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章 解释

    而如今却构成了最最残忍的笑话,竟这样就忘记了,第一次大婚之夜的不堪!

  “依儿你可还记得大雪纷飞那日我曾说过,我输了,你终是驱离了原本属于若儿的位置。”

  那一夜,你的话语与那漫天月色相称,而我信了!

  如今,君姑娘终是回来了,而我的梦。

  终也碎了!

  满地碎花,满心惆怅,满目鲜红……大婚之日,血色嫁衣,为何带来的,永远都只是我的伤痛?

  泪水,竟没有顺着脸颊流淌,是干涸了,还是其他?

  远远地,一袭修长身影赶来,有力的大手轻柔扶起跌落在地的娇弱身躯,那眸中的关切疼惜毫不掩藏。

  “峥哥哥,你来了么?”

  顺着萧祺轩的手臂爬起,雪依径自扬起一丝笑意,轻轻柔柔,带动人体心灵最深。

  那是一种怎样的忧伤!萧祺轩不知,却是下意识地将她扶紧,像是要将全身的力气传递。“雪依,乖,有没有好一点?”

  “峥哥哥,你怎么了?我没事啊,你看,我不是好好的么?”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心,好痛好痛,痛得恨不能就这样死掉。

  “雪依,不要这样!你若是难受,还有我在这儿,把你的疼痛哭出来,大声的哭出来!”

  不要这样憋着,你可知道,你若这样,我也会痛……

  “呵呵,峥哥哥今天好奇怪,雪依现在好好的,为何要哭?何况王爷今日大婚,雪依本就该为王爷高兴。”

  “依儿!”

  远远地,萧祺枫一袭血色喜袍在梅林中飞舞,竟是远远狂奔而来。在他眼中,并非雪依的哀怨,而是娇比天人的亲雅微笑。没有愤懑,没有怨恨,却有着来自骨子里的忧伤。

  “依儿,是我的错,若儿一事我会与你解释,我只求你,再原谅我一次。”

  “萧祺枫,你还敢来?”一手将雪依护在身后,萧祺轩一事气愤之极:“原谅?你有何资格求得她的原谅?

  一次一次的伤害,这个,就是你爱她的方式?还是你的爱,只能了做到这一步?

  我告诉你,她的伤,只是不忍心自己说出,但这并不代表,她没有感觉,不会疼痛!”

  “我……”

  终是,萧祺枫说不出话。是啊,他一直照着自己的方式面对,他以为,他有足够的能力修复雪依心中的伤痕,却不料,他的本事,恰是世上最为阴狠的毒药,伤人于无形,却是痛彻心扉。

  “枫……”雪依终是上前,却是生生止住方才的话语,只是轻柔的笑道:“王爷不必为雪依费心,王爷等了三年终于等得君姑娘回来,雪依该为王爷高兴。”

  “依儿,事情不是你想的那般,喜堂之上,我以为新娘是你,才会与她拜堂,自始至终,我要娶的,都只有你一人!”

  

第一百章 解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