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一章

    “妈妈,不要哭了,我没事儿——”被紧紧抱住的旻旻差点儿就喘不过气了,可由不得不安慰自己的母亲。本来想在她出现的时候可以理直气壮的说她一顿,结果莫名的车祸连累了自己,现在连哄哭着如瀑布的妈妈不要自责,唉,人算不如天算。

  “旻旻,对不起,是妈妈不好,妈妈再也不离开你了——呜呜——不管你走路还是睡觉,妈妈都陪着你。”心柔此时真的好自责好自责。

  “呃,算了,你还是先离开一下比较好——”他不想连自由也都没了。

  “怎么?你不要妈妈了吗?你喜欢我了吗?对不起,旻旻不要厌恶妈妈好不好,妈妈保证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了——”生怕孩子心里对她隔离,她拼命的争取着。看到旻旻坐在病床上,除了身上的一些地方贴着创可贴,其他的并没有什么不对劲。一颗悬着的心终于安稳的落地了。劫后余生的感觉还在,让心柔再也顾不了许多,只想把儿子牢牢的牵住,在也不让他遇到危险的事了。这才离开几天啊,竟再次与死神擦身而过。她曾经不也是手术室外等着儿子的消息,那样的心情她今天又再经历了一次,不了,再也不要了——敞开心情后,多日来的郁结像是终于找到了冲破口,已倾泄而出。

  真不敢相信她竟然哭得更小孩子似的。欧天逸就在旁边看着,不止他,还有门外的过路人,都伸长着脖子往这里面看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里已有人不幸离世了呢。他一直以为她软弱可欺又带点儿倔,不失丝毫的淑女风范,没想到今天却是一副撒娇的小姑娘等着别人来安慰她,看看,这哪是母亲,是女儿。

  旻旻向他投过救命的视线,他也不好意思的在看笑话下去。而且这次进院都是他的缘故,幸好,旻旻没事,只是擦伤而已。当时看着他满面是血的,还真的惊蛰了,后来才清楚是自己肩上的血迹而已。幸好——

  “嗯哼——”抱歉打断了,母子情深的团聚。欧天逸不得不开口道:“那个,你再不放手,旻旻就快被你勒死了——”

  “不要——”心柔听此,突然尖叫起来,赶忙里松开。有失落的看着他,“不,他不会死的——”

  看着她真心的流露,那股哀愁与焦心相携着的面容,更添了几分憔悴。牵动着他的心。他别扭的转过头去。“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好意思哭,到底你是孩子,还是他是孩子。难道你儿子出事了,还要他来安慰你吗?要是你真的是合格的母亲,就不会放任他一个人。”他早就听旻旻说过他的妈咪不见了。虽然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现在最起码她安然无恙,而那个男人看起来已经又回到了她的身边——该死,他还是一点儿留处都没得站。

  听到他的话,心柔知道自己失态了,他说得对,现在她只能自顾自己呢。擦了擦脸颊,她舒心的微笑,站起来道:“真的很感谢你,是你保护了我的旻旻。”也是刚刚才知道,事故发生的时候,他将旻旻抱在怀里,用自己的躯体挡住了破碎的玻璃。看着他那包住的白纱,她歉意的向前伸手,“你的伤也不小,还是先坐下了好好休息吧。“

  “哼,我可没那么没用。”他一闪她的触碰,自己来到床边坐下。“不过,你也不用感激,我也不是白救的。”

  “嗯?什么?”

  “妈妈,他的意思救我是他应该的,因为我是他的干儿子嘛——”旻旻不甘寂寞的插了进来。

  “啊——”心柔不由的吃了一惊,看看这看看那的,这个——旻旻怎么老是喜欢认干亲呢?以往不知收复多少邻居妈妈桑们的心。这次,倒把这个一看就知道说不通的人竟也——心中微微的一落,又想到按严格来说,他应该是他的叔叔吧,可是——

  “嗯,没错!”欧天逸用没受伤的手臂勾住旻旻,两人就像是哥俩好似的勾肩搭背的。“旻旻以后啦,你就叫我爸爸吧,那个干字就去掉反正你也没正式,就先将就我吧——”

  “嗯,好,我也是这样想的唉——”旻旻倒是应的很快。

  心柔不知这两个人到底打着什么算盘,但最好的结果也不过自己经历的,看旻旻那笑得样——算了随他们去吧。

  旻旻是个人见人爱的孩子,连欧天逸都能感受到的温情,为什么他就那么——不,他是怎么时候知道,为什么到现在才承认,因为血型吗,还是其他的什么?为什么要对旻旻那么刻薄、严酷,现在心急了吗?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不过,她不会就这么让旻旻认他的,不会,他还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请问季小姐是吗?”一个护士紧忙进来,看着心柔问道。

  她是刚才见过的护士心柔点点头,问有什么事。

  “那个刚才和你一起来的人输血过多已经昏过去了,你可以来一下吗?”

  “什么?不是说要不了多少吗?”

  “呃。是的,可是他坚持多抽点,还威胁我们——呃——我们就根据情况可以也就——那你可以来一下吗?”护士也是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人献了那么多的血,最起码让他的家人赶紧去看一下吧。

  心柔都是怔了一下,没想他这么不要命,那是血不是水。真是的——“好,我去——”

  

第一百二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