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怀孕传闻

    真容发誓,她绝不是有意要偷听屋里面的谈话的。她鬼使神差地甩掉了那一对姐妹花,跑到王府的这个角落,纯粹只是出于偶尔,出于好奇。

  如果生命可以重来的话,她宁愿没有来到哈努儿,也不会见到耶律洪谨!她宁愿永远懵懂无知,而不曾对谁妄动了感情。没有知觉的人,是不会痛苦的。

  她宁愿今天不曾来王府,更不会在这里听到屋里面的谈话,

  如果从头来过来的话,她真得宁愿时间一直停留在刚才的那一刻:他的长臂环过她的纤腰,轻柔地为她扣上那乌色的软鞭……

  无论回到哪一刻,都好过此刻,那不断传入耳中无情的话语,让她宛如被雷击了一般,从头到脚轰隆隆一直响个不停。又像是被冻住了一般,从心里到四肢全都冷得透心彻骨。

  屋里密谈的有三个人,真容是被洪谨之外的另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吸引过来的,像是被磁石吸住了一般,让她靠近些,再靠近些。

  “这消息是真的吗?”

  “是汗王亲口说……郡主怀了身孕,而且……。”

  郡主?她?怀孕?小菊这一吃惊非同小可。反而不再注意那似乎有些熟悉的声音。

  “这该死的女人!她居然敢怀上他的孽种!”

  洪谨语气中那深深的恨意,犹如一把尖刀,深深的刺入真容的心中,无法拔掉。

  他为什么会恨她,如此地仇恨一个陌生的女人?他的嫂嫂?

  嫂嫂,这时候突然想起这个词来,就像一个巨大的讽刺,让她难受。

  “……王爷,听说你最近和郡主的一个侍女打得火热?”

  沉默。似乎他把这异样的沉默,当做了默认,好奇地继续追问:

  “我倒真想见见,是位什么样的大美女,居然让王爷对她动了心?”

  “你胡说什么!什么大美女!……不过是个还没长成熟的小丫头罢了。”

  “我不相信!一个没长成熟的小丫头,能入得了王爷的眼?”

  “我不过是想利用她罢了。……有朝一日,为我所用。”

  “王爷是说,利用她去接近郡主?可王爷若不是真心喜欢她,直接要了她就好……何必为她如此大费周章?”

  又是原路迢迢,寻找碧莲果,又是费心费力,让人打造牛筋天蚕丝的皮鞭等等。

  一个侍女而已。就算是为了收买利用,也做得太过了些吧?

  “…收买她的心……自然是要多费些功夫…”

  “真的……既然如此,王爷何不利用她,对郡主下药,打掉那个孩子?若是索性连郡主也一起……”

  后面的话,她已经全都听不进去了,那隐约可辨的字字句句,仿佛一块块石头,丢入她的心湖,激起千层巨浪。

  她仿佛瞬间自云端坠落到了地上,痛!痛得麻木,痛得迟钝了。她努力挣扎着,用残存的理智,消化听到的所有讯息。

  在他的眼里,她小菊只是个未成熟的小丫头。

  他非常恨她,莫名地仇恨那个未曾谋面的“郡主”身份的她,赫连真容。

  他接近她,对她好,只是想要收买她,利用她,让一个失了心的女人成为他通往后宫,甚至杀人害人的工具!

  现在想想,自始至终,他对她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送的每一件东西,皆有深意。

  聪明,睿智,狡猾如他,居然想让她赫连真容,去害她自己!

  她勾勾嘴角想要露出一个笑容,好好地嘲笑一下洪谨,嘲笑一下自己,谁知,那笑却比哭还难看。

  她轻轻啊了一声,屋里的人似乎被惊动了,停止了交谈。

  “外面是谁?”是洪谨的声音。

  就在这时,天上突然炸开了一声响雷,掩去了她的声音。接着豆大的雨点落了下来,噼噼啪啪的砸在了地上,房顶上,树叶上。

  她转身就跑。

  一路狂奔,任凭雨点打在头上,身上,任凭骤起的狂风撕扯着她的头发,两边的匆匆闪过的树枝拽拉着她的衣服,她的脚下毫不停留。

  身后似乎有人在叫她,似乎有纷杂的脚步声在靠近。

  她不曾回头去看,只是跑得更快了,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直奔入马厩,气也来不及喘一口,便快速地解开“闪电”的马缰绳,闪身上马,打马直奔向王府的大门。

  王府的大门还没有来得及关闭,门房来不及闪避,差一点被疾驶而来的“闪电”,飞扬的马蹄踩到。

  突如其来的暴风雨让大街的路人早已纷纷闪避,路两边的廊下站着许多躲雨的人,有些兴奋的看着这场难得的暴雨。

  看来,今年不会有大旱灾了。如此充分的一场暴雨之后,草场一定会长得很好,牛羊都不会缺吃得了。南部的麦田,也该有个丰收的年成了。

  突然,风雨声中,“踏踏踏”的马蹄声随风传来,一人一骑,如红色的闪电,匆匆而来,又匆匆而过,马蹄踩到街面上,溅起了一路水花。

  是谁在这风雨中纵马疾驶?淋湿了全身也不管不顾?是家有急事,还是被仇人追杀?

  真容一路纵马疾驶,直奔王宫。她似乎总能听见身后有人在叫她,有马蹄声一路追来。

  “开门!快开门!!”

  把守宫门的小太监开门一看,吓了一跳。

  这落汤鸡一般狼狈的女子是谁啊?

  看不清脸,头发湿漉漉地耷在脸上。看不清穿着打扮,衣服像是被什么东西撕扯过的湿布条紧紧裹在身上,曲线毕露……

  不过那匹火一般红的高大骏马,正是容妃娘娘骑出去的呢。

  “看什么,让开!”

  马上的人一声断喝,小太监和一旁的侍卫都吓了一跳,本能地向后一闪,只见眼前红光一闪,一人一马已经跃入了宫门。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接着又是一声清咤:

  “关门!”

  真容的手紧紧地握着马缰,目光直直地盯着宫门外越来越大的风雨,仿佛会有一个人突然跳出来,将她虏掠而去。

  她全然不觉此时的暴风雨,已经分不清天和地,看不清三尺外的事物。

  “快把门顶上,谁来也不许开!”

  守宫门的侍卫和太监们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此时此刻也容不得他们询问,赶紧动手把宫门紧紧地关上,并搬来大石顶上。

  安全了吗?她真的已经安全了吗?

  为何此时从里到外那种冰冷的感觉,反而更浓了呢?

  “娘娘放心,奴才们守在这里,是绝对不会有人能闯进来的!”

  

第三十五章 怀孕传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