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斛来了

    君越雪出门后,府内戒备就严了起来。不过一切对冷心语来说是挑战——挑战那些巡逻的士兵们以及这些护卫们。

  君越雪刚出府那几天,冷心语乖乖地让他们当猪养。没几天她就呆不住了:整天这么个过法,人都颓废了,再不出去运动运动,就要发霉了。

  “爷,您要去哪里?”正在屋里服侍的丫环们见冷心语站了起来忙迎上前去问道。

  “出去走走。”冷心语很清楚这些丫头非常地听话,于是冲着她们笑了一下,“若不放心,你们也一起好了。”

  “爷,您就别为难奴婢了。您还没有真正的恢复,还是再休息两天,否则出了什么事,奴婢们实在担不起。”两丫环边说边跪了下来。

  实在让人讨厌的个性,怎么会那么听话呢!“你们若再拦着我,那后果可真是你们担不起的!”冷心语笑得特贼,两人被盯得毛骨悚然。

  见两人有些害怕了,她大摇大摆地走向门。两个丫环很是无奈地跟在了她身后,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出事,她们必须寸步不离。

  “沙魏啊,我们出去走走吧?”冷心语拉开门探出头提议道。

  “爷,您还是再休息几天吧。”蓝沙魏恭敬地弯了下腰地说。

  “蓝护卫,奴婢无能,无法拦住爷。”两个丫环走出门,低头向蓝沙魏请罪。

  “你们先下去吧。”蓝沙魏挥手让两人离开后,两眼就直直地盯着冷心语。

  “本相爷休息够了,今个就是想出外走走。”摆明了不想让我出去,我不要当猪。不对,是鸟,还是不对,那么就是、就是猪鸟,鸟猪。

  “爷,您回房。”蓝沙魏拦在她面前就是不让她出来。

  “哇塞,有灰碟!”冷心语伸长脖子指着蓝沙魏后面的天空道。

  所有人都跟着她的手指指的方向而去,就是蓝沙魏不为所动。

  “他们是来抓谁的?难不成会是我?”冷心语故意在那里自言自语地讲着,而后快速地冲着天空挥着手,“这里,这里,我在这里!”

  蓝沙魏将她推进屋带上门后快速地转身戒备着。他四处看了看,却不见一丝人影,才发现自己上当了。于是快速地转身推开门。

  “chance!”冷心语被推进屋就快速地跑到窗边开了窗户跑了出去。原本守着窗户的那些人不是看灰碟就是看被她的“这里,这里……”给引到正门口来了。

  待蓝沙魏推开门的那一刻,她正在跳下窗。“来人拦住她!”蓝沙魏立即命令那些正在东张西望戒备着的士兵们去拦截。

  冷心语知道被他发现了,还得意地转身对着他吐了吐舌头,不规则地前后动着自己的手指(拜拜)来个拜拜的嘴型后就快速地跑。

  那些士兵们非常听话地一直追着她跑。太久没跑腹部传来了疼痛的感觉,她只得捂着肚子停了下来,手掌往边上一伸,道一句:“你们这些士兵怎么回事,我才是你们的爷。你们觉得蓝沙魏才是爷是吧?”她一边说着一边挑了下眉。

  “属下该死!属下绝无此意!”地上跪趴了一堆人。

  “那就好。从现在起,别让蓝沙魏太拦着我,否则由你们好看的!”混蛋武功高就了不起了,破石头,不对,是破沙子,破沙子!看着站在自己左侧动也不动的蓝沙魏,冷心语就忍不住想要吐槽。

  “咦诶,小龟龟,你也来啦!”看到突然出现在自己右边的人,冷心语一脸地讶意。

  “爷,请不要这样称呼属下,属下担心会克制不住,杀了你。”蒋荣归一本正经地看着她,眼神里透着杀意。

  冷心语不言语地盯着他看了许久,看得蒋荣归毛毛地后终于开了口。“小龟龟啊,既然你已成为相府的人,那么就应该做到生是相府的人,死是相府的鬼,而我是相府的老大,我想怎么叫你就怎么叫你。”冷心语前面还是笑嘻嘻的,到了后来两眼一瞪,道了声,“哪来那么多的意见!”

  众人皆被她的眼神吓到了,前不久还是见人就怕的无辜的眼神,如今却如此地犀利。

  见众人皆被自己给震到,她才露出笑容道了声:“我要逛相府,你们要跟的可以,但是不要妨碍我游园,否则……明白吗?”她中气十足地问道。

  “是,属下明白!”众士兵异口同声地回道。而后个个都面面相觑,无法理解一向以严肃沉稳著称的相爷居然变成了这翻模样,看来传言是真的,爷是真的被吓出问题了。

  “你们两个应该也明白吧。那么我游园去了,你们该干嘛干嘛去。”

  “荣归,你注意一下府内的情况,她就由我来管好了。”蓝沙魏拍了拍正顶着一张踩到狗屎表情的蒋荣归。

  “交给你了,我一点也不想和她有一丝一毫的关系。”蒋荣归有些愤怒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

  “你就别生气了。府上的某些与她比较接近的差不多都被改了名,你就不必如此介意了。”其实他也想笑的,那名字实在太有趣了,不过现在不好火上浇油。

  “你没被改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比我好了许多了。你的安慰我心领了。快去看着她吧,不看着准会出事。”蒋荣归不想再谈这事,于是急着打发他走。

  “她现在毕竟是主子,你就忍了吧。我先走了。”蓝沙魏对蒋荣归点了下头后就朝冷心语离去的方向走去。

  若不是爷的身体被占了,我早就将她解决掉了,哪像现在一忍再忍。蒋荣归看着蓝沙魏离开的背影,在心里回道。

  荷花塘,金鱼!好久没有玩水了。冷心语先是坐在池边用手轻轻地划过池水,而后就快速地趴在池边上将手伸进水里后就动了不动,等待鱼儿上钩。

  可是等了许久都不见鱼儿上钩,她坐了起来很是干脆地脱掉鞋袜挽起裤管将脚伸了进去。鱼儿们,快过来吧,给我来个足底按摩吧。

  蓝沙魏看到她的举动很是恼火,可是一想到她是女儿心且如此开心,只得由她去了。

  还没待多久就来了下仆人在他耳边耳语了一番,他一听就紧皱起眉头。摆手让仆人下去后,他就走到冷心语边上咳了声说:“爷,斛来了。你快些穿上鞋袜上来吧。”

  “胡来了?斛来了!”冷心语起先未反应过来,待反应过来后想要起来,结果由于脚湿有些滑,掉进了池里。

  “爷!”蓝沙魏根本想不到她的反应会如此迟钝,于是没有及时地在她掉进去前就拉住她。

  我没学过游泳,会死吗?她感觉到水正在她边上流淌,而且有些已经进入了她的耳朵。她已经在最快地时间里捏住了鼻子,用嘴吐出一口气后就没有再吐了,快没气了。

第十一章:斛来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