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调教

    小菊参加完入城式后回到王宫后,整个别苑都一直处于兴奋的状态之中。

  南儿和小萱,还有别苑里的其他宫女们,都纷纷围着她,要她讲讲当时那盛大的场面。

  小菊不厌其烦地讲了一遍又一遍,后来才发觉,大家的话题根本都是围着金刀王爷在打转。

  金刀王爷有多高;金刀王爷骑在马上是什么的样子;金刀王爷到底有多美;金刀王爷的眼睛是什么样,鼻子什么样,嘴什么样……

  当听到金刀王爷一笑倾城,惹得那么多女人惊叹,一片尖叫声和吸气声时,几乎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有的宫女双手捧着胸,无限地神往着。

  果然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啊。看来,女人也和男人一样好色。

  尤其是哈努儿的女子,个个大胆奔放,绝非金盛朝那拘谨保守的民风可比,对异**慕之情,表露起来丝毫不懂得含蓄。

  天色已晚,小菊终于松了口气,可以上床歇息了,也好回顾一下今天发生的一切,那个叫人心慌的眼神。

  突然听到门口传来宫女们行礼问安的声音。

  “汗王!”

  汗王?他不是在前面为金刀王爷举行庆功宴吗?他来这里干什么?小菊没察觉自己的心中,居然第一次对耶律洪德的到来,有了些微的抗拒。

  她刚从床上下来,就见微醺的耶律洪德缓步走了进来。

  “还没睡吗?”

  他走过来执起小菊的手,微笑地看着她,声音略略有些沙哑。

  不知为什么,他今天的眼神让小菊感到一丝莫名的紧张。

  果然他头也没回,道:

  “告诉外面的侍从,我今天就在容妃这里歇下了,让他们不用等了。”

  门外一个男声应了声是。

  “你们也都出去吧,让容妃服侍我歇息就好了。”

  “是。”

  南儿和小萱都意味深长地看了小菊一眼,双双退了出去。

  霎时间,偌大的寝殿,就只留下他和她单独相处。

  这一天终于来了吗?

  明知夫妻两人无法避免会亲热,小菊还是紧张地心如小鹿般怦怦直跳,嘴唇紧紧地抿着,手也不知该往哪儿放,柳眉却无意识地轻蹙着。

  耶律洪德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伸手勾住她的纤腰,一起来到床边的软榻上坐下。

  “别怕,我不会立刻吃了你。”

  他身上男性的气息淡淡地笼罩着她僵直的身子,舒缓的语调,让她慢慢放松了些紧绷的神经,脸却如煮熟的虾子般变得通红起来。

  洪德低下头,用鼻尖轻轻蹭着她的鼻尖,痒痒的感觉从敏感的皮肤,传到肌肤下,一直传到了心里,让小菊为之一颤,心竟好似悬浮在空中一般,找不到了落脚的地方。

  “真容。”

  他轻声唤着她,口中吐出的气息中,带着微甜的酒香,混合着男子的檀香,很好闻,飘荡在空气中。

  小菊觉得自己的头开始有点晕,不知是不是被那酒气熏得。

  那一起一落的唇齿相依,不是抵死缠绵的纠缠,而是轻轻地触碰,犹如蜻蜓点水般,一沾即起,一起又落下,撩起了一点一点无数的情絮,然后就任由它飘在空中,也不去扑捉,不去驱散。

  他牵着她的芊芊手指,放在自己的身上,引导着她碰触抚摩着每一个敏感的地方,让她看到男性身躯诚实的反映,然后轻声告诉她,他每一次的感受。

  小菊涨红了脸,时而羞怯地闭上了眼睛,时而又惊讶地悄悄偷偷掀开半个眼帘,好奇地偷看。

  好奇怪哦!

  她居然能够掌控别人的情绪和身躯反映?难道男人都是这样的吗?还是男人碰到女人都会这样……会这样……会这样……?

  生平第一次,小菊开始用陌生的眼光看男人的身体,突然发现,自己过去真的好傻啊!

  耶律洪德虽然心有不忍,可是一些事情却必须要做。

  他不能把她这样一个情窦初开,还如此青涩的的少女,放在洪谨那双鹰眼的注视之下。

  他的弟弟他了解,虽然今天的宴会上,洪谨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可是他知道,他有多么不甘,有多么恨。不光恨自己,也恨此时他怀中的赫连真容。

  他必须要调教她,一点点地教会她很多事情,让她懂得如何用自己,和手中握着的一切,去掌控和利用男人,得到自己想要的,教她学会如何抵御来自男人,尤其是来自洪谨魅力的诱惑。

  他既然亲手把她拉到了这个权力斗争的漩涡之中,就该教会她在这场凌厉的风暴中,该有的生存之道和自保的能力。

  她居然睡着了?在这种情况下,居然睡着了。

  他不禁哑然失笑,伸手在她挺直的俏鼻上轻轻勾了一下,看着她的目光中带着无限的宠溺。

  低头看着她绯红的双颊,那浸着笑容的水润红唇,猛然发觉,抵御她的魅力,变得越来越难了。

  他摇摇头,伸出双手抱起她,轻轻放在大床上。小菊低喃了一声,翻过身去接着睡。

  他拉过被子来密密地给她盖好,和衣躺在她的身边,手指勾起她散落在丝枕上的发丝把玩。看着她渐渐放松了身子,不一会呼吸声变得舒缓均匀起来,他这才慢慢坐起身。

  聪明的丫头,居然用这种方式来逃避他。

  在记忆中,只有他还在少年时,情窦初开,曾经这样柔情地对待过自己的结发妻子,萧后,那个美丽善良而贤德坚强的女人。

  而自从他登上汗位后,心就渐渐变得冷硬了,他不曾再这么对待过任何一个女子,包括他曾经心爱的女人,他的女儿。

  要骗人,先要骗自己。只是,在不知不觉中,忘了是骗,把心里最深处埋藏的那一片柔软,放在了她的面前。

  或许,看到她,看到她和齐儿的相处,总让他想起自己的少年时,也不由自主地想起当年与萧后的柔情蜜意来。

  夜色的窗棂前,映照着一道颀长的身影。

  耶律洪德脸上的温柔早已散去,渐渐地浮上了一抹算计。

  赫连真容达观坚韧,受过高人指点。若她为后,定然能够独当一面,平衡整个政局。

  她还不懂得自己的价值,尚处于懵懂的状态,不知道自己所拥有的财富,是多少人艳羡的东西。

  她就像一把磨得很锋利的锥子,不放入袋子,永远不知道她有多么锋利。

  而他,就是把这把锋利的锥子,放入布袋的那只手。

  或许有朝一日,她会震慑朝堂,成为一代堂堂的女主,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把天下与男人都玩弄于鼓掌之间。

  可是他赌,在她心底的深处,会留下一块柔软的地方,会放着今日他对她的好。会记得曾经有一个男人,用一代帝王不该有的温柔,对她。

  

第二十三章 调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