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今天要上朝

    接连看了两夜的星空,还是看不腻。整天不是在睡觉就是在书房作画,她已经将丞相的形象完全破坏掉了。

  今夜又跑去看星星。她告诉自己不要睡着,可是瞌睡虫还是找上了她。她又一次被蓝沙魏叫醒进屋睡觉。

  “爷,明日得去早朝。”蓝沙魏拉住还不够清醒要往柱子上撞的冷心语。这几天只要有去看星星就会发生类似的事情:昨天被台阶绊到,前天是门槛。若不是及时拉住了她,还真想不出她会撞成什么样。

  “嗯。”冷心语应道。她推开门直奔床而去还不忘给后面的人找事做:“你快去睡啊,顺便帮我关一下门。”

  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爷这样过了。还记得当时是在爷很小的时候了,大概五六岁吧。真是怀念啊!

  蓝沙魏看着她爬上床扯过被角盖于肚子上。叹了口气:又和衣而睡了。

  这个丞相还真是……明天早朝没有问题吧。他轻轻地关上门,回自己的寝房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门口就传来了蓝沙魏的声音。见里面没有声音,他推开门从丫环手里接过脸盆让她下去后,就直接进入屋里。

  “爷,今天要去早朝,你忘了吗?”他将脸盆置于架上走到床前问道。

  可惜床上的人一点也不给面子,一点动静也没有。他面目的青筋真不断地现出,一脚踢向床板,声音还满响亮的。

  床上的人惊坐起来,看到旁边的蓝沙魏就明白巨响哪来的:“现在还早,你怎么就来了。”

  “爷还记得属下昨晚对你说什么了吗?”蓝沙魏按了按凸起的青筋黑着脸问道。

  “你有说什么吗?”冷心语茫然地看着他。

  “今日要上早朝。”刚被抚平的青筋又冒出来了。

  “呵呵。”冷心语干笑两声,完全不知道有这事,“你去拿衣服。我先洗漱。”

  蓝沙魏不吭声,静静地走到衣柜前将衣服拿了出来递给他。

  “谢谢。你先出去吧。我穿好了就出去。”虽然是男儿身,但还是无法在别人前换。

  “等你穿好就不必去早朝了。你是要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蓝沙魏已经无法维持那恭敬的态度了,完全的恶劣口吻。

  “我自己来。”冷心语一听到他的话就立刻动手,边脱边看着他问,“你果然听到了那天的话语。明明认定你听到了,却被你的言语给弄糊涂就不是很肯定了。”

  “你别动手了,让我来。”蓝沙魏拉她的手,快速地帮她脱掉又快速地给她穿上。再将她拉到镜子,拿起梳子给她梳了个型戴上帽子。

  “走吧。记得像个丞相但不要多说。”蓝沙魏将她推出房门。他也懒得再装了,面对如此散慢漫且痴呆的丞相,实在无法表示恭敬。

  冷心语哀怨地看着他,才心不甘情不愿地笔直地走着,连手肘也不曾弯一下。

  “正常点走,别再胡闹了。”蓝沙魏拍了拍她的肩膀提醒她要正常。

  冷心语一下子软下来,按着自己平日里的走法向外面走去。呜,早知道就不去拆穿了,我的保护者不见了,现在出现了一个恶棍。我还真是个不受宠的人。

  门口已经有马车等候。除了马车的车夫,还有另一个人在等她。那个人正是君越雪。他不悦地看着姗姗来迟的冷心语并在她之前上了马车:“动作快点。”

  她不悦却又快速地踩着小板凳上了马车,而蓝沙魏则是飞身跃上马车坐在车夫旁并吩咐车夫快点。马车颠簸着朝弧宫而去。

  “你怎么来了啊?”她不爽地看着他。

  “为云儿休了几天假了,今天若不去,定让那些想拉我下去的臣子有动作。且不放心你,怕你闹事。这些天的事,我都已听沙魏说了。你还真是够散漫的。你真的是女人吗?”君越雪一脸的调侃。

  “他果然是个骗子。你们两个没有一个好人。”冷心语气愤地将头甩向一边,不去看他。

  “沙魏已经跟了我二十来年了,怎么可能会分不出。只是他有点死脑筋,无法接受事实罢了。再说是你笨并不是他骗你。”

  冷心语已经决定不与他说话。因此她咽下要回的话,继续看着车壁。

  见她不说话,他也配合地不讲。

  马车在宫门口停了一下,守门的官员要来检查马车。蓝沙魏亮出丞相府的牌子,马车就顺利地入了宫。

  “他们还真松懈,不怕我在车里藏个刺客啊。这么简单就放行了。”在车子停下来的那一该,她偷偷地掀开布帘看过。

  “马车会在下一个门(其实不是门,是一个拱形的入口,我不知该如何讲,就谓之门)前停下。你就跟着我和沙魏一起下车,步行到鸿弧殿。我们只能到鸿弧殿下等你。你记住到时入了殿里尽量不要开口。”

  “知道了。我不会多话的。”果然是主仆,两个人一个德行,唠叨着同一件事。她有这么得不可靠吗?她丢给他一记白眼。

  “在殿中你得站在左前方。见到斛时下跪行礼,口称‘我斛万福’,记住了吗?”君越雪想到自己还未将面见斛的行为告知她,便手口并用地指导她。

  “哦。”原来不是那个“万岁”的啊,还好早点提醒了,否则就出丑了。她满脸疑惑地看着他:“为什么是胡,对了,是哪个胡啊?胡子,尿壶还是糊涂虫?”冷心语低头冲着车板吐吐舌头,暗想:全都不好听,难不成是虎,他刚说胡还虎?

  “闭嘴!不要再在别人面前说这些话,你有几个脑袋也不够砍!斛乃十斗之意,把手伸出来。”君越雪见她一脸茫然,并要深一步解释。可是对她说话却没有反应,只得自己动手将她的手拉了过来。

  冷心语被吓得要死,还以为是要打她,没想到是在教她字怎么写。她抬头看了他一眼,才发觉自己的脸出现在了正前方,无语地低头翻白眼。差点忘记了,那张脸可是我诶,有什么好看啊。

  “记住一句话:病从口入,祸从口出。管好自己的嘴!”君越雪再一次凶道。

  果然不能对他有好感,一有好感他就发狠。犯冲啊!

  帘外的车夫听得奇怪,怎么是慕容小姐对爷说教。他觉得如今的爷与慕容小姐都很奇怪,性情大变。不过他只是一介下人,不该多管。

  马车停下,她随着他下车并跟着他们向门内走去。他们两人如同他说的一样,在台阶下方停下。

  她边走台阶边在心里默念着行礼时说的那四字。走尽台阶后就是平地了,此时突然有人撞了她一下。她转头却见犯人快速地离开没有道歉。“粗鲁,嚣张。”她轻声批判着那人的行为。

  完了,是我什么万福啊。她看向后面只见有好几层台阶,就打消了下去问的念头。现在只得相信那句“船到桥头自然直”了。

  她双手因紧张而握在一起。她看着大殿的匾额吐出一口气,同时也知道了那四个字是什么。她大步跨过门槛,走向左前方。

第六章:今天要上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