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流逐

    “哇,好漂亮啊!不知道值不值钱。”乔舞灵想要伸手去抓,希望看得更仔细点。说不定可以搜罗很多这个时代的宝贝回去,到时候就有很多很多钱了,乔舞灵开始眼冒无数的$。

  但男子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乔舞灵瞬间从天堂掉入十八层地狱!

  “如果被我发现它不在你身上,我就杀了你。”森冷如从地狱中传出的声音,成功的产生了十足的威慑力。

  乔舞灵脑袋里的那些歪念头立马全被扫地出门,下意识将手中的玉抓的更紧。一副生怕玉掉了的样子,不知道碎了一块是不是也要我的命,还是他会卸掉我的一只胳膊!

  开玩笑,金钱诚可贵,生命价更高!

  男子将她所有俏皮的都能够做尽收眼底,嘴边居然扬起一抹云淡风轻的笑,但却风过无痕。男子身形一转,稳稳的落在一棵参天大树的枝桠上,姿势优美只是不用说,关键是周围连树叶都纹丝不动。

  乔舞灵嫣红的小嘴一张一合,最后终于明白这个男子的武功简直诡异波谲的让人瞠目结舌。他想杀死自己简直如捏死一直蚂蚁那么简单。

  暗自打了个寒颤,男子却理解成她怕冷,扶着她在树上做好。默默脱下自己的外衣,轻轻披在乔舞灵肩头,一双铁臂环着她的纤腰防止她不小心坠落。

  乔舞灵哆嗦的嘴唇看着这个近在咫尺的男子如此温柔的动作,努力的将刚才那句话忘掉!

  “手这么冰凉怎么不说?”

  乔舞灵反应过来时,小手就被严严实实的包裹住,温热的体温瞬时烘热了冰冷的柔若无骨的素手。

  “我都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总不能老是用“喂”来称呼你吧?”乔舞灵心里倍感温暖起来,毕竟他对自己还是很好,不是吗?他说的是冷酷的话,但做的却是关心她的事情。

  “流逐。”男子清冷的声音传来,轻柔的搓了乔舞灵手两下,确定已经渐渐温暖起来后,将玉慎重的挂在她的脖子上,打了一个奇怪的结。

  “流逐?”乔舞灵嘴里反复咀嚼着听到的这两个字,确定在自己十六岁的光阴中对这个名字丝毫无半点印象。低下头,看着空荡荡的手心,已空无一物,什么时候被拿走的?

  而那个玉已经安稳的挂在自己的锁骨处,乔舞灵低下头,看着面前的金线绣着的黑色袖口,不得不承认这个男子真的很喜欢黑色!

  “这种打结的方法是什么啊?”乔舞灵好奇的问,盯着流逐修长的手指绕着红线左穿右引,最后结成了一个好看的蝴蝶花形。乔舞灵双眼发亮,佩服得不得了。她看的可是头都晕了,他还这么熟练的打好。

  “这是一种特殊的结,传说中只有打结的人才能够解开。”流逐仍旧淡声的解释,顺便帮她将滑落到肩头的衣服拉上!

  “真的吗?”乔舞灵双眼闪烁着兴奋,把玩着玉,直觉入手一片温热,更是爱不释手,真是个宝贝啊!

  “恩”流逐应了声,继而道,“这玉本是一对,传说拥有此玉的两人能够在某种情况下与对方心意相通。”

  “真的是一对吗?”乔舞灵一直就觉得这个玉的样式好奇怪,就好像本就有另一半。

  “那另一半呢?”

  “在这。”流逐从衣衫内拿出一块和乔舞灵的玉相同的玉,乔舞灵凑近,将两块玉拼在一起竟然真的拼成了个完整的圆形。

  “这半玉是不是原来放在你的那位故人身上的啊?”乔舞灵抬起头,原本两人就靠的极近,此刻乔舞灵一抬头,正好对上流逐在夜空中晶亮的眸子。

  两人的视线就这样毫无预兆的对接在一起,慢慢的呈现胶着状态,彼此的呼吸吹拂在对方脸边。

  乔舞灵连忙低下头,难不成他一直都是这样低头看着自己的?伸出手,欲扇扇风排斥这种尴尬的气氛,却没料到本就心乱再加上重心不稳,几欲和大地母亲来个结实的亲吻。

  流逐连忙伸出长臂,将乱动的佳人捞回怀里。

  “额,谢……谢……”乔舞灵的俏脸燥红得更厉害,舌头也很不给面子的打结。只得将颔首深深埋在流逐臂弯里,不敢抬头。

  “睡吧!”头顶传来流逐的声音。

  乔舞灵还有很多的抗议,比如说为什么要再这荒郊野外睡觉,可不可以找家客栈什么之类的?比如说为什么要将他故人的东西送给她?

