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巧嘴逗趣

    “对!你就没有发现这首诗无论在形式上,在语句上,还是在格调上都与以往的那些诗不同吗?比那些诗都有所创新吗?”

  我扫了一眼整首诗,替他认真的点点头,表示认可。

  “不错,这首诗在表达形式上接近宋词,在语句展现上接近散文诗,在抒发感情上接近唐诗,是一首难得的集宋词,散文诗与唐诗于一体的新的文学形式,并且集这三种文学表达形式的优点于一身,避开了宋词晦涩难懂的缺点,摒弃了散文诗形体较散的弊端,同时很巧妙的将唐诗表达感情的方式给继承并将之发扬。恭喜你,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一种新的文学形式已经诞生,你可能要成为一种新的文学题材的开山鼻祖,就如那个什么拉斯维尔是是那个什么公共政策的鼻祖一样。”胡乱吹侃一通,到最后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不过伟哥后来的反应让我觉得自己这次牛皮吹得太大了。

  “这就叫‘会写的写门道,不会写的写热闹。’”一副洋洋自得的样子。

  从那以后的很多次,我都看到伟哥将自己写的很多类似的诗投向不同的杂志社,希望会有伯乐能够识出他这只会写诗的千里马,结果却是所有寄出的诗都是杳无音讯,石沉大海。不过伟哥对次却并不是很介怀,而是自我安慰说我并没有投入很多,不像日心说出现的时候,哥白尼为此献出自己的生命,我没有这个勇气,如果我也献出自己年轻的生命的话,这种文体形式也会流传开来的,并说什么一种新事物的出现总是要经过曲折的过程才能发展壮大,但是新事物的生命力总是很旺盛的很强大的。不久之后,一定会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也一定会将这种形式发展壮大起来的。我真是佩服他的这番言论和自我安慰的功夫,他在抗逆的环境中,心理素质往往是最好的。

  118

  短短的一个学期又要结束了,这学期我自诩自己最后的任务是比较轻松的,七个科目,有五个是开卷,开卷就意味着在把汉字往试卷上运的时候要省力很多,要节省很多的脑细胞。不过对于老师的此种做法我不是很喜欢,不是对开卷过多不高兴,而是对开卷的科目是五科而不满意,中国人对数字的要求是蛮高的,尤其是受传统文化的影响,‘五’这个数字不是很吉利,应该来个六六大顺,或者是七仙女下凡,七星连珠,开六科和七科都是很吉利的,却偏偏是五科,让人满意的同时还留了那么一点遗憾。

  按照以往的惯例,在考试前夕我会花上一周左右的时间来背诵这个学期的课程,然后分批应付那些考试。可是这次的开卷从某种策略上来说可以节省我很多的时间,而节省下来的时间是肯定不能浪费的,或者是上网或者是和刘佳慧呆在一起,因为能陪伴她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

  

巧嘴逗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