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章 觉醒

    真容真的病倒了,而且病情来势汹汹,连日高烧不退。直到了第四日,连续的用药和小心的调养之下,体温才渐渐恢复了正常,病情稍稍缓和了些。

  不知是出于一个什么样的执念,即使在高烧的同时,伴随着剧烈的头痛,在昏睡的间隙中,她的头脑却一直努力保持着断断续续的清醒。痛苦地清醒。

  在服了镇定散热的药后,药力的作用让她昏昏欲睡,她不时挣扎着,睁开血红的双眼,沉默地看着来来去去的人,却不曾开口说过一句话。

  自那日之后,耶律齐就一直不曾在别苑出现。即使到了后来,很久以后,这座别致的宫殿成了他的寝宫的一部分,他更下令封了别苑,让这里从此成了无人能涉足的禁区,而他也没有再踏入过一步。

  谁也不知道,他下令封苑时,是怎样的心境。而对于他来说,这个地方,又埋藏了些什么样的记忆和情感。

  无人能知,无人敢猜测。

  照例,耶律洪德每日都会来探望她,有的时候居然一天来了三四次。

  每次来时,他都会站在床头弯下腰去伸手探视她头上的温度,然后询问侍女们她用药的情况和一些饮食起居的细节,然后便低下头注视着她,看着她眼睛中渐渐淡去了红色,毫无焦距地看着虚空发怔。最后他总是摸摸她的头,轻轻地叹口气:

  “不要乱想,好生养病!”

  他也不勉强她回答和反应,起身离去。他知道她在思考,在无声地抗拒着他。

  一直到第五日,看到她的气色慢慢地恢复,连日高烧的体温也降了下来,病情基本稳定了,他这才屏退左右所有的人,在真容的床边坐下来,握住了她的两只手,正视着她,不让她躲避。

  真容依旧沉默地看着虚空处,不发一语。

  阳光照着浮尘,在空中翩翩起舞,仿佛四周那无数奢华的摆设,不过是一种时光的错觉。层层叠叠的纱幔垂在地上,留下一重重彩色的影子,一切都显得那么遥远飘渺而不真实。

  “怎么,还在生我的气吗?”

  耶律洪德的声音轻柔而低沉,屡屡带着一丝暗哑,一点也不见了那日的犀利和冰冷,以及做作的亲热和甜蜜——真容在心中默默地心中想着,带着一点点的冷酷和恶意,对比着。

  “你还是不肯和我说话吗?还是打定了主意从此不再开口了?难道对所有的事情你不好奇?不想听我的解释?”

  那四处游离眼神慢慢地转回来,落在他的身上,雪白的贝齿咬住了已经渐渐有了点血色的嘴唇,还是不肯开口。他伸手抚上那经过几日的高烧,变得有些干裂的红唇,感受着指下的柔软和颤栗,微微叹了口气:

  “哎,你还真是孩子气!”

  “谁说我孩子气了?”

  刚一开口,真容就反射式地咬住了唇。还真是孩子气!

  在他带着笑意的眼中,她发觉自己这几日来的沉默冷战,和此时贸然地开口反驳,都显得那么的幼稚和不成熟。

  而只有她心中明白,这孩子气般的赌气,不再是真的心无城府的天真释然,而是一种妥协和面对现实的勇气。

  几日的思量,并非全然没有收获。

  她还必须在这个王宫中生存下去,不管将来要面对什么,将要遭受多少阴谋和诡计,被利用,或被诬陷。而是针对大汗王,是最不明智的行为。

  “好好好,不孩子气。几天间,那个小丫头已经长大了!”耶律真容笑了,伸出手指,抹去她眼角一颗晶莹闪亮的水珠。

  “寡人和你说对不起,不要哭好不好?”

