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心潮

    烛光摇曳,映衬出他坚毅的侧脸,指节分明的大手上,紫蝶簪迎着烛光,跳耀着淡淡的光。

  傅雪依,你究竟想让本王怎样?

  收起紫蝶簪,萧祺枫神情冷凝。究竟要怎样才可以?

  “姐姐已经走了,不会再回来了,而她还在,只要你回头,就可以看见!”方才惜月的话一字一句在耳边回荡,啃食着他的神经。

  她还在的,却再不敢面对他,是他亲手毁了她心中的梦,将她推入无尽的黑暗,放任她在痛苦中挣扎却不予理会。

  原来是这样,自始至终最最残忍的人都是他,而他,却一直以受害者的身份埋怨天地的不公,以正义者的姿态批判她的“罪恶”,从未曾考虑过隐藏在她心中的痛!

  “王爷他,待你还是不同的!”是不同么?是的,是不同的,不同寻常的残忍!

  萧祺枫痛苦地闭上双眼,巧笑倩兮,素裙轻舞的女子似乎离他越来越远,终于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他听见了她口中的“永别”。

  永别,永别,永远离别!从此,萧祺枫与傅雪依再不相见,再无交集!

  不可以!双拳紧握,似乎正努力握住什么,不会放她离开,更不能放她离开,一辈子,都不可能!

  就算折断她的翅膀,也决不可能放她离开!

  “叩叩~”清脆地敲门声骤然响起,打破了屋内压抑的沉寂,也吹散了笼罩在他身上的厚厚愁云。看着门口那抹纤细的身影,他的嘴角不觉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王爷。”雪依微微福身,苍白的脸上平静无波。还是逃不开啊,无论怎样,也还是逃不开么?

  “过来。”萧祺枫望向她苍白的小脸,心中不由滑过一丝怜惜。

  似乎不曾听到他的话,雪依没有移动分毫,只是径自问道:“不知王爷找妾身前来可有要事?”

  眼底笑意敛去,萧祺枫被她的冷淡激怒,这样的她,让他觉得好远,他害怕,害怕下一秒她就会说出“永别”。

  一个箭步上前,萧祺枫紧紧盯着她的眼眸,试图读出她眼中的情绪。然而,他错了,她的瞳就如平静无波的湖水,看不到一丝波澜。

  别开脸,雪依拼命地压抑内心的翻涌,他眸中的炙热不属于她,她不该被它迷恋。

  忽然瞥见她脸颊残留的红肿,修长的五指依稀可见,他忍不住伸手轻抚她脸颊的伤痕,却被她躲开。

  “痛么?”他落寞地收回手,语气中充满了自责与怜惜。当时他那么用力,她一定很痛。

  “王爷,若无事妾身告退。”雪依微微后退,低垂眼眸掩饰心中的情绪。

  不要再这样,不要再给我希望,这样我会害怕,会再也舍不得离开……

  “等一下。”他紧紧握住她的手,却没有弄疼她,然后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小心的打开然后放在她手中,“这个,给你。”

  “我……”满满压抑的苦痛再也无法阻挡,咆哮着如洪水猛兽般,将她吞没,晶莹的泪水顺着苍白的脸颊一滴一滴落在地上,溅起一颗颗细小的水花。

  那是一块小小的墨玉,却是她最珍视的宝贝,是爹爹和娘亲爱情的见证,是她曾经幸福过的证明。

  萧祺枫静静地立在一旁,看着泪流不止的她眼中重新闪现的光芒,突然感到一阵心安。

  或许,她的“永别”不会再说出口!

  许久,她终于停止哭泣,一步一步走向萧祺枫,眼中闪着坚定的光。略显苍白的嘴唇微微扬起,勾起一抹绝美的笑。

  眉目如画,此刻的她宛如无意间坠落凡尘的仙子,竟让他不知不觉看得痴了。

  她微微侧身,向他行了一礼:“多谢王爷。”

  他的眼底逐渐充满了笑意,然而紧接着又随着她的话瞬间转为阴鹜。

  “可不可以,再最后求你一次,放了我!”

第二十九章 心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