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三章

    下面人的嗡声不断,镁光闪耀,紧紧逼近这一时刻,不得喘息。

  心柔听不进他们在说什么。好像在梦中一般的那么近有很遥远,可是她知道这是真的,他真的这么做了。

  紧紧咬着牙,心柔顿了下去,下唇不知是么时候咬破,颤颤的拿起地上的纸张。焦距在那几个斗大的字上——“亲子鉴定”“离婚协议”。

  耳边回想着永生也不会忘掉的台词——“这不是我的儿子,齐家的长孙……”

  “我,没有这红杏出墙的妻子!”……

  他这么做无疑是让她身败名裂,这就是他的报复吗?连儿子也毫不留情的搭了进去。他当着是这么铁石心肠!

  紧紧捏住这令人刺眼的所谓证据,心柔转过头来望着那一只无动于衷的冷血男人,眼里在也不是昔日里恋恋不忘的痴情,只有恩断义绝的决绝。

  如果这就是你要的,那么我成全你!默默地收起一地的照片——他又把这拿出来了,上面的角度可真好啊,那所谓的情夫却只是因背光或遮物或侧面等不同角度难以看出到底是谁。而女主角总是一直展现的最清晰,正是她,每当她开心放松最自然的笑颜。任谁都想问一问这服务生是谁啊,这司机是谁啊,这看似白领的是谁啊,甚至这牛郎是哪儿的……

  “呵呵……没错,这都是我做的,你所说的一切的一切都是……”背对着他的站起来,看不见的表情,冷漠的身影如诉自己的悲凉。

  她居然承认了!齐瑞泽狠狠的盯着那寂落的背影,拳头握紧。其实他没那么笨,照片的事他也有怀疑,那只不过是借口,不管她有没有出墙,只是最后的亲子鉴定让他失去了理智,现在她又承认,突然间,他好希望她那哀怨的表情再现,苦苦痛指着他的无情,可是没有,因为她自觉于无可争辩了,因为这是事实。

  垂着头缓缓步下台阶,人群纷纷让开,不停的指指点点的。心柔充耳不闻,径直来到保姆跟前,小心翼翼的抱过满月的幼儿。看着不知苦愁的笑眯眯乱瞧的孩子,苦笑着,怎么也不懂真好,不知他的父亲在他的满月之际就迫不及待的将他们俩在众目睽睽之下身败名裂的赶出去。她的骨血啊,深深的吻了一下儿子的额头,尽管此时心神欲碎,但必须咬着牙往里咽。她不能倒,她的儿子只有她了,她也只有他了。

  一步一步,心柔紧紧抱住自己唯一的支柱,故其所有的勇气迈向大门,离开这令人心碎的地方——

  “不好了,老太爷晕倒了!”疏忽的一处,博宗突然喊道。

  顿时人群开始纷乱起来,急急忙忙的涌向一处,一层围着一层,反而耽误了外面的人接近,瑞泽冲进,此时再也不是那离经叛道的青年小子,而是为至亲的在乎,急道:“爷爷——”

  

第六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