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咫尺幸福?5

    “谢谢,不过每个人都是独特的,没有少和多。”

  “您好,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一位像学生一样的服务生手放在胸前,头低了下。

  “杯子给我消毒,再泡一杯。”水蓝依旧三分笑。

  “好的,您稍等下。”撤去了水蓝的咖啡。

  “他们杯子都是消过毒的,你可以放心。”男子优雅的说着。

  “我不相信,还是自己看到的比较放心。”水蓝满不在乎的说着。

  男子并没有接话,而是喝了口咖啡。

  “你怎么同意来相亲?”

  “这有什么?人家不是说,活得好不如嫁的好,看看能不能找个好的嫁了。”水蓝很憧憬的说着。

  看到了男子眉毛动了下。

  “什么算嫁的好?”

  “让我想怎么玩都行。”说着接过服务生的咖啡,然后用纸把杯子擦了下。男子看到水蓝的举动,眉头直接皱起。看得水蓝心里那个乐啊。

  “别介意,个人喜好。要不要也帮你擦擦,我这纸巾专门消过毒来的,你可以放心。”说着很天真的看着男子。

  “不了,我想起还有事,下次再聊。”男子说着起身拎着包就走出咖啡屋。水蓝看着男子的离去,实在忍不住,笑出来了。谁能忍受一个不爱自己只爱自己钱的女人,有人说花瓶也好,但是像这样洁癖的花瓶,任何人都不想要吧。水蓝轻轻喝了口咖啡,深怕打破了咖啡这份神秘。

  “想不到你还有这癖好?”一个声音从侧面冒出。

  水蓝看着在右边站起来的人,“癖好?”看着阮林,好像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要不要也帮我消消毒?”说着就把咖啡杯递给水蓝,水蓝坐着并没有去接。

  “你不是都看到了,何必呢。”

  阮林绕过隔着他和水蓝的咖啡椅。

  “我给你想要玩的任何时间和一切。”阮林说的真切,并且收走一贯的顽劣。

  “给你想要的幸福,不知道这咫尺的幸福,你能不能给我。”是祈求,是期盼。水蓝轻轻放下咖啡。

  “咫尺的幸福?你能接受一个不爱你的人吗?”

  “我相信我会感动她,只要她给我这个机会。”

  “咫尺的幸福只会给有准备的人,我不是那个人,没资格去摘。不是对的人,那不是幸福,只会是咫尺天涯。阮林,谢谢你,但。”还没等水蓝说完。

  “受骗了吧?刚才不是还有谁说自己是败金主义者,看看。”马上换成平时嘻哈的形象。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是骗别人还是骗自己的。

  “我。”水蓝想说什么,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阮林这样说自己像是解脱了,但还是不知道怎么去打破这气氛。

  “无论是谁都不要这样妄自菲薄。”话说的不轻不重。

  “权益,全属权益。”水蓝喝了口咖啡,算是放松了。

  “能问你个私人问题吗?”说时手指轻扣着杯子。

  看了这阮林。“说吧。'

  “你和玄究竟是什么关系?”其实在那天聚会后他就想问,但碍于司马剀逸在,不知道怎么开口。虽从剀逸那里知道不是同一人,但觉得世界没有这么凑巧的事。

  

第三十章 咫尺幸福?5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