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二章

    “够了!”齐瑞泽突然的吼道,让对对面的两个女人一同望了过来。床上的女人受惊的望着他,而她,依然微笑着了,表情一点儿都没变动。那眼神似乎在问:“还有什么吩咐吗?”

  “你下去吧。去收拾其他的地方吧。”

  “是。”低眉顺耳的应答着。带着标准样式步出了房间。

  关上房门后,齐瑞泽无力的靠在墙上捂住了双眼,抬头只说了一句“滚!”

  黑衣服、黑裤子、黑镜眶,打着包包头的一身标准的齐家管家打扮的妇人正黑着脸在门外拿了一张发票递给了打扮时髦的女子。

  女人看了一眼票上的数字满意吹了声口哨低估了一句就走了。

  博荭奇怪的瞟了一眼主卧室的方向。只从那晚心柔打了雨燕一巴掌之后,他竟然没找她的麻烦,而雨燕那大小姐的脾气竟没有追究,还以为他们是明理,虽然叫心柔成为专用女佣时,她也怀疑过,但雨燕并没有什么作为,他们好像集体忘了那一天似的,再看心柔这些天来细心的忙匆忙后的,她还真以为事情过去了,还以为他们有了新的进展了。结果就在刚才他叫她打发掉这跟前的女人,她才明白,这段时间来心柔的坚忍。他会后悔的——不过刚才那个女的说得怎么一回事?什么叫她给他找个医生看看?什么叫做明明不行还装什么样子?呃——不会是他真的有问题吧,所以心理就有点儿变态吧?齐家的后续悠有忧啊——

  雨燕难得的趴在阳台上吹吹风,宽阔的视野将这占地辽阔别墅的一半景逸尽收眼底。低头当然看见了管家在干什么。莫名的气着转回屋里。摔了几件东西出出气。过了一会儿,拿起电话按了键直接道:“叫博荭上来见我。”

  博荭看着前来叫她的人,吩咐了几句后她就上了楼。

  来到已坐下的雨燕跟前,一板一眼的,铁板儿管家往哪儿一站。问道:“请问雨燕小姐有什么事么?”

  雨燕没有搭话,只是喝着早茶。十足的主人架势。

  博荭站那里挑眉暗想着,真是什么人都可以使唤她啊,就看你使唤的起不?以前还没怎么接触过,刚开始还是活泼爱闹没见过世面的丫头,还以为她是齐瑞泽想要遗补缺憾的开心果,是这冰冷的宅子里的笑语。这才几年呢,就变了,曾经的顽皮到了今天却是无理取闹、虚荣嚣张还满腹心机的娇娇女。时间还真是一方明镜呐。

  嘚——雨燕把茶杯放到了光洁的桌面上,发出脆响。这才幽幽地说道:“博管家,你才这在待了几年,竟然会给姐夫找女人,你可真是忠心啊。”

  “不是我,是先生自己,我也是刚才才知道的。”连人都找错了。

  “哦?那你就任姐夫胡来吗?齐家是什么身份地位,怎能随便一个女人进来,你也不阻止、劝一劝。要是叫外人知道了,这不让齐家——”

  齐家、齐家——博荭只听着她不停的重复着齐家,这女人还真是把自己融入齐家了,打算荣辱与共吗?可是——

  “可是,这一家之主是先生,我听命而已。无权干涉。‘雨燕’小姐也一样,当然要是成为夫人就另当别论了,因为夫人有权维护自己的权益不是。”想拿她撒气没都没有。“小姐”之前的“雨燕”咬的重重的,提醒她自己的身份。还不算是这里的主人,只是长时借宿的客人、孤女。

  雨燕一脸的阴怒扫过去看着她,连她也顶她的嘴!

  紧紧的盯住她,她正要口出恶言,忽然想起了什么,张开的唇又闭上。小不忍则乱大谋,女主人是吗,总有一天她会当上的。

  “管家说的是,我多管闲事了。我一个孤女有算的了什么。”自哀自怜的语气,好不忧伤,

  博荭看着这受到打击的女子,好似她刚才说了很过分的话。这也过分?那心柔所受的不就是连气都喘不过来了吗。

  抱歉的一鞠躬,没什么事儿后,她就出去了。

  房间空荡荡的,雨燕就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目光一瞬不失的等着茶几上的一个小瓶子。人的一生什么最重要,她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如今,她是有姐夫的宠爱,但这还不够,她要成为真正的女主人。不像姐姐到死的那一刻,还来不及披上嫁衣嫁给姐夫就去了。虽然他让她叫他姐夫,算是在心里认姐姐为妻子,但终是名不正言不顺,她,会走完姐姐无法走完而遗憾的那条路。其实她也真的好爱姐夫的,这个世上这有姐夫真正的对她好,虽说是因为姐姐,但他给她的一切不是假的,那么优秀的男子,她明白姐姐昧着良心也要争取得到他,她也是如此——

  久久,她动了,像是确定了什么,站起来走了自己的卧室——

第一百零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