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章

    “不是我说你啊,世上有你这么蠢的人吗。你是木头吗,一点感觉都没有吗——”博荭唠唠叨叨,碎碎念念的。没好生气的包扎季心柔的已破皮流血的胳膊,这个笨蛋,竟还去泡冷水,气死她了,原以为可以看好戏,谁知是这摸样,真是个恨铁不成刚的家伙。纯心让她良心过不去是不是。

  “我在这里是当佣人的,又不是白吃饭的。当然的工作罗。说实在的,我能作事情就好,这样才觉的充实。不在想以前那样不识人间疾苦什么都不懂的废物千金。”

  “是吗,没想你这位曾经含金汤匙出生的大小姐在这几年里已经有了不少觉悟哦。”

  “呵呵,你不也说曾经吗。现在的我不在是什么高高在上的人了,只是实实在在靠自己双手养活自己的普通人而已。”

  秀丽的脸旁旋荡起毫不做作的笑脸。突然给予她一种震撼。身处逆境仍能处置泰然,尽管身骨弱小却坚韧顽强。看来她得重新认识她了,用自己的眼睛看,而不是在道听途说了。

  心柔望望外面的天际,晚霞映天,成群结队的鸽子正在做最后一次的盘旋,不知不觉,一天就要过去了。心,突然焦急起来,“什么旻旻还没回来啊?”这开学报名的,就一会儿的工夫,怎么这一走就是一天呢?

  “瞧你,这会儿知道急了,我不是早给你打过招呼了吗,你的宝贝儿子正同他的超级保镖玩的不一乐呼呢。怎么你还不相信我啊?”

  “不是,我只是有点急,旻旻从来都没有离开我一整天呢,我担心他怕——”

  那小鬼头害怕?博荭暗自嘀咕,同情的看了一眼担心儿子的女人,正是标准的母亲啊,眼里孩子永远是弱者,其实他都比你机灵多了。

  “还有,齐耀一直以来都对我有成见,而且我以前无意间得罪过他——”

  “啊,你是说以前的那点小事儿啊,拜托他一个大男人还在乎那么点相啊。别看他一副盛气凌人的有冷冰冰的酷样,其实都是装的,他呀其实——呃——”

  被盯着不自在,博荭住了嘴。

  “荭姐跟他很熟嘛——”

  “哈哈,当然,一起长大的嘛——好了不多说了,我还有事呢。”赶紧打住吧。

  博荭收拾好医药箱,叫心柔好好待在屋子里就出去了——

  “瑞泽哥?——”博荭愣在那儿,轻轻的低呼,她与齐耀都算是一起长大的,在私底下都是最信任的人,就像齐耀常私底下戏谑称老大,她也会叫一声哥。虽无血脉之亲,但胜过亲手足。

  他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

  齐瑞泽示意的点了点头,望着那被关上的门,一脸的沉思不明——

  生活真的能改变一个人吗,可是就算是,犯下的过错就可以一笔勾消了吗?今天就先暂时放过她吧。

  跟着后面的博荭望了一眼身后的门,意味深长的笑了——

  两人走到大厅,齐瑞泽问:“齐耀还没回来吗?”

  博荭正要回答,前面的身影突然顿住,她好奇的随着他的眼光望去——

  呃——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儿?这才一天的工夫,这两个相互看不顺眼儿的人感情一日突生千里,好的就想——父子。

  这家伙!镜片遮住抽筋的眼角,博荭无言看着那块大木头脖子上骑着一个小家伙笑呵呵的进来了。难道去了一趟学校,就被感化了?

  刚回来的两个人也看到了这里,都僵了一下,动作也慢了下来。

  旻旻被放下后,明显的有点害怕这个住宅的主人,不敢看一眼的跑到她跟前.

  “阿姨,我妈妈呢——”一脸的汗水,看样子玩的很开心,指了指方向,小家伙一蹦一跳的离去。

  看着孩子渐远,博荭转过头问到:“看你们一身是汗的,到哪儿去疯了。”

  “噢,我们在外面玩了一下。”又望着面前的老大,很是懊恼的说道:“唉,也就是玩的过头了,连手提电脑也不知掉到什么地方了。”

  博荭不明的盯着他,丢了东西你还好意思说!

  收回望着小人儿离去的眼神,两目一底斜视了他一眼。好似在说管他什么事。

  齐耀突然想咬掉自己的舌头——不打自招!

  “到书房来一趟。”深井无波的跟平时一样的语调。

  暴风雨要来了,齐耀一脸哀败的跟在身后,早点招吧,早死早超生,在将功补过。噢——我一年的假期啊!

第九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