一种武功。武林中人竞相争夺它自是为了它超凡的治愈力,只是没有人知道救人是要用自己的命作代价,然师傅却没有丝毫犹豫。

  漫长的煎熬,我忍受着血殇咒那噬骨般的煎熬,仿佛被放逐在极寒之地般的寒冷刺骨,周身的血液仿佛都要被凝固,在生与死间无数次的徘徊。

  死,或许于我是种解脱。在知道自己的身世后,唯一的信念就是杀了那个人。仇已得报,我在人世本就再无所期待了。师傅知道我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求生意志,若是在以前一定会大发雷霆,斥责我的懦弱。

  这次他却只问了我三个字,“生或死?”就转身离开,的确他要做的都完了,若是我不愿活他强求也无用。

  但夏君蔚那个小子听说后,居然全身缠满了绷带,几乎是爬到我的床前,将我抓起,用力的摇晃,“你小子还没还我一剑呢!我不准你死!”

  我依旧是毫无动静,任凭他说什么也不愿再拾起我这本就肮脏的性命。身上流淌着的是那个混蛋的龌龊血,可他居然是我的爹!仅仅这点我就决定不再挣扎,我欠了夏君蔚很多,可惜我却没机会报答了。

  “流逐,你给我起来。是男子汉就给我死的轰轰烈烈,这样窝囊像个娘们似的,我瞧不起你。”夏君蔚期待着好友能够生龙活虎的跳起来,挥手给他一拳。但那人却依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流逐,你这个懦夫,孬种……”夏君蔚将我重新扔回床上,跌坐在地,“流逐,师傅去世了!师傅用血殇咒救的你。”

  当时我眼前似乎可以看见我期望中的美好生活,没有无止境的杀戮和鲜血,周围都是阳光明媚,绿草无垠,不知名的小花夹杂在其中或红或紫,四处充满着无限生机甚至连空气都是香的。我是个杀手,从小就是,被训练得从小就在黑暗中生活,最向往的无非就是这样的一个世外桃源。

  我在那原野上走着,可是却有个遥远的声音告诉我,师傅死了,为救我而死!瞬间我原本轻松的脚步像惯了铅般沉重,只听说过哪个杀手为了杀人而死,有听说过这样一个顶尖的杀手为了救人而死吗?

  我们一直因为只是师傅的棋子,帮他去杀人来换得温饱,心里自是对他怨恨。

  “生或死。”一个苍老的声音突兀的传来,黑雾瞬间笼罩大地,四周一片阗暗,满地花草迅速枯萎凋零,风中隐隐传来肃穆的气息。

  “是谁?”我厉喝,拔出腰间长剑,但再也没有任何的动静,只余周遭风瑟瑟作响,似是女子轻声的呜咽。

  “生或死?”我低声重复这那几个,却是异常的熟悉。原来我的人生不是一次一次的在重复验证着这几个字吗?在被关在暗室与同伴的砍杀过程中,在每一次的任务中,在手刃那个人的过程中,我无一不在亲身体会着,却找不到答案。

  “流逐,你选什么呢?”苍老的声音再度传来,这次我成功辨别那人的方位,手中的剑如出水蛟龙,破空而出,精准无比的刺入对方的心脏,享受着血腥的胜利。

  当看清那人后,所有的快感僵在脸上,怎么会?是师傅!震惊,讶异,瞬间在脸上一闪而过,定格在后悔上!甚至忘了言语。

  “流逐,最后相信为师一次,某天一定会有人,有那个人出现给你满意的答复。”眼前的人竟然从脚开始慢慢消失,最后连那张饱经沧桑的脸也看不见,整个人如沙粒般被风吹散,很快便无影无踪。

  我将剑插回剑鞘,愿意相信师傅一次。

  夏君蔚欣喜的望着这个突然坐起身的男子,“流逐,你醒了!”

  “恩”我的声音依旧有重伤后的沙哑,看到夏君蔚那小子哭的泪眼花花的脸,我还是狠狠的震惊了一下。他杀人时的狠劲我不是没见到,人命在他的心中怕是连草芥都不如吧!他却为了我掉眼泪,为了我做了这么多,我庆幸自己醒过来了。

  动动身体,感觉好了很多,但是突然我浑身糟电击似的僵硬,我发现我又有了双手!这怎么可能,我记得我的手明明被齐齐断去,现在这是什么?这不是我的手?!我的直觉告诉我,因为这双手太过于秀美白皙,更像是女子的手!

