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惬意午餐

    没有想到会被认出来,仇毅和湘儿两人面面相觑,都没有说什么,随着服务员进入厢房。两个人都似乎心事重重。

  仇毅有点无奈。其实,自己何尝不想大大方方把湘如带出来,只是,湘如一直都不愿意和他这样的名人出双入对。确实,一旦他们在公众面前拍拖,引来的麻烦不比把她藏起来少多少。最重要的是,他一直,对眼前的人儿,对这个他无法掌握的女子,他多么想……唉!

  一直以来,她不像是风筝,不管飞得多远,始终有一根线在自己手中握着,她崇尚自由胜过一切。她只是一只飞翔的鸟儿,在自己喜欢的地方停留,在觉得有趣的树枝上鸣叫。哪天什么东西引起了她的兴趣,她就会毫不犹豫地飞离。要把她留在自己身边,除非她自己愿意,别无他法。他也曾想过,拿个笼子把她关起来,可即便如此,以她的才智足以冲破笼子,并且从此飞走,不再回来。

  这,是仇毅最不愿意看到的。他知道,从第一次他们见面决定相恋,彼此都已经说好好聚好散的。可当初双方为了避免麻烦,都没有想到后来会如此挣扎啊!

  唉!

  侍者带他们进了厢房,待两人坐下,熟练地介绍起会馆的新菜。湘儿向来对吃都很随意,所以仇毅就从新菜中选了几个清淡的菜肴。

  待侍者离开,仇毅微笑地说道:“你的高中同学似乎很有趣!高中是在翔实读的?”

  “嗯,读了一年。老师倒是记得住一两个,对同学印象都不深。”准确地说一点印象都没有。直到百慕大遇到他以前,她的所有注意力都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对历史考古以外的东西,她一概没有兴趣,即使是和她一起众多知名教授,她对他们的了解仅限于知识层面,对于他们的生活,她从来都不关心。而且,从小到大都是跳级,她根本没有办法交到同龄的朋友。总之,她习惯了一个人来去自由。也可能那时潜意识里觉得不会停留在某个地方太久,所以也就省得时间不去发展人际关系。

  像想到什么,湘儿又说:“我的社交范围好像很小,现在想想自己好像没有书中所说的闺蜜啊知己什么的,数来数去,除学术以外交流的除了父母以外,好像就只有你了。毅,这是不是很不正常?”

  仇毅优雅地拿起茶杯,很高兴听到湘儿这么说,无论如何,自己也算是湘儿例外中的例外了。他啜了口茶,没有把自己的高兴表现出来,只是微笑地看着湘儿黑亮的眼眸:“人的思想决定了他的层次。你看看你的头衔,历史学考古学硕士、哲学博士,现在又在想着攻读哪个有趣的专业,成天围绕着学术,自然不可能像其他人那样有时间去社交。毕竟人的精力有限。”

  看着湘儿点头的可爱模样,仇毅继续说:“就拿我来说,成天当个空中飞人,全世界飞来飞去,游玩过的地方,还比不上你。但你去过的酒店和写字楼,恐怕就远远比不上我。我们总是做自己认为自己该做的事情。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所以说不上什么正常不正常的。”

  “呵呵,毅,听你这么说,我才想起你是个商人呢!”

  仇毅没有否认地挑了挑眉,温柔地看着她。他知道她话开了头就会一直说下去。

  “你记不记得我们以前的课本里有句古文怎么说来着,‘商人重利轻别离’。你也是这样的吗?”湘儿这个问题问得有点刁,倒像是一个发难的面试官。

  仇毅放下茶杯,笑眼看着湘儿:“要这么说也对,也不对。商场如战场,参杂了太多感情因素进去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所以很多人会选择无视感情。轻别离也就显得是重利了。但话又说回来,所谓的‘利’,很多人对它都有不同的看法,当感情也是一种‘利’的时候,也许就不会轻别离了。这只是一道随时都可能出现在商人面前的选择题,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选择,只是,这道题没有标准答案。但是一旦做出选择,就必须去承受选择的结果。如此而已。”

  “你是说感情也是一种‘利’,只是一些人认为它是‘利’,一些人则不认为。是这个意思吧?”

  “嗯,概括得很好。”仇毅毫不吝啬赞扬眼前的人儿。

  “也就是说,‘利’对于每个商人来说定义是不一的。嗯……毅,我突然发现商人的哲学也是一门艰深的学问呢!还有,你的哲学思维不错,完全可以往这方面发展。说不定,会成为哲学大师什么的。”湘儿越想越觉得是。

  仇毅看了看湘儿,没有说什么。等侍者上了菜,才说:“我对大师什么的不感兴趣。那个称号赚不了多少钱。你想,我现在当了个总裁,腰缠万贯,颐气指使的,不是挺好。”仇毅故意把自己说得满身铜臭,说完两人都笑了。

  午后的阳光穿透过厢房外面的树枝懒洋洋地照在两个人身上,他们都享受着别后重逢的喜悦,话题天南地北,好不畅快。

  快乐的时间总是快过,时钟不知不觉摆到了两点,仇毅的电话适时响起,秘书提醒他两点半的会议安排。

  湘儿听着他对着电话里说了声“我就回去”,垂下了眼睑,遮住了一种她自己也不明白的情感。不过,马上,她弯起嘴角,看着仇毅,一束阳光穿透玻璃照射在他那好看的脸上,灿烂地刺痛了她的眼睛,她还是微笑地说“去吧”。

  温柔而沙哑的嗓音伴着阳光传到仇毅耳边,两个人都温柔地笑看彼此,却都没有发现对方各自紧握的双手。

  明明都想留下啊,却没有人出口挽留。

  蓦地,仇毅松开拳头,站起身接过侍者递过来的西装外套,一如往常地温柔地嘱咐道:“湘儿,会馆里还有休闲区,你可以做个水疗或者香薰按摩之类的放松放松,再让司机送你回我的公寓。或者……”他顿了顿,“你另有安排?”

  “嗯。我待会自己看着办吧。别担心,好歹我也是在这个城市长大的,不会弄丢。晚上……晚上我会在公寓的。”湘儿不知道为什么还要告诉他自己会回公寓,只是下意识的,想告诉他自己的位置,好让让他下班后继续和她在一起。

  一抹笑意从心底泛开,仇毅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那我回公司先,晚上等我。”随即离开了。

  等我……湘儿从来没有想过,这两个字从仇毅嘴里说出来,自己的心里会这么地甜蜜。等我,等我,等我……微微弯起嘴角,在阳光中,湘儿闭上双眼,慢慢品味着这两个字。

  他们每次相处的时间都很短,所以两个人都很有默契地在相遇时候尽量排出时间相聚。就像昨晚,她凌晨刚下飞机告诉他回来了,他马上就去机场接她,没有时间去郊外的公寓,他第一次把她带到他的办公室。每次相遇,一开始都是无言,只是渴求着对方的身体,直到第二天,才有机会说说贴心话,分享离别日子的琐事。然后,又是重复那匆匆的别离。

  他们两人之间的命运之轮,在这样分分合合的日子里往复,每次相遇别离好像都一样快乐和轻松,其实,各自都清楚,越是这样快乐轻松的背后,两个人越是挣扎。

  这么阳光的下午,让湘儿想起当初他们在百慕大相遇的那天,天气可不像今天,糟糕透了!想着想着,不禁跌进回忆里面。

  

第四章 惬意午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