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无处可逃

    生活按部就班的进行着,既不需要大风大浪,也不希望死水微澜。

  “老社长要给大家开会了。他的内容是什么啊?”同事们都在热烈的议论着,更多的人是在窃窃私语。

  “年纪大了,不是想找个人接班吧。”有人推测似乎有十足的把握才说的。

  “还真有可能呢?要不他能干什么呢?”有人继续延伸着这个话题。

他们在讨论,林红置若罔闻,无论谁接班对她的影响都不会大的。她这样想着。

  “哎,该不会是那天在他女儿的生日宴会上给大家介绍的那个人吧。不是说他也是业界的大家吗?”有人突发奇想。

  “有这种可能吧。”有人赞同。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这回林红是静不下来了,如果是他,那她该怎么办啊。

  “行了,大家别猜了,竟干些杞人忧天的事,无论谁当了老板,和我们无关,还是干好我们的本职工作吧。”主任说了话平息了大家的猜测。

  大家这才散了场,个人忙个人的事去了。而林红坐在那里,心潮起伏,她很想到外面散散心的,可领导交代了,今天谁也不出去,都在办公室等着开会。她开着电脑对着显示器,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设计的开满野百合的山谷的壁纸。一切看起来是个闹剧,她并不急于总结。

  会议是在中型办公室里举行的,老社长的旁边果然坐着他。大家的猜测终于得到了证实,林红的心则如坠深渊。她不敢想象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下去。

  老社长很是客气了一番,把大家夸赞了一番,并明确的指出,自己的年龄大了,也想安享晚年了,决定把家产让凌军来管理。宣布完满座哗然。有人吃惊,有人感叹,有人赞同,有人迷茫。

  “好了,下面欢迎新社长讲话。”老社长的宣布淹没了周围的嘈杂。大家才想起来该鼓掌了。掌声稀稀落落的,像极了林红此刻的心情。

  他站立起来,很沉稳的给大家鞠了一躬,很谦虚的说道:“多谢老社长栽培。凌某不才,以后还望各位多多指教。总之我们的目标就一个把我们的杂志办好,对得起老社长的信任。”他说的铿锵有力,掌声再次响起。

  “下面我向大家汇报一下关于我们杂志社的我的一点不成熟的想法。......”他还说了什么,林红一句也没有听清,她只觉得恍惚起来。他的目光是深沉的,他犀利的目光扫视着整个会场,从每一个人的脸上越过,却不曾为谁停留。他应该看得到她,可如今对她却是视而不见的。他的脸上再没了当年的纯真善良换上了老练的成熟,这是她所不了解的。

  什么时候散的会林红不知道,她只听到掌声,会议结束的掌声,然后大家就离场了。她稀里糊涂的跟在大家的后面回了办公室。

  “新官上任三把火啊,一上台就要搞人事调整。”一放下东西就有人感叹。

  “看他说的头头是道的,还真有两下子呢。”一进门就有人赞美。

  “莫谈国事。”有人提醒,不用想也是主任了。

  “哎呀,我们的林妹妹要调到情感部了,我还有点不适应呢?”有人机灵的转移话题却又不偏离主题。

  “就是啊,小林,以后你就不能出去飞车了,也不会有艳遇了。”有人一说,大家就笑了,大家还记得那次的自行车事件。

  “你们在说什么啊?”林红听得一头雾水。

  “哎呀,你怎么开会的,关键地方都不听。不像你的风格啊。莫不是被新社长的俊美容貌迷住了?”有人调笑。林红的脸则是红白交替了,一句话也说不上来了。

  她被调到哪去了,谁调的,为什么调?突然间觉得自己像一棵浮萍,不知要到哪里。大家的笑声,谈论声似乎离她很远很远......

  "小林啊,想什么呢?为了对你的调任表示庆贺,大家今晚决定一起聚一聚。你没有意见吧。”主任把她从恍惚中拉了回来。其实吧就是大家都要有新的部门了,以后不能在一起这么随便的乐呵乐呵了,说白了是散伙饭啊。

  “我......我......”林红也不知道自己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别紧张,大家只是想一块聚一聚了,你不要有心理压力。”谁的话又让大家捧腹大笑了。只有林红僵在那里,不知所措。看来她的反应是出了问题,大家一致赞同。

  “谈什么呢?那么高兴,说出来大家一起乐乐啊。”什么时候他站在了门口。林红的心又莫名其妙的狂跳了起来,好像她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

她听得主任如实汇报,只是一点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聚一聚。

  不言而喻的他也参加了他们的聚会,她搞不懂他是为了体现与民同乐的豁达,还是想彻底的看她出丑才参加聚会的,而她为了不让他看笑话也参加了这次聚会,当然她没有不参加的理由。整个宴会她都选择了沉默,不是说病从口入,祸从口出吗?闭口不言该不会也是错误吧。她这样告诫自己。她甚至在心里又一次的提醒自己,该离开了留下来对自己而已已经没有多少意思了。如果是他在没结婚之前出现多好啊,如果是在当年的小县城里他出现多好啊,如果......事实摆在了面前,她怎么能够天真的假设呢?我们人生的遗憾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遇上错误的人。既然自始至终都是一个错误不如走掉算了,就像当年一样吧。

  同志们都在看着她笑,连他也善意的看了她一眼,原来大家又在分享她的自行车事件了,或许大家是为了博得他的一笑吧。突然间她有些生气的说:“谁老是生活在回忆里啊?还让不让人过了?”她似怒似笑的说完,乘机走出了包厢。在他的面前她还不够狼狈吗?上帝何苦再开这样的一个玩笑。她真的玩不起了。突然有了破罐子破摔的念头。

  又是一个秋季走来了,此刻才感觉到真真的凉意,不管它是不是来自心理。季节的轮回从不为谁停留的,就像谁也不能左右自己的人生一样。干脆让风吹得更猛些吧,让她更清醒些吧,她干脆站到了楼下的风口处,这里不会遇上谁的,不会让谁看到自己的狼狈的,想着不觉眼睛湿润了。

  “又跑这期待一场艳遇了吗?”他站在她的身后,看不清表情,只感到语气里的嘲讽与冷漠。

  “这不在你的工作范围之内吧。”她不曾回头但是却能明显的感觉得到语言的冰冷。

  “关心一下下属也不对吗?”他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那就是纯粹是要看自己的哈哈笑了。这样想着林红心里更是气愤了。

“你到底想要我怎样?”她在挣扎了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进行反击。

  看到她痛苦的模样,他一时失了神,对啊,他到底要怎样?

  “我到底要怎样?”他在沉思中自言自语。记忆里那些快乐与忧伤的过往啊,似乎都与她有关,面对这个曾给自己快乐与痛苦的人,他能怎样?

  “不怎样,我就是要告诉你,没有你的日子我依然快乐。”他的声音近在咫尺又远在天涯。

第十二章 无处可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