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缘起

  十年后

  阴暗潮湿的地下密室里,空气污浊,浓厚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远处传来一阵阵抽打声,还有细不可闻的闷哼声。

  粗长的皮鞭早已沾满了血迹,但持鞭人仍毫不留情的抽打着,因为没人喊停!

  “任务失败了!”冰冷的声音来自一旁悠闲饮茶的阎丞。

  “属下技不如人,甘愿受罚!”没有温度的面孔,没有温度的眼神,没有温度的话语,没有求饶,没有疑问,没有感叹,只是平平淡淡的陈述。

  “我从来不养没用的人,你明白吗?错儿!”阎丞邪魅的笑睨着天错。

  无情的鞭子依然如雨点般招呼着天错,而她只是偶尔闷哼一声,身上早已血肉模糊,不堪入目,但她依然挺立在那,阎丞并未命人绑住她,她只是在那站着,双手背在身后,默默的承受,好像挨打的人不是她似的!

  “属下明白!”

  当日的女娃娃,如今已经十岁了,半大不大个孩子,可是她的眼中没有同龄孩子般的天真烂漫、调皮可爱,她没有感情,没有感觉,没有欢乐,没有笑容,更没有情绪,上天似乎没有赐与她这些本能,她的眼神淡如水,她的感觉冷如冰,她的情绪枯如材,她完全没有一个孩子该有的一切,或者说,她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人,人没有的她没有,人该有的,她也没有!

  “明白就好!”阎丞有些失神的望着天错,虽然年仅十岁,但她完全裘承了她母亲的容貌,甚至更为出色,唯一不同的是,姬三娘的美是灵动的,而她的美是死寂的,冰冷的,疏离的,但就是这份清冷更让人无法忽视!

  不知过了多久,鞭打声终于停了下来,

  天错静静的走出暗室,身上的疼痛毫无感觉,抬头望了眼灼热而耀眼的阳光,继续往阎候府的某处院落走去。

  再强烈的温度也无法将她心里的寒冰融化!

  清水苑

  回到房里,褪去沾满鲜血的衣衫,赤倮的踏进注满清水的木桶内,冰冷的水冲洗着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伤痕,整个过程中,天错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

  冲洗过之后,天错赤倮着身子走至柜前,拉开柜门拿了套干净的衣服还有一瓶止血消炎的药膏,一会儿工夫便已擦完药穿戴整齐。

  推开门走向另外一间房,轻扣两声推门走了进去,毫无意外的看着床上衣衫不整的姬三娘。

  如今的姬三娘早已美丽不再,十年的岁月,姬三娘时时刻刻度日如年,当年那道无情的疤痕如今依在,曾经绝色的容颜如今苍老而粗糙,十年来,阎丞每天都会来找她,什么都不说疯狂的占有她,他早已不在乎她长什么样,他只想报复她,让她痛苦,让她生不如死而已。

  “娘!”

  姬三娘淡漠的眸子如死寂的湖面,毫无波润,“回来了!”

  “嗯,刚回来。”

  双眼无神的盯着床槾,鼻间嗅到一股清淡的血腥味,“任务顺利吗?”

  “顺利!”

  终于视线在她身上瞄了眼,“以你现在的身手,离开这里,轻而易举!为什么不走?”

  “您呢?”又是为了什么原因呆在这里受辱!她很清楚,不是为了她!

  “我?我已经不奢望离开这里了!”

  “不管您是以何种心情对我,只要您在这,我就会一直在这!”

  “你不用自作多情,我现在这副样子不是为了你,你也不用为了为保护我而留下!”曾经,曾经的曾经她是打算真心的待她的,可惜上天没给她这个机会!

  “我知道!”并没有因为她的话而伤心难过!

  “既然知道你为什么还要留下来?”姬三娘诧异不已。

  “我是你女儿,你没的选择我也没的选择!”

  “火焰,还有多久能到西陵?”

  “回少主,再有半日路程即可到达,您再休息一会好了!”

  名唤火焰的是一个十五六岁左右的少年!

  “嗯。”阎莫风放下垂帘回到马车里静坐,俊秀的小脸稚气未褪!

