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九章 挣扎

    暮色下,月光皎皎,挥洒天地,仿若一层朦胧的薄纱轻覆凡尘。

  倚着窗台,雪依临窗而立,顺着夜风视线落在倚梅苑外,窗外的家丁在平整的小径上忙碌穿梭。雪依见不到他们脸上的表情,却见得他们手中飞舞的红色彩带。

  红,鲜艳的红在眼中飘荡,像鲜浓的血液放肆流淌,渐渐流至心间,染红跳动的心。

  “过去的一切,都是我的错,能不能,抛下过去,重新嫁我为妻,从此再没有权势过去,只有我们两个。”

  枫若轩中,他的表白蔓延着,而她,再一次犹豫了。

  那一夜的记忆依旧在脑海中残存,血色的嫁衣,无情的羞辱,冰凉地板上寒冷的血液,不堪的,混着血泪侵袭而来。

  从此,再也不敢穿上红色的衣裳,即使那红,犹罂粟般迷人。

  甚至,她无法忘记那一夜,空荡荡的大厅,呼啸着孤寂的风声,在那鲜红的血泊下是爹娘永远沉睡的身体,以及被鲜血浸染的白衣。

  所以,她背过了他的炯炯双瞳,选择了摇头。

  枫,对不起,但是就算没有那场婚礼,现在的我们也不会改变。

  而我,真的无法突破心中的防线。

  我希望……

  你能懂我!

  沉默,沉默,久久的,依旧是沉默!萧祺枫望着她低垂的头,鬓角的发丝随意的散落,勾勒出她脸部消瘦的线条,更添一抹娇柔之感。

  那是一种落寞,深邃的眸中似水翻涌,镌刻着最深刻的情感:“我不想逼你,明日我会在府中举行婚典。无论你是否会来,我都会在喜堂等你,等着你……”

  依儿,你的心事我又怎能不知,但心中的阴影若不能勇敢面对,那如何才能摆脱?

  我们的大婚,定是热闹非凡,不论你是否会来,我都会一直等下去,直到……

  直到你能真正走出过去的阴影。

  而她再次抬头时,原本眼前他似雪的白衣竟已然移至门前。咽下眼中萧条的泪,她听到门外传来低柔的嗓音,轻轻的,柔柔的,饱含无尽的失落:“依儿,不必勉强自己,倘若真不想来,就算了。”

  不知不觉间,夜已然渐渐黑去,冬夜的呼啸掠过,即使围着厚厚的夹袄,也依旧是彻骨的寒。

  放眼望去,王府四周已处处被红色掩埋,鲜红的喜结和缎带在月色下,依旧光鲜亮丽,仿若一个高傲的仙人,完全不顾黑暗侵袭。

  不论我去或是不去,你都依旧会等我,直到我来为止,是么?

  可是,我真的不愿再去面对和那夜相似的情景,许多事情,经历过一次,便已足够。

  太多,会无法承受!

  所以,枫,对不起,害你为我做了那么多,而我却……

  漆黑的夜晚,同样的别绪忧愁,都汇聚在浓浓一杯烈酒中。酒尽,然后是满目凄凄的忧愁,望向窗外的明月,萧祺枫手中酒杯不知何时已经出现裂缝,丝丝鲜血从指缝中逸出,那红与窗外的红相勾结,撩拨烦躁的心湖。

  今夜月明,而明月会将如何?

第八十九章 挣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