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三殿下

  “喂!”

  傻了吗?不知道用那双烟雾般梦幻的眼眸盯着人看,会让人脸红吗?

  耶律齐被她用力推了一把,身子晃了一下,赶紧收摄心魂,心底里暗暗下了个结论:这女子,真实一点儿也不温柔。

  “是你救得我?”

  看到她点头,他坐起身,视线四下张望了一圈,却没有看到第三个人。

  “另一个人呢?”

  刚才明明听见两个女子在对话的呀,他还以为是父王新收的侍女呢。

  “如果,你要感谢救命恩人的话,只需要感谢我就好了!”

  小菊大包大揽地挺胸拍了拍自己胸膛,随后自觉不雅,赶紧又把手和不甚雄伟的胸部往回缩了一下。那样子即可爱又可笑。

  眼前的她,一点也没有侍女该有的谦恭和温顺,虽然人长得很娇小,可是行为举止却更像个英气十足的少年。

  她和自己差不多高,湿衣服贴在身上,那毕露的身材也不像哈努儿女人那般凹凸有致,分明也是个刚发育的少女。

  耶律齐翻身坐起来,拾起地上的外袍,披在她的身上,顺手帮她拢了拢衣襟,小菊顿时举得全身都暖和起来。

  小菊自小和父兄在军营中长大,周围多得是叔伯兄长,受惯了来自亲近男子的照顾。她心里又把耶律齐当做一个很有气节的小孩,既佩服他,又同情他,对他自然毫无男女的防范之心,对他这种呵护的举动自然也就坦然受之。

  “你是说,刚才说话的都是你一个人?”

  没想到,她冒着可能被凶蛮的二王兄发现的危险,小施计谋就救了自己。如此娇小的她,却有着如此过人智慧和勇敢,真令人刮目相看。

  “当然了……怎么,你不相信吗?”

  小菊显然误会了他的意思,忍不住秀起自己的变声来。

  “三王子,三王子!”稍稍高亢一点的女声。

  “三王子,你的眼睛好漂亮啊!”另一细柔些,带着韵味儿的女声。

  他抖什么?脸怎么红了?

  “你没事吧?是不是很冷?”

  小菊伸手摸摸他的额头,温温的,好像还很正常啊。再摸摸自己身上披着的干燥外袍,咬咬牙要脱下来拿给他,却被耶律齐拦住了。

  “没事的,我是男的。”

  耶律齐顺手抹了一把脸,很镇定地抹去那一抹可疑的红色。

  “再说,我已经习惯了。”

  被一个女子当面说他漂亮,还真是他生平的第一遭。而自己居然就忍不住脸红!看来他定力修炼得还不够,远远不够。

  “你说习惯,是习惯了这里的气候,还是冬天在这湖水里…嗯…游泳?”

  小菊好奇地看着他。

  “都习惯了。”

  耶律齐冲她点点头,语调淡淡地答道。

  “不会吧?这不是第一次了?”

  刚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就看到了兄弟相残的一幕。这传说中的宫斗,果然够惨烈,她算是大开眼界。

  而耶律齐至今为止居然还活得好好的,生命力也够顽强的。

  “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原本他以为,当父王指定继承人,那么兄弟之间不相容的矛盾,会迎刃而解。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父王对大王兄和二王兄在忽左忽右地器重,对他的忽视,让两位王兄之间的明争暗斗,以及他们对他的敌意,不但没有消减,反而愈发地变本加厉了。

  他也曾经不孝地,也许等到有一天父王驾崩了,新王继承了王位,那么手足相残的事情也该告一段落了。到时候,无论是哪个王兄做了汗王,他都会誓死效忠,就像他会誓死捍卫他的国家与人民一样。

  可是随着他渐渐长大,慢慢看懂了父王和金刀叔王之间的钩心斗角,他才彻底明白过来:未来有一天,即使他和哥哥们中的一个当上了汗王,兄弟间的残酷斗争也不会最后停歇,只会由明到暗,变得更加隐蔽罢了,

  这场斗争,没有胜与负,只有生与死,至死方休。

  “你从小就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

  看看人家,再想想自己。哎,她居然还不知足,嫌父亲不够疼爱她,嫌哥哥心中只有林豆蔻!她突然有些深切地思念起千里之外的爹爹和哥哥了。

  “从小到大,都是这个样子。大王兄还稍好些,二王兄就比较不会嗯,掩饰。”

  这些话他本不该说的,尤其是对第一次见面,连姓名都不知道的一个陌生人。

  可是不知为什么,她那张真诚的脸,和脸上真诚无伪的关心,让他不自觉地敞开了,从未向外人敞开过的心扉。

  人家要他死,他还只是嫌人家不够懂得掩饰?这算哪门子抱怨?

  “你的父王怎么不管?还有你……”

  小菊刚想问起他的母亲,突然想起刚才二王子的那句话来,到了嘴边的话又硬生生吞了回去。

  “父王他……你不是我们国家的人,对吗?”

  耶律齐显然并不想提起他的父王,很技巧地岔开了话题。

  知道人家不想说小菊也就不再追问。这时俩人已经离开了湖边,向那座最高大的宫殿的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继续着刚才的谈话。

  “我是金盛朝来的。”

  “金盛朝?哦,我明白了,你是和和亲的郡主一起来的姐姐?”

  姐姐?如果他告诉她,她是他父王的准新娘,他会怎么想?

  算了,未来的事情等到未来再说,这十天,就让她先在这王宫里做十天自由的无身份的人。

  小菊下意识地想要逃避即将要面对的婚姻。

  看到她点点头,耶律齐的心也开始雀跃起来。

  据宫中秘传,父王为了维护政治的利益,决定亲自迎娶金盛朝来的和亲郡主。

  而如果她真是和亲郡主的陪嫁侍女,那么意味着将来他们还会经常见面。

  “我叫耶律齐,是哈努儿的三……王子。”

  虽然这个称呼有些特别,可是他喜欢。喜欢她叫三王子时的那种肆意和张狂。

  “我叫赫连…你就叫我小菊姐姐吧。”

  “小菊姐,你到我宫里去玩一会,再回别苑去好吗?”来到王宫的岔路口,耶律齐停住了脚步,眼神中写满了希翼。

  “好呀!”

  不去也不行,对于第一天结识的这位弟弟,她还不好意思说出自己迷路又找不到回去的路的事实。

  还是把自己伟大的形象,在这个刚认的干弟弟面前再维持一小会儿吧。他知道自己住的地方叫别苑,自然知道地方在哪里。等一下找个借口让他送自己回去也无不可。

  “三殿下!”

  回廊上传来了一声响亮而浑厚的叫声。接着,便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子急匆匆地走来。

  小菊一抬头,哇,好高大好强壮的女人啊。

  

第七章 三殿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