  突然间马儿猛的嘶叫一声,戛然而止!

  “发生什么事了?”阎莫风疑惑的掀帘随即一愣。

  “少主,咱们遇上埋伏了,看来他们早就知道咱们会经过这里!”火焰沉叹一声神色冷然的面对重重逼来的黑衣人!

  阎莫风有趣的挑了挑眉,“看来我的命还挺值钱的,值得动用这么多人?”

  “少主,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火焰傻眼的望着这个小自己八岁的少主。

  “不然要干嘛?哭吗?我还没学会!”阎莫风轻笑,“你太紧张了,放松放松!”

  “少主,等下我挺住,你趁空就赶紧跑!”火焰紧皱眉头慎重的望了一眼阎莫风转身与欺上来的黑衣人撕杀在一起!

  “我跑了那你呢?”阎莫风依旧不急不缓的轻问。

  “我不会有事的,你快走啊?”火焰一剑挑飞一个欲接近阎莫风的黑衣人,转身大吼,“快走!”

  “看样子我留下似乎对你并没有好处,咱们有命再见!”

  阎莫风自嘲的笑了笑,调转马头朝路的另一方向飞奔而去。

  看着阎莫风远去的身影,火焰轻吐一口气,没了后顾之忧,深墨的眸色尽显杀机。

  一片刀光血影之中,黑衣人已倒下大半,突然眼角瞄到几个黑衣人上马朝着阎莫风去的方向追去,火焰刚想转身阻止,眼前无情的剑已到眼前,忙收神提剑抵挡,接着又有人围了上来,紧紧的将他缠住包围。

  火焰一方面与黑衣人周旋,一方面又担心不知现在何处的阎莫风,这群人明显就是想要托住他,他拼了命的想要攻出包围,奈何黑衣人却是一层又一层的压了上来。

  就在他担心不已的时侯,突然一支飞镖快、狠、准的朝他迎面飞来,他以为是朝他而来,谁知那支镖却自他脸颊扫过精准的正中一个欲偷裘他的黑衣人的眉心。

  “少主交给我了,你自己保重!”

  轻凉的声音淡淡自耳边响起,寻音而去只来得及看到一裘黑色的身影!

  寻着淡淡的血腥味,天错眼色淡定的扫着面前阴深的山洞!

  思量片刻,脚步轻缓的走了进去。

  漆黑的山洞里,阴风阵阵,腐蚀难闻的味道另人作呕。

  脚步在一条溪流旁停住。

  “谁?”

  “你叫什么?”

  身受箭伤的阎莫风与天错同时出声。

  冷笑一声,睨着双手附在身后的天错,“你来杀我,却不知道我是谁?”

  天错闻言脚步稍退,俯身跪了下来,“少主!”

  “你是阎侯府的人?”

  “属下是侯爷部下的影卫,天错!”

  “是我爹让你来的?”

  “是。”

  “我受伤了!”阎莫风充满好奇的望着天错,她的表情好单一,面无表情、冷若冰霜!

  “你中毒了!”平静的述说着眼见的事实。

  “难怪这么痛了!”面色惨白的阎莫风眼中依旧笑的张扬。

  天错起身来到他的身边,在他身上点了几下,“我先帮你驱毒,拖久了不好!”

  阎莫风沉声不语,静看着她面无表情的侧脸。

  “你多大?”

  “回少主,属下今年十岁。”

  “我八岁。”

  “喔。”

  “看不出来你比我还大上两岁,我是不是应该叫你一声姐姐?”

  “属下不敢!”

  “这有什么关系?”

  “您主属下是仆,您直唤我名字即可!”

  “你叫天错?”他记得她是这么说的。

  天错轻点了下头,趁他面容稍缓之际,猛的拔出了他肩上的箭。

  ‘唔’闷哼一声,阎莫风依然笑的面不改色。

  天错暗讶他的忍耐力惊人。

  阎莫风突然不由自主的摸着她的小脸,肌滑如丝,让人流连忘返,在他这个年纪见过的美人不下凡几,她不是是他见过最漂亮的,却是他见过最冷艳的,没错,冷!冷的惊人,方圆百里都能感到她身上所散发的寒气。

  天错身子一僵,没想到他会这么做!

