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我恨你

    “我恨你!”

  远远的看着跪倒在泥土地里卑躬屈膝的母亲,抛下了这句自肺腑之中而出的恨语,耶律齐拂袖转身而去。

  真容怔怔地看着他一路狂奔而去的身影,好半天没从那仿佛利刃般句话里清醒过来。

  元妃又说了句什么,萧妃一个劲儿摇着头,不敢相信,而元妃却冲她点点头,把她最后的一点希望统统打消掉。

  “娘!”

  身后突然一股大力,把萧妃拉了起来,她茫然地回头,却惊喜地看到是自己的儿子。

  “齐儿!”

  手掌颤巍巍地想要拂上儿子的脸颊却被他躲了开去,皱着眉头看着她一身的狼狈。

  “你这是何必呢!难道这冷宫就这么让你留恋?”

  还是留恋那个绝情绝意的父王?

  “齐儿,你难道不知道吗,如果今天我走出这宫去,恐怕这一辈子都见不到你了!我已经不在乎汗王能不能相信我,原谅我,可是要失去了你,我......”

  萧妃拉着儿子的衣袖,脸上的惶急无助让她整个更增添了几分凄惨。

  她的额头上粘着的泥水和着泪水弄画了她秀丽的脸庞,那原本光滑顺贴的头发早乱了,向来一尘不染的粗布衣服,刚才跪在地上时粘上了一身的泥污,活像个路边无家可归的乞婆子。

  在耶律齐有记忆开始,母亲就是娴静高雅,从容淡定的。即使当初被人诬蔑与人***解释无果,王令打入冷宫的时候,她也不过苍白了脸,镇定地换上一身粗布衣服,一丝不苟地解开头发梳了发辫,自己走到了冷宫去。

  出身大家的她,何曾如此狼狈过?何曾如此求过人?他高高地仰起头,下巴紧紧地绷着着,咬紧了牙关,生生逼回了眼中快要夺眶而出的泪。

  “你求她们有什么用?难道你看不出,她们是来落井下石的吗?”

  一辈子太长,现在下结论还太早!

  终有一日,他的翅膀长硬了,谁还能阻拦他去见母亲?今日他们母子所受的一切,终要双倍地奉还!

  “三殿下,话可不能这么说啊!让汗王赶你母亲出宫的,可不是我们姐妹啊,而是另有其人呢!”

  德妃说完,下巴斜斜一挑,所有人的视线都转向了人群的后边,那个孤零零立在风中的身影。

  她正好站在一片云朵投下阴影中,没有穿外衣的身子看起了愈发的淡薄,显得那样的萧索和孤独。耶律齐看了她一眼,咬咬嘴唇,掉转过视线去。

  风撩乱了真容肩上的发丝,扯动着她的衣角,发出猎猎的声音。那声音太响,盖过了周围的窃窃私语,刚刚一路疾走出了一身的汗,现在站在这里,北风吹着,越发觉得寒冷起来,仿佛瞬间又回到了昨天,全身都浸泡在瓢泼大雨中,通体透彻的湿冷。

  从身上,直冷到心上。为了眼前发生的事所代表的一切,和小齐转开去的目光。

  心中冷透了,她的头脑却清醒的很。

  “汗王真的下令了?”

  她硬邦邦地转过身子,问元妃,元妃却觉得她的目光并没有看向自己。她那火红的眼睛有点吓人。

  “难道不是你对汗王说,她有个好儿子,你不想看到萧妃留在冷宫里的吗?汗王也答允了你,不是吗?”

  这些话断章取义,巧妙地曲解了她的本意,却是她的原话,让她张口结舌,无法辨驳。

  是啊,无法辨驳。她能说什么呢?在这场迷局揭开之前,在布局的人罢手之前,她说什么也没用。

  她转回头,目无表情地看着那个匆匆而来的高大男人,和他身后一路小跑跟随其后的南儿和小萱。

  他居然肯屈尊跑到这种地方,是这里还有戏上演,还是怕她揭穿了他精心布置的迷局?

  “真容,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种地方来了?外衣也不穿,着凉了怎么办?”

  耶律洪德把披风轻轻披在她的肩上,然后双手密密地拉紧前襟,细细的为她理顺衣服的皱褶,双手放在她的肩上,目光看着她,似有无限柔情,真容却在他的眼中看到了点点滴滴的安慰,抱歉和......鼓励?

  她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笑得有些苦涩。

  会演戏,也是帝王之术的一种吗?她赫连小菊何德何能,能让两个雄睨四方的王者,都对着她上演这种肉麻的戏码?而她居然幼稚地以为那是真的!

  “怎么这样看着我?走吧,我们回宫去。这种......不祥的地方,以后不来也罢!”

  此时,耶律洪德的眼中似乎根本看不见周围虎视眈眈的三千佳丽,看不见昔日的宠妃今日的弃妃,看不见自己的儿子,他的眼中只有她,如此的专著和深情。

  突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就在耶律洪德搂着真容转身要离开的瞬间,在众目睽睽之下,萧妃突然发疯似地冲了上去,用力扑向了真容。

  真容此时脑子混浊,毫无反应能力,被她从后面撞得跪倒在地,萧妃冲上来,一边用力撕扯着她的衣服,一边狂乱地叫着:

  “你这个媚君祸国的女人!居然想要我的儿子!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娘!”混乱中听得耶律齐惊惧的叫声,然后听到一声暴怒的怒吼声:“滚开!”

  萧妃闷哼了一声,身子飞跌出去,仿佛破布娃娃一般重重地落在湿漉漉的泥地上。

  “哇”地突出一口鲜血,萧妃便昏死过去。

  “娘!”

  耶律齐冲过去,把母亲抱在怀里,察看她的伤势。还好,父王的那一脚并没有提到要害,她只是摔晕了,暂时不会有生命之忧。只是经过了这样一次事件,只怕母亲再也没有留下来的希望了。真不知道想来端庄娴静的母亲为何会做出如此过激的举动。

  不知道元妃对她到底说了些什么。

  他回过头来,看着父王怀里的人儿,顿住了。

  她窝在耶律洪德的怀里,仿佛一只受惊的小猫,蜷缩在主人的怀抱。垂在身侧的一只衣袖被扯破了,胳膊上一道长长的指甲印血迹斑斑,触目惊心。

  “通知萧家来领人!十天后,如果她还留宫中,那么寡人只能赐给三尺白绫!”

  如此冰冷而狠利的声音,与刚才对容妃讲话时的温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丢下这冷冰冰的命令,耶律洪德抱起真容,宛如捧着他最珍贵的珍宝般,转身离去。南儿,小萱和汗王的随从们紧紧跟随在后。

  他没有再回头,似乎他早已忘了,那个跌落尘埃的女人,也曾经被他如此珍爱地捧在手心中疼惜过。

  几乎所有的女子都忍不住打了个冷战,有点物伤其类的悲哀和心悸。而那少年无比复杂的眼神中,分明渐渐积聚着恨意。

  几乎周围所有的人,都没有注意到,那个被如珍宝般搂在怀抱中的女子,早已经昏厥了,因高烧而绯红异常的脸庞上,依旧带着一抹无奈的笑容。

第四十章 我恨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