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章

    “心柔,心柔——”博荭来到一个单间似的小厨房,冲着里面的人喊道。“好了吗——”

  “好好,已经好了——”心柔站在流离台前,揭开锅盖,白烟顿时沸腾而起。用长勺搅搅锅底,看了一下,觉得差不多了。

  博荭等不及,干脆走到角落的独一的流理台前,闻了闻,道:“嗯,好香啊,心柔看不出来嘛,你并不是那么一无是处吗。就这粥,你都可以开店了”没想到,她虽然做得饭菜难以下咽,倒能煮出一锅好粥。这还得感谢齐瑞泽那不知心柔料理的祸害。敢叫心柔煮粥,那天听着他的指示心柔煮早餐粥时,她可真是吓了一跳,而一家之主还没给她解释的机会,就强势的走了。让她差点抓狂,这就是总领的风范啊,一点都不容人质缓。于是准备了胃药,免得耽搁到别人,就让心柔到另一个单间厨房去。最后在众人惊恐又期盼的目光下,毫无知觉的喝下去,就这样奇迹发生了,没想到结果出乎意料的好。连她也喝上了瘾,天天报到。

  心柔笑了一笑,并没多说,专心的盛粥。当初旻旻休养的那几年里,只能吃流食。为了给旻旻一个好胃口,天天变着花样儿煮,刚开始确实是早透了,只能靠买的。而自己为了吸收教训,得自己试粥,过去那苦不堪言不提也罢,也许就在那时同时操心旻旻渐渐失去味觉也不知道吧,还好煮出成果。等到旻旻完全好了以后,开始煮其他就不行了,而旻旻也就那时候收揽了家务吧。

  “妈,好了吗?我快迟到了。”旻旻穿着蓝色的校服,坐在那里,黑白透亮的眼睛咕噜噜的转着。

  “喂,旻旻,你不是有司机送吗?还在那儿急什么。”博荭在他对面坐下了。

  旻旻撇了撇嘴,一股不屑的样子——不就是货车嘛。结果博荭一瞪,马上变得欣喜的样子点头。不得不暗叹,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真理。

  看着旻旻哭笑不得脸,博荭发好心的说道:“好了,今天你齐耀叔叔有空,我让她送你去。”

  “吔——”旻旻这才亮起了脸,高兴的跳下凳子,跑到她的那一边,扑在她的怀里,对着她已配合好正等着的侧脸给了一个大大的香波。

  “唔嘛——”好大的啵声。上面还有口水。博荭抹了一把,气的大叫:“臭小子你是故意的!”说着就要站起来,抓住他打他的屁股。

  “哇——明明是你说得嘛。每天也要和妈妈一样的早安吻嘛——”雷声大雨点小的哀嚎着。

  心柔摆着碗儿看着他们嬉闹,心中甚是宽慰,没想到旻旻这么快就跟这个家里人打成一片,适应力还真强。嗯,仔细想想,每次搬家后,旻旻认的邻居比她还熟,这也让她放了不少的心,唯一的不好,就是小大人的样子,一点儿都向她撒娇。看着这两人,连她都羡慕。现在她好像明白了旻旻为什么不跟她撒娇,原来全在别人身上用完了。

  “对了,妈,你这几天有空吗?”旻旻抱着碗问道。

  “嗯——”心柔看了看博荭,见她只是无奈的耸了耸肩。在对着旻旻说道:“没法啊,旻旻你有什么事吗?”

  “啊哈哈,没没没,我只是觉得好久没有和妈妈逛一逛了。”说完便低头喝粥。看不出在想什么。

  “这样啊,对不起噢旻旻,等妈妈在表现好点儿,工作不在那么忙了,在陪你去好不好?”心柔轻柔的摸着儿子的脑袋。

  “嗯,好。”说实在的,这几天她真的忙透了。而罪魁祸首就是那个什么不得了的傲慢的齐家的一家之主。

  自从那一晚的第二天早,她的职务又发生了变化。成了他的专职女佣,看似羡煞了旁人,其实是他正真刁难的开始。起早贪黑不说,还应付他大爷的冷眼嘲语。简直就是他的私人奴婢了。一想到早晨,她就经不住脸红心跳。那个暴露狂,没事儿就爱叫她更什么衣,又不是古代。没关系就当是给儿子穿衣服吧。

  厨房的专机电话响起,一接,又是“老太爷”的催促,这还不止,门外还有一个大嗓门在催。

  “季心柔,齐先生在催你呢,还不快点儿。”

  “哦,知道了。”心柔放下电话,将旻旻托给博荭就走了。

  心柔刚一踏出门,迎面来了齐耀,就招呼了一声。齐耀打着磕欠,一脸的睡眠不足。看着着心柔走过,随边的应一声,径直来到了她的专属厨房。原来也是冲着早餐来的。

  齐耀一进屋就开始吊儿郎当的,一脸的不爽,那个“更年女”也在这儿。看着旻旻粘在她身上,就是不服气似的感觉。冲旻旻直接喊道:“你吃完了吗,吃完了我今天大发慈悲送你去学校。”

  “吔——”旻旻又咕噜噜的跑到这一头亲近了。齐耀一脸得意的望了那女人一眼。

  切!博荭难得理他,一副优雅与世无争的样子吃着早餐,她不跟那看似壮年却没有丝毫情趣的“老男人”一眼。不过倒是刮了旻旻一眼——墙头草!

  旻旻也不是皮厚还是毫无知觉,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趁着今天高兴,我也施舍你一个旻旻专式的热情早安慰吧。”学着齐耀刚才的口气,旻旻返回给他。

  啪——又脆又响的打波声,齐耀的侧脸上出现一个大大的口水印。旻旻打完波赶紧跳下躲到博荭那儿去了。

  博荭也是闷笑的看着齐耀后知后觉那呆呆的样子,不过这呆也太久了吧。

  嗯?!齐耀这个要面子的大男人竟然没有发火,还规规矩矩的吃早餐。对面的两个人瞪大着眼睛相视了一眼。脸上都是震惊——不会吧,他、他竟然脸红了?

  没错,此刻齐耀那健康黑黝黝肤色的脸上,竟淡淡的浮现红晕,就想、想少年怀春的样子。两人一想到这个形容当场就憋不住了。

  博荭还有些把持,问道:“那个,齐耀啊,你该不会是从没有被人吻过吧,不然一个小孩儿的吻反应就这么大?啊?”

  嗔!齐耀的脖子也红了,猛咽了几口,脸红气粗的喊道:“管你屁事!”

  “噢——哈哈哈哈——”对面一大一小顿时笑破了肚皮。这个,他,众人眼中的黄金汉之一,一派的粗狂与魅力自成一格,女人眼中风流不桀,情人的不可少的他,竟然——

  “原来还是纯纯少年啊,齐耀,看不出啊,你道上都是混假的啊——”博荭擦着眼泪,笑道。

  “我、我——你才是那个真正没人要的老女人——更年变态一脑袋不正常的女人——你——”

  “什么?你放屁——”

  得了,什么冷酷酷寒颤颤的冰山主管,什么严谨不失一苟冷硬硬的名门管家,全都是假的,后不过是市井俗人,泼妇骂街而已。

  唉——旻旻一人安稳坐在一边小绅士样擦擦嘴,暗叹了一声,听力防御墙自动开启,警告着自己千万不要学着两个表里不一没丝毫形象的人——

  

第一百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