  “你不会笑的吗?”

  “不会!”

  嘶的一声,阎莫风讶异的看着她扯落自己的衣衫。

  “得罪了,少主!”

  完全不在意她此刻的举动有多么的惊世骇俗,只是静静的睨着他肩上乌黑的伤口,就在阎莫风更加诧异的目光下,她倾身上前,将唇贴在他的伤口上轻吮,转身朝一旁吐出口中的黑血,如此反反复复了不知多久,吐出来的血已恢复它原有的鲜红,伤口也不见乌黑。

  天错起身自怀中掏出一瓶药膏轻轻的涂抹在他的伤口上,轻扯下身上衣服的一角为他包扎。

  “好了,少主!”

  经她一番处理,此刻他感觉舒服多了,脸色也逐渐红润了起来,阎莫风起身将衣衫穿好,轻睨着跟他差不多高的天错,她嘴角的残红刺伤了他的眼,他下意识里不喜欢,扬起洁白的衣袖拭去她嘴角的殷红。

  “知道不知道如果一个不小心你自己也会中毒的!”

  “回少主,属下十分小心!”

  “你应该学会笑的!”她笑起来应该会很好看,至少比这副冷冰冰的样子好看,他肯定!

  “麻烦!”

  “我不得不好奇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环境、怎样的父母造就了她这般个性。

  “普通人!”

  “好个普通人!”她彻底的引起了他的兴趣!

  “天色已黑,今晚我们就在这里睡一宿,明早再动身回西陵!不知少主意下如何?”

  “依你所言,就在这将就一下吧!”

  “你又让我失望了!错儿!”阴沉的嗓音浑合着不悦的凉笑,让人不寒而粟!

  “属下知罪,甘愿受罚!”

  “虽然保住了风儿的性命,可也让他受了伤,你自行领一百鞭子去吧!”

  “属下遵命!”

  再次来到熟悉的就像是回房的地下暗室,天错依然是双手附在身后,任无情的鞭打声雨点般朝自己扑来。

  天错轻闭上眼,脸上并无痛苦之色,仿佛被鞭刑的不是她那般。

  多少年了,自从她记事以来,她每天面对的都是刀枪箭棒,每天不分日夜的习武,接受训练。

  她不是天生的练武奇才,而且资质极钝,只能借由无数艰苦的训练,让她所学融会贯通,所以自小这个地下室就是她经常来的地方,只要她练的不够好,不合阎丞的意,就会被带到这里来受罚,小的时候,她也曾反抗过,但是迎接她是的是十倍百倍的酷刑。

  阎丞恨她!

  这一点她从不怀疑,因为每当她挨训受罚的时候他的眼里都是噬血又痛快的样子。

  视人命如草芥是他无上的权利,无人能挡!

  渐渐的,不知何时,她不再喊痛,不再挣扎,也不再痛苦,她知道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但是她偏偏这么做了!

  他诧异、他愤怒了,看着他对她逆来顺受的样子惊天的狂怒,第一次,她有了痛快的感觉。

  “给我住手!”

  一道满含不悦的怒声将她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

  他脸上的怒气让她不解!

  鞭打声依然故我,并没有因为他的到来而停下!

  “放肆,我叫你停手没听到吗?”

  阎莫风沉声冷语。

  依旧没有停止的迹象。

  “这些人只听从侯爷一人,少主不必多费唇舌了?”天错轻语,这些人只听命于一人。

  “火焰!”

  “是,少主!”一旁火焰意会的上前一把抓执鞭人扬起的鞭子。

  “你这个笨蛋,你不会反抗吗?别人打你左脸,你也要把右脸伸出去给他打吗?”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进来的第一眼让他震惊不已,她就那样毫不反抗的任人鞭,她挨打的样子让他极度不悦!

  “少主,属下犯了错,理应受罚!”

  “谁说你犯了错,我这条烂命不就是被你所救,怎么不奖励反而受罚呢?”这是什么歪理。

  “救您是属下的本份,让您受了伤,便是属下保护不周!”

