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边境四城

    日落时分,失踪十多天的沙奴果然出现在北部军营的中军大帐中。

  对于他劫持郡主之事,耶律洪谨并没有做过多的责罚,尤其是在知道他曾经侵入王宫,想要带回郡主后。

  “……她不肯跟我走,就是这样。”

  沙奴恭恭敬敬地垂手站在洪谨的面前。

  一向桀骜不驯,连王爷的军令都敢违抗的他,现在突然变得如此乖巧温顺,让军师一时间也看傻了眼。

  “为了金盛朝?她果真这么说?”

  “是。”

  “而且我亲眼看到,那天晚上耶律洪德进了她的卧房。”

  简直是轻车熟路,如入无人之地……

  沙奴忍不住开始在心中腹诽君王,脸上也随之露出了不豫之色。洪谨却置若罔闻,兀自思索着听到的所有讯息。

  拥有偌大后宫,三千佳丽的洪德,年已过四十,儿子都该娶亲的他,为何突然对这位昭和郡主动了心?

  耶律洪德突然改变主意,想要娶她,为何不光明正大地提出来?除非洪德知道他一定不会答应这个提议,才会采取了这种强取豪夺的卑劣手段。

  “军师,金盛那边可有什么消息?”

  “王爷请看,这就是金盛给昭和郡主的陪嫁。”

  军师在摊开在案几上的军用地图上用手一画,在南部与金盛交界的地方,圈出了好大的一个圈儿。

  “边境四城?”

  果然如此!

  “陪嫁的,除了边界的四座城池,以及城中的百姓,税收,还有驻守每座城池的一千林家军。”

  “林家军?”

  “对!林子峰此次送亲并非在大婚后就返回金盛,圣德皇帝命令他留在我国五年。这五年的时间里,他和他的一千亲卫军士,已经守护边境四城的四千人,都将听命于郡主。并在未来归她未来的丈夫调遣。据探子来报,那一千亲卫现在昭远将军赫连秋叶帐下,等在边境大营里,郡主大婚之期一过,便会护着那四城的户籍和地图等等来到大都。”

  五年的时间里,足够发生很多事情。

  而若是他阿保谨,宁可要林家军,也不要那四座城池。

  不是他自傲,这环宇之中,天下之大,堪与他匹敌的,只怕只有金盛朝的靖远将军林子峰。他金刀王爷第一次也是迄今为止唯一的败绩,便是由于轻敌,在俩人第一次交锋时,败给了林子峰。

  后来的几次攻防,他们互有胜负,堪堪打成平手,后来渐渐互生英雄相惜之情,这才罢手言和。

  将不可无兵,兵不可无将。

  没有林子峰,林家军就没有了灵魂;而没有林家军,号称常胜将军的林子峰在战场上就宛如失去了四肢。

  不要小看那五千人的林氏亲卫军,他们个个都是身经百战,身怀绝技的战士。而林家军最叫人畏惧的一点,便是他能够落地生根,自动生长,即使只剩下一小支军队,也一样可以浴火重生。

  但是,在这异国的土地上,他的军队也一样可以重生吗?

  林子峰,这昔日敌国的将军,能够在哈努儿取得民心,用哈努儿的国民重建那令人生畏的林家军吗?

  他不信,可是不能不防。

  耶律洪德下手得够准,够狠。而金盛朝的这一招送羊入狼窝,却更绝,更毒,可谓一箭双雕,一举两得。

  假如耶律洪德没有动手,他娶了郡主,即使那四座城池不能顺利地归到他的名下,可只要多了林子峰和林家军这个助力,金盛朝的暗中助力,只怕耶律洪德的王朝真的要大厦将倾。

  他如愿登基,有辅助之力的郡主自然而然会坐上后位,并揽去一半的朝政大权。

  而如果耶律洪德得逞了,而他自然会奋起反抗,结局必然是祸起萧墙,兄弟相残。哈努儿就算是还没有分裂,他和洪德势均力敌的俩个人,也势同水火,陷入对峙之中,只怕一二十年中是再无余力对抗金盛的。

  他这样想着,不觉头上冒出了一层冷汗。

  那李昊天果然不好对付。而想出这样连环毒计的,定然是那个心思狡诈,无人能比的少相林子然!

  “王爷,听说金盛的新科武状元昭远将军亲自领兵,代替林子峰驻守边境。林子峰此来,会不会……”里和外应,借和亲攻打哈努儿?

  “不会。”

  洪谨打断他的猜测,摇头否定。

  “如果来的是林子峰,就不会。”

  如果做内应,一身正气的林子峰不是个合适人选,他们彼此间都太了解对方了。

  “王爷,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只怕现在还不能贸然行动。”

  “可是……也许……郡主真的被蒙在鼓里,并不知情的。”

  军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居然开口为那个女子开脱。可是看看此时王爷冷酷的表情,无论是谁,就会为她担心。

  “没有金盛的默许,耶律洪德只怕也不敢如此肆意妄为!”