  流逐会对自己这么好,不会又是因为她长得很像他的故人吧!乔舞灵摸摸脸,不置信自己竟然在映锦长了张大众脸,不过这张大众脸至少没给她带来任何的麻烦,反而一次次因为这个得到别人的帮助!自己是不是属于那种走了狗屎运的人!

  心里暗暗的想着,慢慢的睡意越来越浓,折腾了大半夜她早已累了。挪挪身子,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沉沉的进入梦乡。

  而被他当成舒服的枕头的流逐却是没有丝毫的睡意,他垂着头,长长的发丝遮住了他的脸,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夜凉如水,一弯皎月透着些许清冷,叫黑夜更显得朦朦胧胧。怕怀中的可人儿受凉,流逐暗自催动内息为她驱寒,眼里的悲伤欲浓。

  “恩”乔舞灵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慢慢的睁开眼,今天又是一个大晴天,明媚的阳光。周围唧唧咋咋的鸟儿欢快的叫着,在茂密的树丛中嬉戏追逐着,一片生机盎然的情景。

  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乔舞灵愉快将双手放在唇边大叫道,“我要用全身心的爱来迎接今天。”然后不管身边的人如何的表情,绽放出一抹比阳光还要灿烂的笑容。

  天宇哥哥,我在这个世界又平安的过了一天。虽然你不在我的身边,我却学习微笑的面对每一天。我将要去追根溯源,等我们再见面的时候,小晚就能以对等的姿势站在你面前了!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身后传来流逐的声音,即使一夜未曾合眼他却未有丝毫的倦意。

  “啊”乔舞灵回过头,才发现身后还有一个人。昨天天色昏暗看不太清楚他的样子,现在看过去不由呆住了。

  倒不是因为他的长相如何的俊美,惊为天人,而是他的打扮实在让人很难移开视线。左脸被长过耳畔的黑发遮得严严实实,只露出右边的脸,而右边的脸也仅仅是一张很普通的大众脸,就是那种你走在路上,与他打了十次照面都不会有任何映像。

  但是这张平淡无奇的大众脸长在他的脸上就显得很格格不入,他浑身被黑色包裹住,比一般男子略白的肤色在黑色的映衬下没来由的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特别是颈间的黑色围巾,绝对让人对他投以数十次的注目礼都嫌不够。

  叹了一口气,乔舞灵笃定的摇了摇头。这一切的表情都落入流逐的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眼睛中。

  “怎么很失望吗?”流逐讽刺的笑着,世人不都是如此吗?总是会以外貌来看人,没想到她也不例外!

  “什么失望啊?”乔舞灵没料到他会没来由的丢出这句话,但在看到流逐脸上嘲讽的神情后,蓦地了然。

  “你在想些什么!”乔舞灵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赏给对方一个爆栗子,真诚的直视流逐的眼睛,那双比平常人略浅的眼珠像是琥珀一般,总是闪烁着一种不明的情绪像是笼罩了迷雾的岛一样的神秘,漂亮得紧了。

  “我是在逃命,在映锦我已经得罪了够多的人了,所以现在我们要潜伏,要低调知道不?”

  “那又如何?”

  乔舞灵忍住想再给对面的人来个超大的糖炒栗子的欲望,解释道:“您是不怕,您武功天下第一,无人能敌。可是俺武功卑微,要是您一个没照顾来,我这条小命就要寿终正寝了。”

  “所以?”

  “所以我们在去找个镇子,买点衣服和吃的,额,当然了这个银子我自是没有的,要不您……”当乔舞灵滔滔不绝发表长篇大论,回过头来踩发现身后空无一人。

  “啊,救命啊,不要丢下我。”乔舞灵凄惨的大叫一声,立马飞身跟了上去。突然的内力充沛,畅行无阻让乔舞灵不由惊讶,又欠了他的人情呢!

  乔舞灵恨不得直接给自己一巴掌,别人在那辛辛苦苦勤勤恳恳给你疗伤的时候,你居然屁颠屁颠的尾随周公下棋去了。

  “喂,流逐,等等我嘛?”乔舞灵提起真气,奋力的追去。清脆的声音就这样飘进流逐的耳边,他旁若无人的扬起一抹微笑,是从内心散发而出的笑意。

  “前面的流逐看过来,看过来,看过来,这里的表演很精彩,请不要假装不理不睬……”乔舞灵好不顾形象的引吭高歌,要是任贤齐在的话不勉要扼腕。

第三十八章 流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