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二章

    “是嘛?看样子,齐老对他们很有信心嘛。”欧天逸笑里藏刀的说。

  齐励迷了眯眼睛,说道:“那当然,毕竟是我选的人,比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可规矩多了。”

  “哦,是嘛。”欧天逸眼底快速的闪过一丝诡光,不动声色的奉承道:“老爷子的眼光果然厉害。”

  “呵,谢谢,可惜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了。我老了——”

  这两个人打什么哈哈,聪明的人听出了其中的火硝味儿,可这别人的私事儿,旁人还是在一旁看戏来的自然安全。这一老一少,三言两语错开了话题,维持表面的风景。

  齐励继续主人的风采,招呼着来宾。而欧天逸也被想去的欧氏代理权的人围住,大堂内,政客云集,寒暄或奉承,各自找到可聊的兴趣……

  欧天逸耐心的客套着,轻抿着酒杯,目光穿过重重,注视着那一角的一名合宜落落大方女子……

  如果季心柔能尽到主人的本分,自然知道刚才来了谁引起了骚动;如果她够敏锐,就可以注意到身后有道盯视的目光。可惜现在的她已无暇兼顾了——

  心柔惊大着美眸,怔怔的盯着眼前的中年发福的男子。“爸,你、你到底在说什么?这可不是闹的玩的——”

  “心柔,你在搞什么?上个月你不是才——”

  “我没有!”心柔急道,觉得事情不可能那么简单,“爸,我没有那么做,也不可能,谁跟你接触的,还有什么事儿你瞒着我啊——”

  “来了来了——”不知是谁高声喊道,大厅出入口一阵骚动,众人开始聚集起来。

  他来了——心柔看着齐瑞泽带着一群人如狂风般扫进来。她原以为他不会来的,如今她当然不再会天真的以为他会顾虑到孩子。生产那一天,他并没有来看过一眼自己孩子,那怕自己因忧郁症难产,也不问。就在孩子出世的那一刻,她忽然醒悟了过来,如果不是为了孩子,她是走不出阴影的。看那阵势似乎来着不善啊,选在这一天吗?

  听不进父亲的话,心柔觉得到了该面对的一切,只是,太早了——

  “你这是干什么?”齐励堵在齐瑞泽跟前,厉声问道。看着律师与多一倍的记者,终觉得孙子要玉石俱焚的架势。

  齐瑞泽没多说什么,只是给了齐励一张纸。穿过嗡嗡作响的人群,来到一身挺直直视着他的心柔跟前。望都不望一眼一边有保姆抱着的孩子。依旧一言不发的揽过心柔的双肩,似乎亲密无间,只有她知道被那双手紧紧钳住自己的肩是多么疼,被强制的带上了演讲台。

  “各位——”这一声,打住了人们的猜疑,原本喧闹的会堂即可寂静了下来。镁光闪烁,人人都有所期待的下一步的发展。

  齐瑞泽说了,下面的人听着,接着各个的面容发表这自己的态度。千奇百怪,似乎挺好笑的。心柔处置泰然的微笑着。还有呢——

  望了望一直在下面的运堂,他面无表情的朝自己点了一头。看来他也是必不得已的啊。

  一张亲子鉴定否决了与齐家的一切关系。不耐寂寞,三教九流均有所染,偷窃商业机密,暗度陈仓,转利与季氏…

  

第六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