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乞丐男会医术

    “我好怕!我跟你说哦,我今天带了一个男人回来了。你再不醒来的话,我就去做他的男宠。哦,对了,他过去是个脏兮兮的乞丐哦,你相爷的尊严要扫地了吧。”泪还是眼框里滋润着双眸,她却开始笑了,嘴角还有点恶整的意味。

  “你为什么不起来?我可不是一个坚强的人,随时可能垮掉挂掉。再不醒来,你就再也看不到我喽。我现在胸闷,等一下就呼吸困难,最后就挂掉喽。不明白挂掉的意思吗?就是死掉哦。我要是死掉了,你也回不去哦。好冷!”她从被窝里将君越雪的手抓了出来,却感觉他的手异常地冰凉。即使现在是大热天,还是感觉到冷意。寒意一下子从心底冒到头顶,冷心语握紧君越雪的手叫道:“来人,来人,快叫大夫来!”

  蓝沙魏是第一个冲进来的人,后来又来了几名家丁奴婢,再后来就是蒋荣归与余胤。一堆人挤在这个很大的房间里,房间立即小了许多,空气也稀薄了许多。

  “这么多人做什么,都没空气了,出去出去。快把大夫找来,慢吞吞的像什么?他若是死、死……丞相府就再也不会有丞相了!”此话一出吓着了蓝沙魏与蒋荣归。两人面色一凝,皱眉看着冷心语。其他人以为丞相要跟着殉情,皆跪下来嘴里喊着“爷请三思”。

  “都起来,跪什么跪,什么三思啊?统统出去,烦人!”冷心语不耐烦地挥手要他们下去。

  “大夫在哪里?为什么还没来?”才一弹指的功夫,冷心语又喊了,语气甚急。她觉得自己手里抓的那只手越来越凉了,怎么都捂不热。

  这位相爷和传闻中的真的是差太大了,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越不清楚就越想要弄清楚,为了弄清楚事实,所以你可不能死哦。

  “我懂得一点点的医术,如果不介意的话,让我看看?”余胤询问的目光看向冷心语。

  “会的话还站那里做什么,快快快,立马看看情况如何!”冷心语语气非常冲,完全忘了现在是在要求人家帮忙。

  不过还好余胤不大在意,还大步地走到床边,从冷心语的手中接过他的手搭起脉来,还时不时地翻开他的眼皮看着。

  冷心语不悦地看着余胤从她手里拉走君越雪的手,可是他是救命草,搭脉是必要的一步。手被拉走的一瞬间,心空了也慌了,没有一点的安全感。见他搭完脉后快速且轻轻地将手拉了过来置于掌心,那股不安全感才消失。

  众人皆紧张且有些愤愤地看着站在那里皱眉沉思,却不说明病情的余胤。

  “如果你只是装装样子的话,那么你成功了。”冷心语愤怒地看着他丢下这句,“人命关天,居然这样玩,你,你,你,你们,统统都出去,反正在这里也没用,浪费空气!”一说完她便皱起了眉头。又在怨人了么,一切还不是你自己造成的,何必迁怒别人。你个废物!废物!一直将别人不喜欢自己当作是他们的错,其实一切都是你的错。

  飘远的思绪回来后,冷心语眼睛开始聚焦,然后用非常陌生的眼神看着跟前的人:“你是谁?”

  余胤一愣,有些不相信地问道:“你不记得我了?”

  “我应该认识你么?”冷心语皱起眉头疑惑地看着他。

  余胤快速冷静下来,抓过她的手把起脉来。

  “你做什么?”冷心语臭着一张脸将手从余胤的手里抽了回来。

  蓝沙魏将余胤拉起推开,由自己站在冷心语的前方。他抓住她的肩膀紧张地问:“你真的什么都记不得了?”

  “你在说什么?放开!为什么大夫还没有来?掉茅坑了啊?”冷心语掰开他紧抓自己肩膀的手,皱眉不悦地睨视着他。

  “你记得。”蓝沙魏看到她眼里的厌恶,明白她并未失忆。那为什么出现这种状况?他不解。

  “人命关天的事,你当是什么?离我远一点,别让我看到。”不会原谅你的。

  “那为什么要问他是谁?”蒋荣归看到情形有些不对,急忙将蓝沙魏拉到一旁去,自己站在她跟前问道。

  “没见过啊。”她回答得理所当然。

  众人呆愣,其中几人快速地恢复过来笑得怪异。

  不爽地看了眼他们,而后拉起君越雪的手直接无视他们。该死,凉得刺骨,透到心里。该死的!我说黑白无常,你们又在搞乌龙了么?君越雪,虽然我不是火炉,但是我也有温度的好吧,为什么你宁愿向着冰凉的地方去,也不向着我的方向而来,我真的如此惹人厌!“对了,你谁啊?”话题又回到了原点。

  “余胤。”余胤淡淡地回着,心里却闹番天了。他这是要做什么?要解决的问题越来越多了,看来要在这里待一些时日了。

  “余胤?你不在房间里,跑这来做什么?啊,对了,你刚刚不是诊过吗?如何,他是怎么了,有救么?治疗的话要多久?”该死的,怎么暖不起来。说完话,冷心语抓起他的手就揉搓起来。

  “这样没用。她是中毒了。要医好她,必须将她泡在药汤里,每三刻必须出汤休息一柱香的时间,泡够十二个时辰便可解毒。可这药草有些珍贵……”

  “管它什么,用上去就好了。”也不管人家要说什么,直接打岔。

  “这些药草必须是那些刚采摘下来的,保持着原有的气息的,否则十二时辰无法解毒。而她这样子若不早些解毒,到时大罗神仙也救不了她。”余胤鄙夷的眼神看向打岔的冷心语,而她再已低头搓手于是未看见。这才是他的真面目吗?周遭充满着有钱人的气息,着实令人作呕。

  “又要珍贵又要新鲜,这需要多久的时间,他能维持到那时候吗?”她有些不耐烦了。她实在无法理解:难道救个人还要这么麻烦吗?该死的,怎么没有任何的用处,为何还是这么冰,难道因为是中毒,所以会一直这样。

  “知道中毒的原因吗?”蓝沙魏沉稳的声音传了过来。

  冷心语有些在意地看向蓝沙魏,只见他正巧也看了过来。两人的目光撞在了一起,她看到他眼底的怀疑。她嗤笑地看了他一眼,又继续忙着手里的活。明知道没用,却还是想做一些可以让自己放宽心的事。

  “体内就藏有毒,而且已有多年的样子。如今只是被诱发了,早些发作而已。”余胤看着他有些紧张的样子,觉得很奇怪,却也不多说。

  “相爷,时间并不多,希望相爷可以找些懂药的人随我去采药。在采药的这些时间段,希望不要让她受冷,会致命。”余胤交待着。

  “了解,乌龟,找人,然后快去快回。”似乎是心情舒坦些了,她又开始叫绰号了。

  

第十八章:乞丐男会医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