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七章 离别

  门庭微亮,短短片刻,正是黑夜与白天的交逢之刻。

你我之间,是否也曾有过如此的交会?

倏地门被轻轻打开,珍儿端着脸盆进来,却见雪依独自一人失神地坐在床榻的角落里,抬头望着窗外。怠怠放下手中的脸盆,珍儿惊呼道:“郡主怎么一人坐在这里,伤还没好呢!”

“啊?”猛然从怔忡中回神,雪依无神地眼眸黯自垂落,天亮了啊,他是不是已然走远?

顺手想要掀起盖在腿上的厚重棉被,却突然被腕处伤口传来的阵阵刺痛而阻止,秀气的眉,好看地蹙起,越发显得她娇柔的美。

“咦,王爷呢?”不知所以的珍儿好奇地问着,双手却已熟练地将热毛巾洗净递给雪依。

热热的毛巾敷在面上一股舒服的味道顿时涌上心底,这里面,似有含着属于他的味道。“这块毛巾……”想说什么,却终究止住了。

她已不再是他的王妃,他的事,她已无权再过问。

她知道的,对于这场遥远的梦,无论她愿意与否,却终究是醒来了,甚至还带回了满心的伤痛。

“昨夜,王爷一直在用这块毛巾为你擦汗哦!”未曾注意到雪依胸中澎湃的心潮,珍儿一脸兴奋地在雪依耳边低声说道,活像个刚偷到糖果的兴奋宝宝。

“珍儿,玄羽还在么?”似是未曾听到珍儿的调侃,雪依突然问道,但却无法否认,方才珍儿的话确实在她心中泛起巨大浪潮。

昨夜,他还在照顾她么?

“羽还在房间啊,郡主问他做什么?”

“没……没什么。珍儿,我累了,你先出去好么?”垂下眼眸,雪依避免眼中的情愫流露,只淡淡的下了逐客的命令。

玄羽还没走,那是不是代表着,他还留在这里?

思及此,心中原本快要被熄灭的火苗似乎重新闪耀起来。这一刻,她不懂自己竟会就此忘了她的自由,只求能远远的留在他的身边。

十日的思考,终于在这一刻找到答案。

她,不能离开他!

倘若他忘了那日的承诺,那便由她亲自来提醒。他说过要放她自由,那她便可用她的自由之身做自己想做之事。

亲自追他回来。

门房微响,却是玄羽走进门时,门发出的轻响。一袭黑衣的冷酷男子竟在此时忘乎了礼节,脸上焦躁之色愈显:“王妃,王爷留书独自回王府了。”

“回王府了?”怔怔回问,雪依心中方才刚涌起的信心,瞬间瓦解,他竟不留给她一个机会挽留!

原来,过往的一切都是她的自作多情,那么傻啊,竟会这样容易就为他虚假的温柔沉沦。

她不该忘的,萧王府里那片艳血的梅林;她不该忘的,重重红幔遮掩的院落中唯一一处清幽的别院;她不该忘的,枫若轩内那位巧笑倩兮的绝丽佳人。

不该忘的,又怎能就此忘了?

“玄羽不随王爷回府么?”许久许久,雪依才开口问道。

“王爷命属下留下保护王妃安全。”

“不必了。”雪依眼中并无波澜,“如今我已不再是他的王妃。”

虽然心中不停咆哮着,难以言语的苦楚,雪依却依旧维持着淡淡的笑容。

既然只是他的游戏,那她也应坚强地笑着说再见。

即使心痛难忍。

“还有一事,轩王爷正在院外等候,不知王妃可愿见他?”

第五十七章 离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