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匪夷所思

    欧阳澜看到莫坚持在她怀中痛哭流涕,一下子全慌了,满眼忧心的转向身旁的丈夫求救,希望他能知道,为什么他们的莫莫今天哭的如此伤心?仍不忘拍着怀中女孩的背,边关心地问道:“莫莫,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了。乖,别怕,跟妈妈说……”

  上官柏接收到妻子求救的眼波信息,让在商界身经百战,谈笑风云,决胜千里的他也被眼前视为亲生女儿的莫莫今天犹如波涛般汹涌的情绪起伏吓坏,变的不知所措,更甚至当听到妻子对莫莫的问话,不假思索的肯定,并附和到:“莫莫,有爸爸在这里,谁都别想欺负你!”

  许墨盛傻眼且呆呆的看着眼前这幕温馨感人的父/母女情深,让他着实无言以对的是想不明白为何上官柏伉俪竟然会认为大小姐在这里会受到欺负?天方夜潭吗?他眼前的两位真的是那个曾经纵横商界以来,并肩合作,所向披靡,被财经界称作“不败神话”,至今尚未有人打破其记录的上官柏伉俪吗?稍微有脑子的人分析一下,答案马上呼之欲出,一目了然,更何况是精明能干,别具慧眼的上官柏伉俪。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撇开秦家所有佣人,就算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未敢动大小姐一根寒毛……剩下在场的四人,如他,他虽为秦家首席御用大律师,说句好听,是高级专业人员,说句难听的,无非就是在秦家集团里做一个高级打工仔,更何况,他以后很可能还要仰仗能在大小姐底下讨生活,换种意思理解,他其实跟秦家的佣人一样,没多少区别,区别就在于他们的分配的工作性质不同罢了。

  副总裁秦学儒,面对大小姐,他当自己是罪人,对她有强烈的罪恶感,所有人都能从他眼睛明显看出,他只有愧疚……除了愧疚,还是愧疚。对大小姐弥补都来不及,更不用说去伤大小姐?除非他疯了,会做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行为举止,否则他是四人中最不可能的一个。

  其余两个,梦雪玲和秦韵俩母女,就凭她们和大小姐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她们就有最大嫌疑,但就算她们想对付大小姐,也不会光明正大的在他和副总裁面前做出愚蠢的事,单凭梦雪玲这个心计之重深不可测的女人,绝不会允许自己和她女儿犯这样愚昧无知的错误,更何况,以目前对她十分不利的局面来说,更容不得她出半点差错,否则她二十几年来用尽心计苦心经营的一切稍有不甚,都将会付出东流,一无所有。

  作为一个外人,以目前不明朗的情势下,他只需冷眼旁观,做他应做的本职工作就好,至于以后要如何做,那就要看形势如何转变了,现在来看言之尚早,他只需耐心等待最后的选择,人性自私,都来之于利益驱动,他当然也是会选择一个对他最有利的……

  这也是他三十几年来在秦集团稳坐首席御用大律师屹立不倒,所谓明哲保身不二法宝之理。

  

匪夷所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