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谁是谁的谁

    自从结婚以后,申小佳主动要过了凌军的工资折,总揽了一切财物。原来浪漫的爱情突然间从理想的王国坠入了现实的今天。这婚姻真的像钱钟书笔下的围城吗?凌军有点反感,却不便于表达。也许妻子都是这样的吧。

  “我每天给你十块钱的零花钱行吗?”妻子问道。

  凌军气愤的无话可说。

  “啊呀,你说话啊,行还是不行。”妻子急了。

  “不行。”凌军回答的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你想要多少?”妻子并不让步。

  “不是我要多少,而是我想拿多少是我的自由。我不想成为妻管严。我也不是小孩子,你没必要这样待我。”凌军怎么也想不到这就是所谓的婚后生活。他很反感,甚或是厌恶。他在竭力维护他的自由及尊严。这本来就是一桩爱情缺席的婚姻本来就没有多少意义,在无谓的给自己增加负担,凌军觉得过得真慢没有多少意思。

  申小佳很小心的经营着这份婚姻,她不允许出任何的错。既然凌军极力不接受她的管理方案,她只得暗度陈仓了,来了个防微杜渐。

  她会偷偷地半夜里起来翻看他的钱包,数一数到底他这天花了多少钱,如果对不上头,会搅得她彻夜难眠,甚或旁敲侧击的打问钱的去向。

  她会不间断的查看他的手机,一旦发现有可疑的短信她便要刨根问底。如果偶尔和丈夫来往过于密切的,她想方设法的要知道是男是女,她整天打着冠冕堂皇的维护婚姻的旗号疑神疑鬼,搞得凌军不敢回家,不敢跟别人随便的交往。他真的怀疑他为什么要和她结婚了。

  为什么,问什么,为谁?真的无从找到答案的。

  妻子总想着有个孩子来拴住凌军的心,但凌军坚决不同意,他知道自己的现在都不一定走向何方,他们的婚姻能维持多久,更不敢要个孩子来构成新的牵绊了。更多的他觉得爱是一种责任,尤其对孩子更要负责。绝对不能给孩子的心灵造成阴影。

  一次酒会上他看到男人们牵着妻子的或情人的手出双入对,而他则要绞尽脑汁去想回家怎么和妻子说回去晚的原因,心里非常难过,甚或想起了从不过问他个人事情的林红。原来很多事情都是失去了才知道拥有的价值。想着便多喝了几杯,等踉踉跄跄的回家,妻子早是花容失色,一副刨根问底的神情。

  “我不是你的犯人,不用那样看我。请你以后不要随便翻我的钱包,请尊重我的个人隐私。”凌军字字铿锵有力,根本不看她的反应便回了卧室。睡的迷迷糊糊的他听到有东西摔碎的声音,然后便是妻子歇斯底里的摇晃他。可是此刻这些对他而言都不重要了。

  “醒醒,醒醒,你给我说清楚,你什么意思?”妻子不依不饶。

  “你这个没良心的,我对你这么好,你还不知足。你是不是又看上哪个漂亮的小姐了?”妻子还是在晃他。

  “我看上了又怎么着?”他被晃烦了,竟这样说道。

  “你这个天杀的。”妻子哭喊着扑了上来,狠命的撕扯着他的衣服。

  他真的没了耐性,使劲一推妻子便坐在了地上。

  “你他妈的敢打老娘,老娘今天和你拼了。”说着妻子又一头拱了上来,全然不像了平日里的淑女,倒像是一头母兽。凌军厌恶的一躲,妻子撞在了墙上顿时头破血流,鬼哭狼嚎。

  凌军的酒也醒了,更是烦恼不堪。

  去医院的路上,两人无语。

  病房里两人无语。

  出院了回到家里,两人无语。

  "我们这是怎么了?”申小佳真的想不明白她错了哪里。

  凌军只是沉默,他更郁闷。

  “我这样做不都是为了你好,为了我们这个家吗?”她说的很疲惫,听得人更疲惫。

  “你倒是说句话啊。”见凌军仍然不打算说话,她追问道。

  屋子里仍然沉默。

  “你到底想怎样啊。我快憋死了。”她气急了。

  “你觉得我们合适吗?”他说的没有任何表情,似乎在谈论别人的事情。

  “你什么意思?”她真的好敏感,她怕听下面的话。

  “我想我们都该好好想一想,这样过到底有什么意思。”他说着便往外走。

  “你上哪去?你给我回来,不许出去。”她在大喊,但他的脚步丝毫没有停留。

  “哎吆,头疼,疼死我了。”她使出了杀手锏。

  他停了下来,但最终又迈开坚定的步伐走了出去。他只感觉那样的家真的很压抑,压抑的他透不过气来,甚至要疯掉了。

  他来到了江边,他不敢去公园,他怕看到别人出双入对,他怕回忆,他更怕现实,

  他一支接一支的吸烟,他被一个问题困惑着。

  我为什么要结婚?

  是因为起先谈了场所谓的恋爱。

  我为什么要谈这场恋爱?

  是因为赌气还是因为空虚?

  是因为赌气。

  我在和谁赌气?

  和我自己,还是和林红?

  和林红赌气,便同意了她给介绍的女朋友。和林红赌气,便稀里糊涂的和自己都不知爱不爱的人结了婚。

  如果说婚姻是一场合作,我们为什么那么累呢?申小佳是个怎样的人啊?

  她爱我,她关心我。她关注着我,我是她的一切。按理说我该很幸福啊,可我为什么如此的痛苦呢?

  思来想去只能是我不爱她。

  想到这个答案,凌军自己都害怕了,既然不爱她,为什么还要结婚呢?以后怎么办呢?她可能和自己离婚吗?如果这个问题向她提出来该是怎样的情景呢?

  也许是自己过于压抑了,过一段时间会好的,他这样安慰自己。毕竟婚姻不是儿戏。

  手机响了,他不看就知道她是叫他回家了。

  他很听话,走在了回家的路上,却感到内心无限的茫然。

  他想起那些曾经的美好,他也曾筹划过美好的未来,设想过灿烂的人生,娶自己心爱的女人为妻,不去计较世间的功名利禄,尔虞我诈,过自在清闲的日子。可和自己一起憧憬未来的人走了,他也走进了婚姻的牢笼。

  这样想着,心底涌起无限的悲哀。

  夕阳留恋着世界的灿烂辉煌,迟迟不肯离去。

  他看到夕阳把他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

  

第九章 谁是谁的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