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九章

    一天又即将过去了,夜瞭妩媚,城市的夜话又开始了——

  “嗯,知道了,我这就跟心柔说一声。”博荭放下电话,郁闷的想要尖叫。这个三心二意的男人!她今天白给心柔打扮了,那个雨燕一天都在这别墅里,早上不说偏偏等到了现在才说!不过她也有责任,怎么偏偏忘了她的生日了呢?不对,今天是——她什么时候过公历的生日了?她不是一直过得是农历的生日吗,真是掉以轻心了,人家“大小姐”当然是想什么时候过就什么时候过呗。何况今天只带以为象征着身份的女伴呢?尖着呢!

  ——

  “你、你说什么?”博荭突地一声尖叫,惊得在场的人都心惊肉跳的注视着她,怎么了?竟让沉稳如她的严谨管家大肆失态。

  “荭阿姨,怎么了?是谁打的电话?”旻旻在一旁的大宽桌上双手撑着小脸儿等待着已经离开了的妈妈回家。才不到半个小时,就想了,奇怪,确实在学校呆过一天都没这么想过。

  “哦,没什么,不过是工作上的事麻烦了点。”博荭悻悻然放下了电话,不敢跟敏感的旻旻直说。刚才她才给载着心柔的司机打电话,让人回来结果司机说他今天并没有载过心柔,那——一个半个小时前,载着心柔离开的司机是谁?该死她怎么就没去多看两眼呢?她不会乱跑吧?不,出事了!旻旻就在跟前,她不敢急露于言表。招呼着另一个闲着的佣人陪着他,自己去工作了。

  晚宴进行了一会儿,雨燕亦步亦随的跟着悠闲的齐瑞泽在这里打转。

  看着来人,齐瑞泽举起酒杯举止优雅的跟主人致礼。

  连森微抬了一下手中的酒杯回礼,走近跟前,扫了一眼他身边的雨燕道:“咦?齐先生你不是说带着我的学妹来吗?我可是好久都没见着她了呢。”说出了原先的安排。“作为一位一名学长的关心,齐先生不会那么小气吧。”

  齐瑞泽端着笑容心中暗揣着,这么容易就等不住了吗,他的意思也太明显了吧,难道真要让他靠一个女人吗。“呵呵,连先生不要误会,今天是雨燕的生日,不能陪她,只好带她过来了,正好投个热闹。而且这么正经高级的夜宴,我怎能带两个女伴呢。”

  “齐先生倒是挺会想齐人之福嘛——”

  说着话的正是欧天逸。每每有齐瑞泽出现在这样的公共场合,他一般都到场了,这次,经连森的默契在次与他碰撞。

  “哪里哪里,可比不上每期都有花边文的有妇之夫啊。”齐瑞泽也热衷的返还道。

  “彼此彼此,只不过我是表面风光,哪有齐总裁的暗地风流呢。不过我也赞成你所说的,这么正经高级的晚会最好别带错了人,不然我还错以为什么时候齐总裁直辖开始做卖人肉买卖了——”又不是傻子,早就查明了他们之间,季心柔与连森有着说不清的关系。

  意思是靠女人拉拢客户,这么明显的侮辱,他岂会不反击,“那也好过本人下海啊,不知欧先生是否混的如鱼得水呢?”不说换的比衣服还勤的女伴,他本人不正是出卖自己获得高位的人吗?谁不知道,一无所有的他娶了前任欧总裁的独生女而继承了欧氏集团吗。

  两人一在一起就开始控制不住的针锋相对也不管说不说的,只凭一口气。而身为主办人的连森,一看这着这两人说着心柔的名字,不由得隐隐将酒杯捏的更紧。

  “心柔”,一听到这个名字,三人都不由的生气、悔恨与无奈——

  没人注意的角落里,齐耀正不停的打着电话——

  看着快速往后退的夜景已固定下,她知道到了,车门一打开,一个年轻的浓妆女服务员走来。“请问是季心柔小姐吗?”

  这是什么地方?一个醉醺醺的男子搂着一个妖娆的女子路过不小心撞了一下她。

  “喂!你眼睛长在哪里——”啤酒肚的男子粗喝道。马上又被那女子拉走。只是她从没来过的地方。这里灯光晕暗,如酒红般的发出魅惑的森意,这就是他说出的举行晚宴的地方吗?一点也不像,到像是暗地里潮区,布满着迷茫与下坠的感觉。会不会是司机来错地方了,要不是他先一步走了,她至于会跟着后面吗?可是一开车门,便有女服务员过来清晰的叫出了自己的名字。没错,是这个地方。

  女服务员熟练的领着心柔穿过各种各样在不停晃动的前厅,转过昏昏欲睡的走廊,来到一间包间。

  “季小姐,请进。这是预订的房间,请稍等——”

  季心柔长着一个心眼儿禁戒的进去了,看过外面来往的人,她再单蠢也明白这是什么地方,一个暗地里不见的光的地方,难怪,一进来各样的人,尤其是那些充满猥獕的目光,让她感到恶心。为什么,要来这个地方,看似像殷华姐的那个酒吧又不像。有着社会历练的殷华姐曾经警告过自己,这里的东西万万不能碰。可是此时慌张无助的她随着安排,一个坐到了这里。不停的猜想着。不会吧,他不会卑鄙到这个程度吧不,不会的——

  心柔一个人坐在那四周封闭的空间里,坐如针毡,一直觉得有人在注视着她,心中越来越不安,感觉过了好长时间,她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站起来往外走。路过前厅时,幸好正开着舞台上的旋转灯,四周,尤其是靠墙那面一片暗影。可是好累,就走了不远的距离,让她气喘如牛,为什么呢,正好倾向了一个位子。头脑清醒的她认出了那个面对的女子是谁,一轮光扫过——

  “喂,姐妹们,我这儿有个十分好笑的新闻哦——”一个座位上的女子高声叫住了其他女子的注意。

  咦?那不是那天在齐瑞泽房间里出现的裸体女子?她怎么在这儿?

  “好哇,丽姐,你上次不是榜上了大款吗,怎么还在这儿啊——”

  “喂,我说得就是这个,你们绝对想不到——”叫丽姐的女子故作神秘的一下,引来众姐妹耳朵伸过来。“那个什么超级集团的齐总裁——那个在立于商界不败之地的奇人,既然——”

  “什么?”

  “他竟然,花了大价钱,让我在那间豪华的别墅里睡了一晚,听清楚,真真正正的睡觉而已——”

  此话一露出,这个位子上的几个人都静了一下,没一会儿,好似终于消化完了,才发出了高昂的声音。

  “哈哈哈哈——”

  “哈,呵呵,不会吧。”

  “天,该不会是不举吧——”

  什么?心柔来不及多想头便眩晕了一下,扶着墙在暗处走着。门口就要到了,她要赶快离开,可是为什么,心跳越来越急,就像感冒一样发着烧,步伐也无力。

  “喂,小姐,还没玩玩,就走了呢——”耳畔响起一名男子的邪笑的声音。感觉手臂被人抓住,视力也开始迷糊了,只见着几个的身影围了过来——

  不行了,坚持不住了——心柔最后的意识里只想着一个问题——她明明什么东西都没喝没碰呢,为什么——

第一百零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