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只要这样就好

    “王爷,事情就是这般。”玄羽恭敬地站在萧祺枫面前汇报着今日的情况。

  “只有这样?”萧祺枫放下手中书册,眸中闪过一丝光芒,却仅存在一瞬。

  “有一句话,属下不知是否当讲。”玄羽始终严肃的脸上竟闪过一丝陌名情绪。

  萧祺枫挑眉,示意他说下去,随即又拿起桌上的书册翻阅起来。

  “王妃她,似乎很失落。”

  “是么?”萧祺枫冷然开口,“她的失落与本王何干?”

  “是,是属下多嘴了。”

  然而,谁也未曾发现,书册遮掩下的那双黑眸究竟隐藏了怎样的情绪。

  待玄羽出去,萧祺枫终于忍不住向倚梅苑迈去。

  有力的手指触碰到房门的边缘又立即缩回。萧祺枫皱眉,暗中恼恨着。

  该死,为何要来这里,她的失落与他何干?

  他的手指向自己的心,难道真如大哥所言,这里真的变了么?否则,为何不想让她离开?为何要在大婚之夜那样粗暴地要了她,只为宣示他的所有权?为何昨天,在打她之时的心痛,远远超过紫蝶簪乱裂之时的痛?为何在听说她的失落后要忍不住来看她?

  为何会这样?属于若儿的心,真的变了么?

  就在这时,里头传来珍儿大惊的声音:“你怎么可以将墨云宝玉让出?”

  “珍儿,不要说了。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好么?”

  “可是,那是你从小就不离身边的饰物,就连睡觉都不曾摘下,是王爷与王妃的信物啊!郡主,你真的舍得?”

  “不舍得,不舍得又如何?只要修好他的东西,其他的重要么?”雪依低喃。

  你知道么?就算是我的命,也赔不起她的损失,我的一切也比不上网他心爱之人的一个简单微笑,既然这样,重要么,真的重要么?

  双拳紧握,萧祺枫面色阴沉,刀刻般轮廓紧绷。似雪的白衣凄寒无尽。倏尔一个转身,伏身于砖墙后侧。

  剑眉微皱,犀利地眼眸望着方才他所站立的地方,竟已浸满寒意。为何她会前来?

  惜月径自推开房门,“傅雪依,我有话要说!”

  “你来做什么?又想欺辱我家郡主么?”珍儿愤愤说道,大步上前将雪依的身影挡在身后。

  “珍儿,你先出去吧,我也有话想和小姐说。”雪依低声说道,待珍儿出去后才望向惜月,“小姐有话就请说吧。”

  丢失了自己的幸福,迷失了自己的心灵,如今就连爹娘的信物也被她亲手送出去了,无论再怎样刁难,也无所谓了,真的不重要了!

  “我……”惜月望了她一眼,小手紧抓着衣襟,许久才小声说道:“对不起。”

  抬眸,雪依疑惑地望向她。为何她会同她道歉?

  “我,我不该同蝶舞一起欺辱你的。佑哥哥说得对,在这件事中,你是最无辜的,我不该怪你抢走了姐姐的位置。”

  一切都有了解释!

  蝶舞之所以百般讨好她,他之所以如此纵容她,只因她是他恋人的妹妹!

  满满的苦涩将她包裹,她勉强扯出一抹笑,试图转移话题来减轻这种痛楚:“往事随风,又有何重要?你喜欢佑王爷,是吧。”

  意料中的,惜月满脸羞红地低下头:“姐姐怎么问人家这种问题啊?”乍见她害羞的神色,雪依忍不住倩笑瞧向她的眸中却隐不住羡慕,“既然喜欢,就去寻吧,像你这般优秀的姑娘他怎会不喜?”

  “真的吗?”惜月兴奋道,“佑哥哥真的会喜欢我?”

  “嗯。”雪依微微点头。他们二人,男子温柔,女子灵动,才子佳人,才子佳人!

  犹豫许久,雪依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长盒递给惜月:“可不可以,帮我把这个交给王爷?”

  “为何你不亲自交给他?”惜月只是看了一眼却没有接下,“这个是你好不容易才修好的,为什么不自己送去?”

  “我……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她不敢,真的不敢,那日摔碎的不仅仅是他的心爱之物,更是她的心。

  她了解到他的爱,那么深,那么真,根本容不得她的存在,而她,却傻傻地捧着真心,乞求他的怜爱,奢求他的温柔。

  该结束了,她该感谢他的,是他教会了她死心。

  “傅雪依,不要让我瞧不起你,方才你要我寻爱的勇气哪去了?”惜月握住她的手,一字一句道。她那么善良,应该拥有自己的幸福。

  雪依眼眸微红,一股酸涩涌上心头:“我们,不一样。”他的心早已满了,除了那位姑娘,再也装不下任何情感,哪怕她乞求的不过只有十亿分之一。

  “姐姐已经走了,不会再回来了,是她自己放弃了这一切,不是你的错!王爷他,待你还是不同的!”倘若他不在乎,又岂会在新婚之夜强要了她?又岂会任由她被蝶舞欺辱?

  “求你,不要再说了!”雪依终于忍不住低咽,“只有这一次,求你,帮我交给他!”难道零碎满地还是不够,非得要它化为灰烬才可以么?她的心太脆弱,会承受不了。只要这样,不要给它希望,就让它慢慢愈合,即便很困难,即使会有裂痕,只要这样,只要它依旧完整,只要它依然跳动。

  只要这样就好。

第二十八章 只要这样就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