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工艺品?!

    “木··木丝蛋糕?”

  慕容炎迁愣了一下后就被心急的夜听阑被动的拉着按在椅子上,后者一脸献宝的打开纸盒子,一个精致漂亮的圆形慕斯蛋糕呈现在眼前。

  雪白的奶油层面上左边摆满了一圈的红色草莓,如盛开的蔷薇一般妖冶动人,右边则摆满了一小弧盛开的白色百合,含羞的盛开,却朵朵栩栩如生的绽放。

  慕容炎迁心中不由的拍案叫绝,真是好美的一件工艺品!想不到夜听阑竟有如此手艺!

  “怎么样,漂亮吧?”

  夜听阑得意的眨眨眼睛。

  “的确非常的漂亮,摆在屋子里确实是一件不错的工艺品。”

  慕容炎迁扬起唇角,赞赏的说道。

  话音还没落,夜听阑的脸色呼的就青了,嘴角有一下没一下的狠狠抽动起来。

  工··工艺品?

  敢情这家伙把这当做工艺品来看了?

  “慕容炎迁你这个大笨蛋!”

  夜听阑懊恼的跺了一下脚,顺手揩起一指奶油狠狠的抹在慕容炎迁的嘴角。

  “喂,这么好看的工艺品干嘛毁掉啊,你···咦,好甜啊?”

  慕容炎迁一脸惊讶的看着夜听阑的动作,随即不由自主的舔了一下唇角。

  “废话,当然是甜的喽,这本来就是吃的嘛!如果摆在屋子里当工艺品,蚂蚁大军就浩浩荡荡的来娶亲了呢!”

  夜听阑调皮的扮了个鬼脸,一脸揶揄的看了慕容炎迁一眼,随即拿过桌上的小刀熟练的将蛋糕切开一小份递给他。

  慕容炎迁疑惑的接过蛋糕,看了看蛋糕,又看了看夜听阑,仿佛在思考着她话的可行度,最终横下心来小口小口的品尝起来。

  随着美味的入侵和舌尖良好的滋味,慕容炎迁微眯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惊喜。

  “怎么样,我的手艺不错吧?”

  夜听阑得意的歪歪头,一脸娇俏可人的模样。

  “夜听阑,有时我在想,你到底是谁?”

  慕容炎迁轻轻的放下手中的蛋糕,深邃的眼眸直直的看向夜听阑,在他那高深莫测充满探究的眼眸下,她的心居然如擂鼓般的咚咚跳动起来。

  “慕容炎迁,你傻了吗?我是当朝宰相千金夜听阑啊!”

  夜听阑深吸了一口气,有些心虚的跟慕容炎迁对视着。

  晕,他不会看出什么苗头来了吧?

  “如果你不是货真价实的宰相千金的话,此时我还真的很怀疑你的身份。

  试问有哪个大户千金小姐会明知道对方是个魔君而义无反顾的嫁过来?

  试问有哪个女子嫁过来的第二天就一声不肯的直赴战场,毫无畏惧?

  试问有哪个足不出户的小姐会懂得兵法与战略?

  试问有哪个女子可以胆识过人的与圣上抬杠,还讨价还价的研究生死?

  试问有哪个女子可以上得战场、中得朝政、下得厨房?

  夜听阑,你的身上真的有太多太多的试问,太多太多的谜团,也有太多太多的惊喜让我去发掘了。”

 

工艺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