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章 挟持

    “齐儿,你拦住我,是因为对她还有不该有的情意吗?难道你忘记了,你的母亲?”

  洪谨的脸上带着几近恶劣的戏谑笑容,钳制着真容的手臂收紧了些,独霸的意味浓厚无比。

  什么叫“不该有的情意?”

  真容恨不得咬他一口,而她也这样做了。张开嘴对着他的如铁一般的胳膊狠狠地咬下去,一直咬到嘴里涌上来一股血腥味儿才停嘴。洪谨却笑了笑,纹丝不动,任她为所欲为。

  从旁边的角度看,却似乎她低下头去,温顺地俯在他的臂弯里。

  不知是不是天色的缘故,耶律齐的脸色看起来有些白。

  “叔王,我说过,她曾经救过我……这不算什么…无论如何,她是刚刚加冕的王后,您不该对她动手的。”

  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这个十五岁的少年已经稚嫩全脱,眼神变得愈发幽深看不见低,身上的郡王服饰,让他本来稍显单薄的身形显得高大了些。

  在这短短的时间,母亲被逐,母亲自杀,他被封为王,最信任的人成了伤害母亲的凶手,却也是为母亲洗刷耻辱,为自己挣来荣誉的人。一荣一辱之间,他经历了太多别人一生都难经历的事情,成长了太多,也改变了太多。

  即使如此近的距离,他也看不清他眼中到底写着怎样的情绪。

  不是单纯的平静,不是冷漠,而是复杂和深邃。太多的情绪积蓄在眼中,让人无法判断。

  “当初,不是你把她送到我身边来的吗?既然我还没品尝到她,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她走?”

  洪谨把闲着的另一只手掌放在真容的嘴里,不让她出声反驳。

  耶律齐转开了一点视线,看着渐渐西沉的落日,和天边绚丽的晚霞。

  “我带她去叔王那里,确实没有什么目的的。”他顿了一下,稍稍提高了一点声调:“叔王应该还记得,后来都是你逼我的。”

  “若不是你的带领,你父王的特许的,她如何能轻易出得宫去?……第一次入城式,第二次在王府,莫非都是出于王兄的指示?”

  “这不是父王的主意。是她自己要去的!”

  荒谬!是他说要带她去看他叔王练兵的!还记得当时他一副以之为傲的样子。

  嘴巴被堵上没法出声的真容,只能用眼睛瞪向他,却只看到他的侧脸。

  算了,不管怎么样,耶律齐能够出现在这里,出面阻止他崇敬的叔王带走她,说明他对自己还有那么一点点情意的。

  “这么说,是她迫不及待地投怀送抱吗?”

  “……招惹了叔王,或许是她咎由自取,可是,她现在的身份是哈努儿的王后。叔王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王后的地位,在哈努儿仅次于汗王,是哈努儿的第二位统治者,就算是贵为亲王,也只能对她俯首称臣。

  可是耶律洪谨连汗王都不放在眼里,一个王后又如何放在他的眼里。

  “如果我执意带走她呢?你父王既然能放弃你的母妃,你又如何能肯定同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在她身上?说不得,你父王明天重新立一位王后!”

  耶律齐扯了扯嘴角,居然露出了一个苦笑:

  “叔王不要忘了,金盛来的使者还在外面呢。而且靖远将军也不会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啰嗦!你让不让开?齐儿,你真的要为了她与我为敌吗?你觉得值得吗?况且,你也拦不住我!”

  让他惊奇的是,这一次耶律齐居然向旁边让了一下,还很有礼貌弯了弯腰。

  “叔王走好。”

  他退后一步,又加了一句:

  “母后走好!”

  虽然觉得他的态度变化得很突兀,可是此时也无暇细想。洪谨看了看他,抱着真容大步向宫门外走去。

  耶律齐果然没有跟上来,而是站在原地,默默地看着他们的背影远去,消失。然后转过身,快步向前面依旧歌舞升平的大殿走去。

  宫殿的这一角顿时沉寂下来,四周静静的,似乎刚才这里发生只不过是一段虚幻的梦境。只有巍峨的宫殿默默地站立在夕阳下,金色的屋顶在如水洗般的蓝天下闪闪发着光。

  勃贴儿从远处廊柱后出来,满脸疑惑地呆呆站着,不知该如何是好。

  七拐八拐,然后顺着一条隐蔽的小路穿过树丛,那带着红瓦的白色宫墙中,居然出现了一道不大显眼的黑色小宫门。

  像是有意的一般,宫门虽然紧闭的,可是却没有锁死,洪谨来到门前一推,那道小门便吱呀一声开了。

  宫门口一个王府的侍从牵着“疾风”等在那里,门口原来应该有的侍卫却统统不知去了哪里。

  “疾风”似乎知道自己的主人来了,兴奋的喷着响鼻,乌亮的毛发在风中犹如一批上好的缎子闪闪发亮。

  洪谨来到马前把真容先放在马上,然后一跃而上,接过马缰绳,对那个侍从吩咐了几句,然后纵马如飞,直奔城外而去。

  马蹄踏过街道发出塔塔的声音,渐渐把王宫抛在身后。

  马上的真容,身子随着马的疾驶晃动着,心中一片黯然,已经无暇去注意周围发生的一切。

  从刚才洪谨和耶律齐的对话中,她明白了洪谨并不是真想要她,而是根本是想毁了她。

  哈努儿虽然民风开放,对男女之事比较宽容。可一个纠缠在两兄弟间的不洁女子,又如何能当万民敬仰的王后?

  尤其是事情还牵扯着被无数男人敬仰女人迷恋的金刀王爷。只怕事情闹大了,哈努儿人的口水也足以淹死她。更何况,王宫中还有好多双眼睛在等着抓她的小辫子。

  耶律洪德虽然疼爱她,对她很温柔,可是他同样告诫过她:在宫中,她一切只能靠自己。真到了那时候,群情激昂中,第一个放弃她的,只怕就是他。

  而洪谨此时的心里,也并不平静。

  在最初冲动过后,真容的安静和沉默,让他开始冷静下来。他在心里默默的想着今天这场鲁莽的行为该如何收场。

  若是她只是那个不曾相识的赫连真容,他不会作出今天的鲁莽之举。

  他会耐心地,一根一根地慢慢抽掉支撑她高高那后位的所有梁柱,让她一日日地受着即将失去一切的煎熬,最后在轰然倒塌的后座下哭泣,在冰冷的角落里,看着高高王座上的他,孤独地品尝悔恨的滋味!

  

第五十章 挟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