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二章 无题

    “不,你错了。”清冷的转身,素色的亵衣在重重白梅中孤独的摇曳:“应该说,是我们都错了。你心中的高墙不可能坍塌,我心中的高墙亦不肯能毁灭。”

  “你可还记得,那一夜,你曾对我说,‘若儿,我们回家吧’。从那一刻起,我便已知道你心中的高墙有多么坚不可摧。而我,却傻傻地不肯放弃。到头来,只能如此自嘲自己当时的愚蠢。”

  “依儿,那一夜……”

  “我知道,那一夜,你为事所扰,所说所言皆是醉语。”轻轻的话语,随风飘荡,似也稍让萧祺枫微松一口气。

  千回路转,曲曲折折,正如此刻二人的心境,只不过,漂移的路口过后,却无从得知两人最终的归宿。

  “只不过……”轻微的转折,却似疾风划过,瞬间翻涌萧祺轩原已起伏波动的心潮。“只不过,酒后真言,醉酒之言亦或许正是心中所想。

  有些时候,人便是这样,无力的结局,却要倚靠外力的辅助。烈酒一杯,胜似万千勇气。”

  “依儿,那一夜的醉言,我们分明已经解决过这个问题。”

  “解决过么?可是为什么我却不记得你给我的解释?”

  “那一夜,我,无从解释。”

  是啊,那一夜,他无从解释。

  -----------------------------------------------

  “晚宴之事,本王无从解释。但我却能同你保证,你我之间的承诺,在我心中的分量绝不会比在你心中的分量轻。”

  她笑了,那笑容仿若暗夜的明星,璀璨夺目,伸出摘下一朵开得艳丽的白梅递到他眼前:“王爷,晚宴之事已经过去,还望王爷不要再提。”说着她将视线移回手中的白梅,轻柔地开口:“王爷觉得它好看么?”

  ------------------------------------------------

  他还记得,那一夜,她与他,自动忽视了这个问题,却从未想过,她会再次提起。如今这样,叫他又该如何?

  醉言的借口,无论如何也是解释不了!

  “‘迟些时候,到时我一定告诉你’。王爷,当日所言你可还记得?那日你的烦恼是为了君姑娘,雪依可有说错?”

  “依儿,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

  “所以,雪依是猜对了?”

  “对不起。”

  “王爷,何必说对不起?”轻笑一声,绝色芳华:“王爷在那一日便一直到君姑娘回来的事实,对么?可是雪依不懂,王爷既知君姑娘回来之事,又为何还要再次娶我?”

  对我百般玩弄,真的,很好玩么?

  

第一百零二章 无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