  在断腕处还看得出明显的接痕,虽然伤口应经愈合,只余一圈粉色的疤痕。我如瞬间落入冰窟般的望着夏君蔚。

  他告诉我这双手是与我们同一批被收养的孩子中的一个人的,而她的确是个女子。她给出的要求就是让我一辈子保护她,并帮她做三件事!她的脚在暗室中被废,那就意味着她在下个月的暗室争斗中只有被杀!

  在深蓝所有新进的杀手都会经历一次又一次的淘汰,直到深蓝长老觉得剩下的人已经足够强了,这样的痛苦才会结束。

  至于在暗室中你是用什么方法活下来,没人会管。一般人都会选择联盟,但没有人会愿意与弱者联盟,所以弱者总是最先被淘汰。

  然后这些联盟内部又开始新一轮的联盟,走上全新的争夺之旅。没有人会有丁点的同情心,对别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所以她将会是下一个被杀的不二人选,她才会想出这个方法。情况的紧急,迫使师傅替我做决定,接手必需与施行血殇咒一道,否则绝不可能成功。

  血殇咒吞噬师傅的功力在短时间内修复我身上所有的伤,就像是重新换了个身体般。当然也包括手上的皮肤,那是将手接上最佳时机。否则,我就是一辈子的残废!

  师傅没的选择,他要救我,那个女子注定一身的残废,她又心甘情愿,这可以说是双方各取所需,互不相欠。

  灵儿,你能想象这双手是这样来的吗?”流逐眼色更浅,轻柔的拂上乔舞灵冰冷的面颊。

  “我……”乔舞灵张张嘴,发现自己早已哽咽,被那离奇曲折的过往震撼了。

  “不要讨厌我好吗?”流逐轻声,居然是恳求一片,他何曾对谁低头过。唯有小乔,他坚信她是师傅所说的那个给他正确答案的人!即使不是,他也已经无法自拔了!

  “流逐就像你永远不会生我的气一样,我是不会讨厌你的。”乔舞灵诚然望着流逐的眼睛,从来未发现是这般的漂亮,如琥珀般的瞳孔闪烁着晶亮的光芒,美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那就好。”流逐心中悬着的石头终于落地,慢慢的摊开双掌,骨节分明的手指就这样暴露在日光下,更是莹白温润。

  “真的好神奇。”乔舞灵将略微娇小的手放置在上面,难怪当初会嫉妒他有双比她还要纤细柔美的手。原来是在这样!那修长手指虽然由某些原因而有些微的变形,却未丝毫影响整体的美观,只是更像男性手掌般的坚实厚重。

  “血殇咒是一种很神奇的咒术,在武林中从未见过这种诡异的功夫。它其实本名也不是叫什么咒语,羊皮卷上写了血殇两个字,只是后来发现之人取了个带神秘色彩的名字。”流逐轻声解释,并非不知道有人想借助成子皋来达到某个目的,只是他却不得不强压怒意。

  “那你平常穿那么多衣服,还有手会在朔月时冰冷,也是这个原因吗?”乔舞灵下意识的脱口,过往的种种在眼前一闪而过。

  “小乔,你很聪明呢!”流逐看着眼中闪现着浓重心疼的女子,这些是他从未对别人说起的过往,但他却愿意将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展现在她的面前,不是希望她的怜悯,只是不想隐瞒!

  “流逐……”滚烫的泪水一滴一滴顺着晶莹的脸庞滚落,乔舞灵心中一阵刀绞,她从来都不知一个人会经历如此般的折磨。原来流逐的痛比她深千倍万倍。

  “不要哭了。”流逐轻声道,修长的手指拂去那悲伤的眼泪,他已经不痛了,这颗心已经麻木。但看到女子眼泪的同时,心中仿佛涌起另一种陌生的疼痛。

  “我答应你一定坚强勇敢。”乔舞灵不知此时的自己能够说什么,任何安慰话语都是那样苍白无力,反而显得在幸灾乐祸。

  她只能承诺自己会好好的,在以后不论遇到任何的事情,只要想起这个黑衣男子对她说过的一番话,她便不会再躲避。

  “恩。”流逐知道他已成功的说服了她,呵,只要她能够振作,他做什么都愿意。

  “流逐,我们该回去了哦。”乔舞灵站起身,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回首,对身后黑衣如墨的男子笑道。

  “好。”流逐与她并肩而立,一同看着已经昏暗的天色,微风轻扬,拂起两人长长发丝,缠绕在一起分不清彼此,像是诉说着彼此纠缠不清的命运。

  既然要面对的,就不要逃避。同时想要守护的,便不会放弃!

  

第五十七章 不要逃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