  和亲郡主被拐,如果金盛动怒,和他合兵攻打耶律洪德,那么洪德他只有死得快了。想那耶律洪德之所以能够坐享今日哈努儿的强大,半壁江山可都是他洪谨卖命帮他打下来的!

  或许耶律洪德就是算准了他不会不顾国家安危,做出引狼入室,联合外人谋反的事情,才会如此无所顾忌吧!

  他是想挽回颓势,豪赌一把。洪德是赌对了,暂时在对峙扳回一城。可是他金刀会让他最后输得更彻底,乃至惨败!

  洪谨的牙齿紧紧地咬住,仿佛又回到了少年时,被人杀了母亲,夺了天下,只能存身在军营中,谁也不敢信任提心吊胆的度过每一天。

  “王爷?”

  “釜底抽薪!”

  耶律洪德这么处心积虑地保有他的王位,可是也得有好儿子来继承才行。

  “王爷的意思是…?”

  军师的眼睛一亮,抬起头看向金刀王爷。

  “君子报仇,十年未晚!”

  洪谨挥出一掌重重地拍在了面前的宽大案几上,厚重结实的案几随之摇了摇。

  他剑眉飞扬而起,淡金色的眼眸中闪出一道锐利无比的光芒,看着帐外的某处,嘴角紧紧地绷直。怒色反而为他那张俊脸增添了一层细润的红色,越发引人瞩目。

  “不管是耶律洪德,还是那个赫连真容,都要为此付出代价!”

  背叛他的人,早晚都要自食苦果!

  那个赫连真容,未见其人,未闻其声,就已经搅乱了一池春水,未来其人不容小觑啊。

  被自己未过门的妻子抛弃,无论是谁,心里都不会好过。更何况,他是万人敬仰,无数女人追逐的金刀王爷!

  世人总爱轻言爱横情仇,却不知,无论爱与恨,都是一世的纠缠!

  金盛与哈努儿的边境四城。

  这四座城池虽然很重要,却并不在兵家必争的军事要塞上,甚至连城墙,也都是黄色的夯土制成的。这四座边城,站立在一片荒原上,无险可守,无山水可以屏。在两国曾经的战乱中,几乎是被双方夺来夺去,今天在金盛的手中,明天被哈努儿夺了去,后天又回到金盛。

  住在这里的两国边民都很多,还有许多其他国家过来进行贸易的商人,又来来往往的,也有渐渐定居,杂居在一起。

  这四座城池最令人垂涎的只有一点:丰厚税银,那些商队,自然是这些令人垂涎而源源不断流入的税银的来源。

  谁会对财神爷动手啊。

  所以这里虽然经历了战乱,土夯的城墙却比那些石砖瓦片都要结实,这里的居民也对双方的挣来抢去近乎麻木。反正不管头上顶着什么旗子,日子照过,生意照做。

  金盛王朝,紫禁城,养心殿。

  摊开紫檀木桌上的地图上,用红笔勾勒出来的四座城池,虽然在图上看只是小小的四个点,可却代表着几万户的食邑,每年几十万两白花花的税银。

  “代理”左相林子然探头看了一眼地图,再转头看看圣徳皇帝李昊天,仿佛听到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皇上,真的要把这四座城池割让出去,你舍得吗?”

  “你不是答应朕,早早晚晚都能收回来吗?”

  虽然确实可惜,可是若能因此而换来几十年的和平,他自然是…舍得的。

  “这个……”

  “既然早晚能收回来,就当是借出去一件东西,朕有什么舍不得的。”

  李昊天轻描淡写的加了一句,眼神向林子然瞟了一眼,似乎在说:你敢说一个收不回来试试!

  林子然把头一缩,在心中暗叹了一声。

  他说得可真轻巧!什么事情没有风险啊?

  对手可是那个出名的奸诈残忍,不讲情面的金刀王爷啊!而这是四座税收丰厚的城池,不是四块元宵或是月饼!

  不对,元宵和月饼借给人了,可真是再也收不回了!

  哎!

  谁让他是至高无上的皇上,而他只是他微不足道的臣子呢……当然了,也可以说,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那个“一人”,轻轻一句话,就能让他从万人之上跌落下来,成为万人所指。

  “虽然有些风险,不过……”

  幸亏他还留了后手,保管这四座城池,在哈努儿比在金盛还安全…嗯,是保证边界的安全。

  “嗯?”

  “没,没风险。早晚一定收得回!”收不回,就抢!

  他那是什么眼神?吃人啊?早知道就让豆蔻不要回来,看他还神气……

  “林爱卿,你在想什么?说出来和朕分享一下?”

  李昊天的声音突然变得平平淡淡,眼睛微微地眯起来,林子然微微打了个冷战。

  “没,没什么……贵妃娘娘……”

  “豆蔻?”李昊天的脸上突然展露出一丝笑容,转过头去。

  果然还是这招好使,百试不爽!!

  

第八章 边境四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