  “这叫什么话?”

  “少主不必多言,请这位公子放手吧?”

  “这……少主?”火焰为难的望了眼自家主子。

  “不准,有我在谁都不准再动你一下!”阎莫风闪身到天错的身前,他没权利是吗?他倒要看看谁敢动手?

  “属下甘愿受罚,与少主无关,请少主闪开,不要为难属下!”

  “我若不闪呢?”阎莫风转身看着她,强硬的冷言。

  他想做的事,还从来没有人能阻止!

  “那就得罪了!”

  天错迅速出手在他没有受伤的肩上点了一下,火焰还没反应过来之际,也已被点住,心里暗惊她出手之敏捷!

  在阎莫风黑沉的俊颜下,天错继续她先前的姿势!

  “请继续执行!”

  未完的鞭子继续回到她的身上,阎莫风与火焰则不可思议的望着她血色模糊的背,纤瘦的身子承受着如此巨大的伤痛,伤面不改色,那该是多大的忍耐力啊?

  阎龙阁

  “爹!”

  “你来啦,身上的伤好点没有?”阎丞回身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好多了,没什么大碍了!”阎莫风淡然的轻笑。

  “那就好,那就好!”对这个儿子,他是十分的疼爱!

  “爹,我想跟您要一个人!”

  “喔?是谁?平常我派人给你都被你给拒绝,今天怎么主动跟我要起人来了?”

  “天错!”

  “她?”

  “没错,我要她,请爹答应!”

  “非她不可吗?”

  “没错,她的武功爹比我清楚,由她来保护我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应该绰绰有余!”阎莫风眼神坚定的望着阎丞,说什么今天也要把天错给要了去,在他身边至少不会像今天这样被打个半死!

  “既然你如此坚持,那爹就应了你,以后她就是你的专属影卫,保护你的安全!”阎丞心里冷笑,不管她在哪里,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风筝就算飞的再高再远,他这个持线的人,只要轻轻一拉,她依旧得乖乖的落下来!

  “多谢爹的成全,我先去找她了!”阎莫风快步踏进清水苑,一脚踹开天错的房门,在看到里面的情景时忙回身挡住身后的火焰。

  “焰,你在外面侯着就行了!”

  “是!”

  关上房门转身看着并没有因外人闯入而露出丝毫不自然的天错。

  “少主前来所为何事?”

  紧闭着双眸,清冷的水洗刷着背上的血污!

  “你的表情是否不该如此冷静?”好歹他也是个男的,她未着片缕的在他面前沐浴,竟然没有一点惊慌失措!这张万年不变的表情,究竟冷静到了何种程度!

  “少主此话何意?”他怎么了?

  “我是男的!”阎莫风阴沉着脸。

  “我知道!”

  “就这样?”

  “不然还能怎样?”

  “你到底有没有羞耻心?如果今天闯进来的是别人,你也这副处变不惊的模样吗?”他承认除却她背上的伤痕,这副出水芙蓉的画面还挺养眼的!

  “你不同,再说也没人会来我的房间!”她是整个阎侯府里最不受重视的人,地位连个下人都不如,阎候府上上下下所有人都不喜欢她,对她视而不见,因为阎丞不喜欢她,所以他们也连同讨厌她!

  “我不同?为什么?”阎莫风轻挑眉头。

  “你才八岁!还是个孩子而已!”

  “你……”

  阎莫风微恼的轻甩衣袖,“我来是为了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你已经不用听从与我爹,你已经是我的专属影卫!”

  “少主为何这么做?”天错难得的皱眉。

  “我这么做你不高兴吗?”

  “少主何出此言,属下又为何要高兴?”

  “你……”

  “恕属下直言,您太多事了!”

  “你……我还从没见过如此不知好歹的人?”阎莫风恼火的上前给了她一个巴掌!

  原本白皙的嫩颜瞬间红了个掌印,天错偏过头来,眼神轻淡的瞅着阎莫风,“如果少主能收回成命的话,属下甘愿让少主打到消气!”

  “你……哼!要我改变主意,除非覆水能收,否则,你这辈子休想!”

第一章 缘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