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超级变态的老师

    69

  随着在学校里的时间不断增加,见识也越来越广。就拿抄作业来说吧,抄作业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复制加粘贴的过程,尤其是对于我们的《政府经济学》老师而言,她批改作业的认真程度,认真到让我们发指的地步。以前对付一般的老师的作业,我们只需将一篇作业的前后顺序颠倒一下就算是一次完整的全新作业了,或者说将作业的题目换一下就万事OK了。不过《政府经济学》老师的到来彻底宣告我们的这种做作业方式的时代彻底结束。第一次作业我们班有二分之二的人重新做,老师说全班共交上去六十份作业,仅有十几份是原稿,她将作业的想像程度分为四等:第四等就是参照原本进行删改的,在结尾处加点个人的意见的,这种同学还有点值得夸奖的理由,毕竟是经过了自己的大脑,让作业从大脑里过了一遍。第三等就是将作业的前后进行了移形换位,要看懂这样的作业只需要从中间看,然后再从开头看就行;第二等就是对作业进行改头换面,只是将名字改了一下,这种同学可恨。但是最让人感到可恨的是第一等人,只是将作业进行完全复制,然后完全粘贴,甚至连别人的名字都不愿意改的,只是将写着别人名字的地方用笔涂黑,在旁边写上自己的名字的,这种人应该拉出去活活打死。

  作业发下来的时候,我们纷纷进行自我评价,看自己算是几等写作业的人。

  老师下了最后通牒:如果这份作业我要是在看到有两份重样的,那这两个人全部算是作业缺一次,扣平时分数!

  命令一下,我们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纷纷认真的做起了作业,老师给的题目比较偏,很难从整体上把握。为了完成这次作业,我主动去了一次图书馆,在里面找了一个小时的资料,又认真进行了整理,交作业的时候,我还专门看了看周围的几个人,生怕他们和我参照的资料都是一样的。

  记忆中这次普通的作业印象很深刻,甚至要比很多次的考试印象还要深刻。

  期终考试随着气温的骤降,伴着元旦的来临如期而至,在学业上,我一塌糊涂,考试后在心理上更是被击打的溃不成军,考试前夕翻看着这学期的课程,能在脑海里回忆出来的只有一节节课随着昏迷的大脑匆匆而过,能浮现在眼前的就只有老师的一句话:下课了!再看看书,书比脸干净,书本的前后部分成鲜明的对比,扉页上潦草的写着专业和班级还有自己的姓名,前半部分还有翻过的痕迹,那一笔笔乱七八糟的字体便是证明,而后半部分则是连翻都没有翻过。

  书我自诩是没有看过,但是考前我的自信很足,手里有那些好同学总结的重点资料,过这些科是小菜一碟。刘佳慧为了鼓励我,在考试来临前特地慰问了我两次,乐的我喜上眉梢,小强羡慕的说我是享受已婚待遇的未婚青年。

  五天半的考试我是浑浑噩噩的过来的。考第二科的时候,我看到试卷的那一刻预感到情况有些不妙,手中握有的资料和试卷上的题目不对号,看过试卷头上那几个黑体字才知道,早晨起来猛背狂背的资料是明天要考的科目,当时我一下子就懵了,开始了过山车。

  还有一科,在考试来临的时候,试卷被换了另外一套,据说是系秘书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到的小道信息,说试卷泄露,有的学生公开在宿舍里面卖答案,所以试卷在考前十分钟的时候换成了另外一套。我对着空白的试卷苦笑,临近交卷的时候,我突然想起耗子曾经和我说过的一句话:如果跟导师讲不清楚,那就把他搞糊涂吧!我遵循这个宗旨,在试卷的空白处写上这么一句话:给我一个及格,还你一个惊喜!然后我放心的把试卷交上去。

  

超级变态的老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