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章 挑逗上官(一)

    此时的林诗凡并未发现有人在注视着她。当她一跨入这里时,早已被眼前的景色深深迷住了。只见一大片的梅花树正在争妍斗丽,大多数的花儿都在春天才开放,只有它独具一格,天气愈寒,就算大雪压身,也没有让她折腰,愈开愈灿烂。

  林诗凡转身向守候一旁的陈伯道:“陈管家,你们不用庸人自扰,这里是将军府,不是闲杂人等能够进入的地方,何况我从未与人结怨,不会有事发生的,你们在此守候,给人一种窒息紧张感,我哪里还有游园的雅兴呢?”

  “回娘娘,话虽然如此,娘娘如有闪失,我等那怕奉上颈上头颅也承担不起,请娘娘见谅。”陈管家尽职尽责的说。

  “但是你们这样紧迫盯人的方式,叫我如何能尽兴欣赏呢?而且皇上不是说过让本宫来后花园逛逛,散散心,现在不是更加心烦气躁了吗?”林诗凡首次抬出娘娘的身份,借以皇上的名义吓唬他人,连她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有点过分,但迫于无计可施之下,唯有出此下策了,只能在心底默默地暗暗的惭悔了。

  “既然娘娘这样说,老奴也无话可说了,不过职责所在,我等只能在花园门口外守护。娘娘如发现有何异样,请立即在第一时间呼唤我们,以确保安全无虞。”陈管家瞧不能说服,退而求其次的道。

  林诗凡微微颔首后,一干人等退出了后花园。

  此时四下无人,林诗凡兴奋不已,现在她不用再端起一副皇后娘娘的架子,乐而忘返的她,犹如一只无拘无束的彩蝶在花间翩翩起舞。

  由于林诗凡以酿制花茶为生,自小对百花都深懂其理。她知道梅花是二十四番花信之首,嫩绿冰枝,清雅疏影,秀美的花色,宜人的幽香。怪不得有诗为证“万花也向雪中出,一树独先天下春”素有花魁之美誉。

  凝望着眼前的梅花,令人赏心悦目,林诗凡暂时抛开一切的烦恼,像个久隐山田的村姑一样,走进了刘姥姥的大观园似的,东逛逛,西荡荡,面带异样神彩。

  躲藏在暗处的上官俊把林诗凡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带给他不一样的心情。

  自从认识林诗凡以来,上官俊从未见过这样的林诗凡,天真烂漫,毫无造作,毫不献媚,真真实实的一面呈现面前,这样的林诗凡把上官俊那颗苦苦压抑的爱慕之心又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边的林诗凡快乐无忧的尽情观赏梅花,是那样的怡然自得,与四周的美景几乎融为一体,变成另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截然不同的是,那边的上官俊可不是这么轻松惬意了,从他那握得咯吱咯吱的手掌可以透露出,他竭尽全力压下心中的冲动,幸好理智支配了情感,止住了冲上前的念头。

  此时正值寒冬腊月,薄暮冥冥,一阵阵刺骨的寒风入侵林诗凡娇嫩的肌肤,虽然林诗凡的身上穿了一件厚实的大衣,但仍然忍不住打起了一阵阵哆嗦,接着打起了喷嚏。

  这时的林诗凡让上官俊感到是那么的弱不禁风,就像大风一吹,也会吹倒。

  上官俊想起了林诗凡初入将军府时那场大病,忆起大夫说过的话,对她忧心衷衷,担忧她会一病不起。最终情感与担忧之心战胜了理智,矫健的步伐不受控制的迈向林诗凡所处的方向。

  林诗凡蓦然感到一阵劲风掠过眼前,还未看清所以,一眼瞥见上官俊不知何时站在自己的面前。林诗凡一愣一愣的呆着,还未回过神来。

  上官俊疾步上前,脱下自己身上的那件名贵的大裘衣,披在林诗凡的身上。“天寒地冻,快些穿上它,以免着凉生病了。难道你忘记了大夫说过你的体质与常人不同,要小心保护自己,否则落下病根,就不堪设想了”上官俊用着无法让人抗拒命令式的口吻道。

  

第七十章 挑逗上官(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