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太后18岁

错嫁:太后18岁

辛祺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楔子 梦里黄沙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那是怎样的一副震撼人心的景象啊!

  远处是连绵不断的大漠黄沙,近处是一眼看不到边际的戈壁荒滩,在夕阳的照耀下,全都闪烁着金黄色的光芒。一条清澈的河水湍急地奔流而过,自北向南而去,把这一切全都切成了两半。

  漫天飞舞的彩霞,似乎是这片金黄之地的延伸,灿烂得仿佛一副慢慢展开的巨大画卷。

  如此壮美的景色,却带着一种少有的悲凉,似乎是寂寞的英雄,迟暮的美人。

  赫连小菊——哦不,赫连真容。看着这眼前的景象,一股淡淡的思乡之情,浓浓的惆怅,便油然而生。

  虽然说,女儿家志在四方,她从小便渴望着云游四方,尤其想来这民风淳朴而豪爽的哈努儿国见识一下。而且,此行她还背负着家国的重任,准备一展远大的抱负。

  可是,所有的这些并不表示她不会想家,不会思乡。

  第一次离开父兄,远嫁他国,而自己的夫婿到底长什么样子,什么性情,甚至年龄、相貌、品行,甚至姓甚名谁,她全都一无所知。

  “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

  她曾经的豪情万丈,不表示她不会有女儿家的惆怅之情啊。

  哎!

  悠悠地叹了口气。她开口叫了林子峰一声,想要借这每日一次的口角,排解一下自己此时低落的心情。

  “林子峰,闷死了,我要骑马!”

  她第三十遍提出这“正当合理”的要求。

  当然了,过去的二十九变,已经全都被林子峰当做无理要求,而毫不容情地拒绝了。

  “好。”

  没想到这一次林子峰居然如此痛快地答应了,让小菊深感意外地张大了嘴吧。她这形象,完全不合乎她这位来自礼仪之邦金盛王朝的,郡主的形象和身份。

  “要骑就快点!”

  林子峰的语气有些异乎寻常的急促。小菊不觉好奇地向他看去。

  他的神色间是少有的严肃和冷峻,如刀削斧刻般的后背在马背上挺得笔直,手中的长枪也握得很紧。

  四周的那些护卫和随从们,也全都是满脸的戒备之色。

  林子峰和这些部众一起在战场上攻伐多年,生死与共,其中的贴合与默契非外人所能度量,根本无须主将多言,那些护卫们就会根据他神情动作,明白他的意向。

  指挥这些人,对于林子峰就如同以臂使枪一般契合。

  至于吗?她不过是骑一下马而已,用得着全部人马如此紧张吗!

  小菊终于在马鞍上坐好,执起马鞭,准备在这无垠的戈壁滩上好好地驰骋一番,以偿她一个多月来的念想。

  突然,一阵铺天盖地的烟尘从来时的路上升腾而起,仿佛狂风卷起半天的黄云,遮天蔽日,呼啸而来,而且越来越近。

  来得好快!转眼间已经能听到那杂乱而纷沓的马蹄声,依稀能从那烟尘中看到无数模糊的影子。

  “沙匪!”

  “警戒!”

  林子峰大手一挥,士兵们顿时围成了一圈,矛头指向外面,中心自然是那座空的豪华大车。赫连真容被谨慎地护在了林子峰的身后,前面靠里的位置。

  “跟在我的身后,不要乱跑!”

  小菊心知来者不善,十有八九是冲着她来的。识时务者为俊杰。此时她也顾不得逞英雄了,点了点头,矮下身子,乖乖地隐蔽在林子峰的身后。

  沙匪的人数是他们的两倍,而且个个身形彪悍强壮,手持弯刀,骑在马上。一阵烟尘过后,送亲的队伍已经被密实地围了起来。

  那些人的目标,赫然正是她刚才乘坐的那辆惹眼的大车。

  “昭和郡主呢?”

  为首的那个年轻男子悠悠地开口了,声音略显低哑,柔婉的尾音回荡在空中,听着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小菊的心中不觉打了个激灵。

  目标果然是她!她这才明白林子峰突然答应让她骑马的原因。显然早在沙匪们来之前他已经有所察觉了。

  好在此时她本人骑在马上,在林子峰的身后,而不是在那辆大车上。她身上那身随意的,比陪嫁的宫女还不像样子的衣装,应该不会引起对方的怀疑才是!她不停地在心中安慰着自己,往下低了低身子。

  “你是什么人?居然敢打昭和郡主的主意?”

  林子峰银枪向前一指,周围各将士手中的长矛刀剑也都随之向上一举。

  那些沙匪们见此,也全都纷纷举起手中亮闪闪的钢刀,张牙舞爪。战争似乎一触即发。

  “我们想见见郡主,不行吗?”

  “妄想劫持郡主,你是想同时得罪金盛和哈努儿两国吗?”

  林子峰断喝一声。那宛如雷霆一般的气势,让沙匪中一些人的手不自觉地抖了一下。

  为首的那个年轻男子显然也看到这一幕,他瞪了一眼自己的部下,然后身子向后一仰,哈哈笑了起来。

  “哈哈!靖远将军说笑了!就算沙奴能和两国作对,也不敢冒犯英名威震塞北的林将军啊!”

  他叫沙奴?他的名字和他本人一样,都透着一种怪异。

  初春的时节,他却只穿着一件贴身的短皮衣,半敞着怀,露出一身小麦色的皮肤。那轮廓颇深的五官,薄唇挺鼻,暗金色的眼眸,显然有几分异域血统,很可能是个混血儿。

  他略略带着点暗红色的黑发,被风吹得有些乱,用一根褐色的发带,从额头向后束在脑后,让人感到一种说不出的落拓风尘的味道。

  一阵烟雾缭绕,遮掩了周围所有的人和雾,她觉得在烟雾中有三道犀利无比的目光看着她,像刀子一样……

  远处飞沙走石,人喊马嘶,不是传来刀剑碰撞的喊杀声,她突然感到后背传来一阵剧痛,然后便慢慢失去了意识。

  脑子里只留下最后看到的沙奴那张奇特的面孔,还有林子峰渐渐远去的叫声。

  “郡主,郡主!”

  她多么懊恼自己不曾在爹爹的督促下好好学习武艺;多么懊恼自以为是个才女,就放下了刀剑捧起了诗书;多么懊恼自己过于自信满满,以为这三脚猫的功夫就能闯荡江湖……

  难道,她的命就只有这么长吗?如果时间可以重来……

  不对啊!双方不是正在谈判吗,怎么还没说上几句就打了起来?依稀仿佛,她似乎还漏掉了点什么极其重要的东西……

  “郡主,郡主!”

  又听到有人在叫她,是林子峰吗?可是这声音却一点也不像。他对自己向来都是凶巴巴的,声音几时变得这么温柔细腻了?

  

 楔子 梦里黄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