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四章

    “喂!独眼男!你还是男人吗?就知道欺负女人,说话就像泼妇,亏我曾觉得你还很酷——我,不准你欺负我妈妈!”

  一直向后躲的小男孩突然威风凛凛的跑到心柔的前面,双手张开护着自己的母亲,一双黑珍珠般的大眸愤怒的盯着眼前比他高两倍的庞然大物,面无丝毫惧色。

  虽然有时候旻旻知道妈妈很无能,但妈妈真的全尽全力好好爱着自己,一旦牵涉到自己,妈妈立马就浑身长刺的保护自己,尽管受尽嘲笑,但是妈妈的爱和不同的教育方式,让他还是兴庆来到了这个世上。妈妈的缺点,他明白,有时连他也无语问苍天,但这并不表示他会没知觉,一旦有人欺负妈妈,他也会向妈妈一样当个刺猬保护她。眼前的人好高好壮,他不怕,但也知道力量悬殊,也只有到了这个时候,一直觉的有没有父亲无所谓的他,突然好希望能有个父亲能站在身旁,给予力量,一起保护自己的家.....可是这最终是幻想,早在妈妈离开的时候,来了一个人扎了他的手指流出一点血,还有头发和指甲,虽然没说,但他也懂,这是干什么的,所以他怀疑他的父亲在这儿,可是一日过去,并没有等到幻想中的相聚,只来了对母亲冷冷的羞辱。也许他真的没有爸爸了,一个可以将他揽在羽翼下的有力肩膀了。

  所以只有靠他保护妈妈了!

  一听这个小屁孩吐出的话,当场的人差点儿没背过气去。

  心柔一把拉回自己的儿子包在怀里,心里乌呼哀哉,这孩子不要命了不是,生怕别人注意不到他是吗,讲义气也得分时候啊,这下好了,原本以为挨几句嘛,人家气消了也就过去了,旻旻这一说不就是火上加油嘛。顾不上教训儿子,原本胆怯的眼神顿时警惕起来,盯着眼前那脸越来越黑的齐耀。一旦他想动手,她不介意用旻旻所说的“九阴白骨爪”在给他破一次像。把怒气引到自己身上。

  独眼!拜托,他的一只眼睛也没瞎,好不好,连那道疤痕在经过五年的恢复下已经很淡了。泼妇!这小屁孩还真会骂,齐耀脸色一片狰狞,紧闭着嘴,阴狠的直直盯着那颗小脑袋,他四周的空气越来越冷,那迫人的压力,无形的让人腿软,可是这小孩却丝毫未变,也是杀气腾腾的回瞪过来。齐耀虽然脸色没变,但心中却暗暗叫好——这孩子有骨气,那气势一点儿都不弱于他,将来绝对是个人才。望着那曾经相似的稚嫩小脸儿,心突地一软,无名情绪悠然而生,但证据有历历在目,可惜了——

  博荭也注意到了这里孩子,看起来好眼熟啊,天真烂漫的可爱样,让人忍不住的心欢喜,他不指着那大冰人的鼻子吗,她真是崇拜死了,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要知道这个齐耀老是自傲的不得了,平时不吭声就像个冰人站在那儿,虽说混道上的要气势,但也要不着在她面前也爱答不答理的,看着就气,而且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冷嘲热讽,不知谁欠他的钱了,嗯——尖酸的泼妇,真是太恰当了!当然这只能憋在心里。话说回来,这对母子是谁呢,那熟悉的面孔。突然一个念头一闪而过,但为什么......

  四人两队,各怀心思,相互盯着,气氛越来越僵硬,齐耀也是进不得退不得,难道真让他跟一个小孩计较。

  “你们还在这儿干什么!”低沉的嗓音,无尽的威严,齐瑞泽出现在门口,身后还有老管家博棕。

  

第七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