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怕疼更怕死

    “王妃,您真是好漂亮呢!

  身边的丫鬟一边帮夜听阑盘着发髻,一脸由衷的赞叹道。

  望向镜中的女子倾城的容颜上眸亮齿白,男子一般的柳眉英气的上扬,乌溜溜的大眼睛闪烁着狡黠的光芒,金色的绾束庄重的戴在头上越发的气质尊贵起来。暗红刺金的牡丹花锦袍罩在她纤细的身上,举手投足间都透露着一种雍容的华贵。

  “可惜王妃没有耳洞,否则戴上一对流苏耳饰一定更好看!”

  耳洞···夜听阑有些怕怕的摸摸耳朵。她夜听阑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痛,一想到那细细的钉子穿过她薄薄的耳垂,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俗话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干嘛没事要做伤害自己,伤害父母的事情啊?

  “如果你今天面圣能够留条小命回来的话,赶明我亲手为你穿个耳洞。”

  “王爷。”身旁的丫鬟看向来人福了福身轻轻带上屋门。

  一身雍容华贵,带着束冠的慕容炎迁邪笑着站在门口望着镜中的夜听阑,不由得眼前一亮。

  这俗话人靠衣装真是不假,一个粗枝大叶的丫头靠着华美的服饰和配饰一装扮,还真有点王妃的样子呢!原来以假乱真这话是这么来的啊?

  这不禁让他想起一个词,倾国倾城。只是女人都是红颜祸水,迄今却连倾国倾城这样的字眼都变得赞美起来了。

  “谢了,您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劳烦炎王亲自动手,我可真受不起。”

  夜听阑斜眯着眼睛看向慕容炎迁,她是不是八辈子和他结仇了啊?他就那么希望咒她死啊?他还真以为自己是掌握生死大权的阎王?

  哼哼,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这个人就偏不喜欢让他如意,想咒她,她偏的活的潇洒一点!

  冷漠邪魅,脾气暴躁而无常。说的果然一点都没错。这浪费了他那张俊脸,难怪他讨不到老婆呢!

  站在金岚殿上,夜听阑在慕容炎迁的身后静静等着皇上的到来。

  该死!虽然她做好了充分的心里准备,但是她的腿一直发抖,怎么办?夜听阑不动声色的将两条发抖的腿并在一起。心里警告着它们,别抖,都给我老实一点!别给我把小命抖掉了。

  她的膝盖却在无声的向她抱怨,它们也不想抖的啊,可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皇上,能不激动的发抖吗?

  “夜听阑,你的腿能安静一下吗?”

  慕容炎迁好笑的看向夜听阑一直打颤的双腿,原来这丫头也是会怕的啊?他还以为她当真不怕死呢!

  “你以为我想啊!我又··”

  “皇上到!”随着一声太监古怪的通报声,一身黄袍的男子慢慢的从侧帘中走了出来。

  刚毅的面孔上有一双亮如星辰的眼眸,浓黑的剑眉邪气的上扬着,高挺的鼻子下一张性感厚实的嘴唇。身上金色的龙袍将他衬托的越发身份尊贵不可一世起来。

  夜听阑随慕容炎迁忙屈膝请安,忍不住斜眯了身旁的人一眼,挑剔的看着他微薄的而显得无情的嘴唇。

  果然,嘴唇薄的人就是无情!不过他还好对自己无情,一个人如果对你无情的时候都把你往死里整,对你一有情了还不在无聊的时候随手把你捞过来,想什么时候整就什么时候整?

  “你就是夜听阑?”

  皇上坐在龙椅中居高临下的打量着低着头的夜听阑。

  “民女夜听阑参见皇上,皇上千岁千千岁。”

  听着夜听蓝前半句低眉顺眼的话语,一旁的慕容炎迁不由好笑的挑挑眉毛,可等听到后半句的时候,脸一下子就黑了下来!

  这丫头居然敢说皇上千岁?她活得不耐烦了啊!皇上还没说让她死呢,她到提前给自己做好铺垫了??

  “大胆夜听阑,你居然敢对皇上不敬!就算你贵为王妃,谁给你这个胆的!”

  一旁的太监大声的呵斥道,嗓子尖的像被人拔了毛的公鸡一般。

  “恩?我怎么大胆了?我说皇上万岁万万岁,难道错了吗?”

  夜听阑一脸无辜的看向左侧的太监,心其实早就提到了嗓子眼。

  老天,她刚刚怎么会说皇上千岁啊!她是不是觉得活得日子太消停,太无聊了想找点刺激啊?在她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嘴里就忍不住先说出来了!

  如果她因为这句话而嗝屁的话,那她死前一定要求要把这张嘴给割下来!来生再也不要带着它转世了!

  “可是你刚才说的并不是这句啊,你说··”

  “我说什么了?”熙蓝挠挠头,迷茫的看向他。

  太监急的脸都红了起了,支支吾吾的就是不敢再把夜听阑说的那句话重复一遍。如果皇上因为这句话迁怒下来,把他也拖出去斩了怎么办?

  “徐公公,算了,反正孤王刚才也没听到什么。”

  皇上摊摊手,不动声色的看向夜听阑,眼中闪过一丝了然于心的笑意。

  “可是皇上啊,她刚刚··”

  “好了,你先退下吧。”皇上有些不悦的说道。

  夜听阑的眼中闪过一丝赞赏的光芒,这个皇上,还真是越看越顺眼咧!

  

怕疼更怕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