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阴谋与阳谋

    紧张的气氛稍稍舒缓了一些,耶律洪德击了一下掌,新的一班舞女们又出现大殿的中央,顿时轻歌曼舞,一派伸平的和谐气象。

  可是每个人的心里却在暗暗侥幸着:幸亏金刀王爷的那些追随者们,都停驻在大都城外,不曾入宫,否则真不知会出现怎样的场面。

  “谨弟啊,对女人的眼光也不要太高了。你也老大不小了,是该找个人定下来了!”

  这些话,耶律洪德说得苦口婆心,似乎他真的就是一个为弟弟的终身大事而操心的兄长。

  “王兄的意思是…?”

  看来兄慈弟孝的戏码,今天还要继续演下去。

  “……我看,那栖夏国女王和公主都很不错,人长得美,对你有情意,和你身份也般配。若是谨弟愿意,不妨选一个,或者两个都要了。这未来栖夏国国主的位子,只怕也非谨弟莫属了。那栖夏国,不早早晚晚都划入我们哈努儿版图吗?哈哈!”

  果然打的好算盘啊!用他去换国土的吗?他怎么会这么肯定,属于他耶律洪谨的,就是属于哈努儿的呢?

  若是他洪谨想要,不如直接打过去占了就好,还需要自己牺牲色相?

  “王兄,三位王子都已成人,若王兄真想和那栖夏国结亲,也无所不可。王兄又何必为我操心?”

  “这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那女王和公主爱上的是你?”

  还为此争风吃醋,差点大打出手!

  “王兄!阿保谨虽不才,想要女人还不至于等到对方来选我吧!”

  刚才还冠冕堂皇地说不会在婚姻大事上让他不愉快,怎么话音刚落,就变卦了呢?

  女人美有什么用?没过几年,年华老去,还不一样变成一张桔子皮。

  掌握着权力的女人更可悲,练就了和一副男人一般的铁石心肠,连面目也一起变得可憎起来。

  “罢了,这事再议吧。……哦,对了,现在我哈努儿边境安宁,四方清平,你这次回来,可要好好地多呆上一段时日。”

  “是。”

  “你府上一直没有个可心可意的人伺候也不行。近日荷族正好选送来两个美女,是一对姐妹花,还都是姑娘呢。寡人看她们很是温柔可爱,已经差人送到你的府上了,让她们小心服侍你!”

  荷族盛产美女,王宫里以及许多王公贵族的府中,都有荷族的美女。

  勃贴儿和勃古儿一对姐妹花真的很不错,面容姣美,身材也好,而且能歌善舞,中馈更是一流。说起话来,清脆的声音像极了百灵鸟儿。举止得体大方,真可以说是入得厅堂,进得厨房。

  最难得的是,她们都天真淳朴,活泼开朗,虽然在宫中呆了一个月,却不曾沾染半点宫中的奢靡气息,和狡诈心机,想来也不会让洪谨误会什么。

  “哈哈!多谢王兄挂心!小弟一定好好地叫她们服侍,让她们……”

  让她们欲仙欲死,欲生不能!

  洪谨没想到耶律洪德会如此明目张胆地在自己身边安插耳目。

  或者,他是由于心有愧疚,想要用两个美貌的侍女,来补偿他失去的未婚妻子吧!

  他果真以为这也能够补偿吗?耶律洪德以为今天他如此独自吞下这颗苦果,是为了什么?

  席间每个人说话时都小心翼翼的,都小心地避开一些敏感的话题,似乎害怕触碰到那刚刚愈合——那看起来已经愈合的伤口。

  在战场上从不让对手平白占去一丝一毫便宜的金刀王爷,如何能吞下如此大的一个哑巴亏。

  当年王位之争时他只有十岁,寡母弱子,自然不是正值壮年的大汗王的对手。可如今他已经羽翼丰满,足以撼动整个朝野。

  大家心里都这么想,却谁也不敢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了。

  虽然每个人都各怀心思,可是这接风庆功的酒宴,最终也算是尽欢而散。

  “王爷请留步。”

  洪谨刚走出大厅,来到“疾风”——他那匹黑色的骏马前,就听得身后有人叫他。

  他回头一看,却正是相国萧远。

  “王相!”

  他稍稍欠了欠身子,算是打过招呼。

  萧远的年龄与耶律洪德相仿,饱读诗书的他看起来儒雅而潇洒,有着哈怒儿人少有的文人气质,更像是金盛朝的儒生,身形却又比金盛男子来的修长而健康,神色举止间多了几分精明和务实,没有丝毫南朝读书人的酸腐之气。

  虽然他处事更多地偏向大汗王一些,可是耶律洪谨知道他一切为了国事,一片忠心可鉴,所以向来都很尊敬他。

  “王爷果然能放下吗?”萧远此时叫住他,果然是有话要说。

  “不然王相以为呢?”

  双方不用言明,却都知道指的是什么。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在萧远面前,他不会明白坦承自己的不甘,却也不必再做戏了。

  萧远看看他神色冷峻的脸,轻轻叹了一声:

  “这件事情,虽然汗王做得确有欠妥之处。可是,当时的情形,确实也是颇为微妙和尴尬。汗王或许也有情非得已之处……”

  “你不用替他解释,洪谨不是笨人,也不是个睁眼的瞎子,自然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情非得已!”

  他这么说,摆明了自己对于一切事情,都在掌握之中。

  萧远也明白他在京城,甚至王宫,大汗王的身边都部有密探,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什么好。沉默了半响,才又缓缓地开口道:

  “汗王不是个贪色之辈。”

  “哼,若他只是贪色也就罢了。只怕他贪的是别的不该属于自己的东西!”

  洪谨轻轻地甩着马鞭子。看到他们这两个身份特殊的人在一起说话,好些准备离去的官员远远地看到,也都不敢上前告辞,纷纷绕开了走。

  “既然王爷知晓内情,也该明白,这位郡主的来历并不简单。若是王爷为这件事情和汗王闹起来,到时候,得祸的是我哈努儿国民,得利的却只怕是外人!”

  “王相请放心,这一点洪谨心中有数。只怕他心中更明白,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

  洪谨知道自己的怨气也发泄的差不多了,该见好就收,于是放缓了语气。

  “王爷顾全大局,萧远为哈努儿的国民和先民先谢谢王爷了!”

  “王相找我,就只是为了这件事情吗?”

  他不相信今天他在大街上的那一段表演,没有进入萧远的眼睛。

  人都是自私的,即使萧远忠于国家,忠于皇族,心中也会有偏向。否则,也就没有今天的这番谈话了。

  “今日三王子之事,多谢王爷了!”

  萧远深深一鞠,似乎并不介意此时在王宫门外,两人的来往被用心人看了去。

  贤相萧远,连耍心机,也很光明磊落。

  

第二十二章 阴谋与阳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