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缠绕

    夜凉如水,残月高挂,萧祺枫牵起雪依,共同漫步在雪依阁外的白梅林中。

  倏尔,她停下,对上他疑惑的眼眸:“在王爷心中,你我之间的承诺价值几分?”

  暮色下,她的眸色苍凉,掩映着边侧纷繁的白色梅瓣,如雪一般清澈,如冰一般透明。

  “依儿,何以这样问我?”

  不在意地笑笑,雪依抽回握在他大掌中的小手,径身转身向前,轻抚着延伸枝头的俏丽白梅,语气清冷,寒若苍山:“方才晚宴之上,王爷曾轻口唤我‘若儿’。”

  然而他不曾看到,她轻抚梅瓣的指尖的微颤。那是一种悲寂亦是一种无奈。

  或许他的心中有她,但却毕竟在更久之前便已驻进另一名女子,深入骨髓的情感,苍天共享,日月可鉴。他们的过去不曾有过权势的牵绊,只是像水晶一般单纯的甜蜜。

  而她,又算得了什么?她和他之间纵使已有承诺,却在那份纯真之前失了光彩。重若千金的承诺,在她心中是无价之宝,而在他面前又能值得几分?

  或许是她迟了,虽是进入他的心中却早已错过了年月。当她进入之时,那是便早已被另一个清丽身影驻满,只留得一丝夹缝供她取暖。而她选择了忽略,只当那个身影已然不在,只当那个偌大的空间是为自己所留。

  然而,真像揭露之时,却是比利刃更深地刺入,深深地刺穿脊髓,痛入心扉。即使这般,却只能忍痛忍着,当做无事一般,却阻止不了一阵阵撕扯般的疼痛。

  她只能庆幸,此时的她,伪装得很好,未曾在他面前显露伤痛。

  “依儿,我……”萧祺枫的眸中复杂涌动,低哑着开口却也不知该如何解释,只能歉然地望着她单薄的背影。

  他明白,此刻在那个瘦弱的身子里,潜藏着怎样巨大的悲痛。只是却不愿让他见到。清冷如她,想是那骨子里的悲凄已是弥漫到了天际。

  教他如何解释?

  醉酒之言么?她可会相信,人人都说酒后吐真言,又要她如何再去相信!

  他爱她,这是不争的事实,但却掩饰不了在他心中依旧有若儿的存在。本以为她不会再回来,但如今却叫他如何释然?

  是啊,时间久了,感情或许会变淡,却不一定就会消失!

  “王爷何必如此挂心,妾身不过顺口说说罢了。”正待他犹豫之间,雪依轻柔地声音已在月色中回荡。

  “依儿……”他望着她,眼中有着说不出的怜惜,“晚宴之事,本王无从解释。但我却能同你保证,你我之间的承诺,在我心中的分量绝不会比在你心中的分量轻。”

  她笑了,那笑容仿若暗夜的明星,璀璨夺目,伸出摘下一朵开得艳丽的白梅递到他眼前:“王爷,晚宴之事已经过去,还望王爷不要再提。”说着她将视线移回手中的白梅,轻柔地开口:“王爷觉得它好看么?”

  “好看。”

  “王爷替妾身戴上可好?”

  “好。”他柔声应道,伸手接过那枝白梅,轻插在她梳起的发髻上。白色的梅花与素色的长裙掩映,说不出的清秀脱俗。

  不知不觉中,萧祺枫竟看得有些痴了,伸手托住她的脸颊,对上她的朱唇轻轻奉上一吻。四片唇瓣相接,一股甜蜜油然而生。

  静谧月色之下,两个白色的身影相距无厘,共同谱写夜晚的浪漫。

  许久,他放开她略显红肿的嘴唇,轻轻将她拥入怀中,倚树望月而坐。他的大手轻抚着她腕上的手链,眸色温柔:“依儿,你可愿听我的过去?”

第六十七章 缠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