  那种父亲般地宠溺和关爱,让真容的泪突然涌了上来,内心深处埋藏的最后的柔软,终于还是冲破了那渐渐冰冷的外壳,喷涌而出。

  就让她再放纵最后一次吧,再做一回十七岁的天真少女,尽情地倾斜她的泪水,她的委屈和不满,掩饰那心中慢慢涌上的孤独,和面对未来惶惶的不安。

  过了今天,她就不再是她,不再是那个恣意挥洒青春的小菊,而将是肩负着重任的昭和郡主真容。犹如蛹化为蝶,经过了一场痛苦的蜕变,从此开始另一种灿烂的人生。

  “别哭了,真容。你这样哭,好像我欺负了你。”

  “我没有说让你把萧妃赶出宫去!”

  “你没说,是寡人说的。”

  “可你让小齐误会了我,他恨我!”

  她控诉着,哽咽着,几不成语。

  “让他母亲出宫的是我,如果他一定要恨,应该该恨寡人才对,为何却要恨你?”

  “齐儿会想明白的。如果他一定要恨你,并不是因为寡人让他误会了你,而是因为他想要恨你。”

  他其实想说的无法自保的人,是她吧。对人毫不设防的信任,对人掏心掏肺的付出,最后只能等到受伤,才知道自己的愚蠢和幼稚。

  他用近乎严酷的方式点醒她,打击她,让她成长,让她快速地适应这宫廷的生活,让她能在权欲斗争的漩涡中心立足。

  这几日的沉思,她心中已经想明白了一些,可是就是无法立刻抒怀,而她知道,自己的难过还不单单是因为这个,心里埋藏着更大的哀伤。

  她就要哭。痛快地哭,哀哀地哭。

  哭她未曾开放就已经凋零的爱情之花,哭她一去不还的少女情怀。

  他也不戳穿她,把她揽在怀里,任由她报复似的把眼泪鼻涕抹了他一身。

  是她傻,在这样你死我活的权力斗争中,是容不下一个女孩子情窦初开的爱情,和一段纯真无伪的友谊的。

  所以,洪谨选择利用她,一点点地设下温柔的陷阱,巧妙地用各种微不足道的付出来收买她的心,目的却是要利用她,来害她本人。

  而小齐,也在第一时间内选择怀疑她,而根本不想听她的解释,更不去理会对他说坏话的人是谁,是什么用心。

  哭声慢慢地止住了,仿佛所有的泪都在瞬间流走了一般,嘎然而止。

  “哭完了?”

  真容点点头,看着他被自己的泪水染湿了的衣服前襟,突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她努力岔开话题,掩饰自己的尴尬。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却萧妃那么绝情?”

  听说美丽出尘的萧妃,也曾经是万千宠爱集于一身,尤其是在生下耶律齐之后,更是宠冠后宫,曾经一度逼近后位,却在一昔之间,坠落尘埃。

  现在耶律对她如此容忍,是不是有朝一日,她也会落得如此下场?

  “生存在王宫而无法自保,自称受到冤屈而无法自清。这样的萧妃,我让她离开王宫,算是绝情吗?”

  提到萧妃,耶律洪德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脸色也开始变得有些沉郁了。

  “汗王相信萧妃是清白的吗?”

  “愚蠢到为他人所乘,授人以柄,寡人信不信她又有什么用?在王宫中,能够倚靠的只有自己,而不是寡人。身为母亲无法带给儿子尊荣,却反过来连累他。她留下来,对齐儿只不过是一个拖累罢了!”

  这才是他想要送走萧妃的真正的原因吧?让萧妃离开依旧虎视眈眈的王宫,对她和耶律齐,又何尝不是一种保护呢!

  而他的意思,是不是也在说:她的未来也只能靠自己?

  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耶律洪德赞赏地笑了笑,转移了话题:

  “算了,不说这些了。真容,寡人可以信你吗?可以把哈努儿的未来交托给你吗?”

  “什么?”

  “你想听寡人讲个故事吗?是关于两个兄弟之间十几年争斗的故事!”

  

第四十一章 觉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