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六章

    这纯纯的味道是什么?让他着迷,渐渐陷了进去,以前不知道,吻的滋味竟如此妙,这是他在雨婷身上也体会不到的,是什么滋味儿呢?正当疑惑间,温湿的嘴涩尝到了咸咸的味儿……

  怎么了?离开诱人的唇,只见清丽的秀脸上有着两行清泪。齐瑞泽疑惑的看着她,不解。

  “你——”青葱般的指轻覆上自己的红肿的唇角,“你,从来都没有吻过我——”他终于吻她了……

  齐瑞泽窒了窒,一口气吐了出来。无语的抱住她,传递着自己的温度。

  就让时光停留着这一刻吧,不计较过去,不在想着未来,所有的事物都静止,抛去烦恼失去顾虑,让她紧紧抱住这虚幻又唯一幸福的一刻吧……

  只一刻一过,他们又是一对貌似暗离的夫妻了,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而此时的另一处——

  “你都干一些什么——”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差点儿吧墙上的壁画给震了下来。

  某人不知死活的坐在沙发上,掏掏耳朵,“干什么?你没看见我在掏耳朵吗?真是的——”

  “姓殷的!你再装,别以为我不打女人,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在我眼里你根本就不算是女人,惹火了我,我照揍!”瞪眼过去,杀气腾腾。可惜了一副英俊的样貌卓尔的气度。

  啪——一张纤细的嫩手掌一把拍到桌子上,“你这个目无尊长的臭小子,你感吼我,你活腻了是不是!”哇——好疼!我的芊芊玉手啊——一手指着对方的鼻子,一手被在背后又缩又展的。

  眼杀过了,那深骨的森意凉透透的。呃——好吧,殷华先一步软了口气:“天逸,你别这样,我这也是为了你好——”

  男子冷笑了一声,“为我好?”

  “是啊,我可不想你为了复仇,变得下三烂了。我可是为了维护你的翩翩风度,精神至上的侠骨柔情啊——”一声怪调,让人毛骨悚然。

  “你闭嘴吧你!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要我说几遍,对她我没存那么坏的心思—”

  “是吗?”打断道,殷华恢复一本正经道:“那就算是好的心思咯?可是不敢好的坏的,你连真名都不敢告诉她,你认为你们之间有可能吗?别急的否认什么。呵呵,你的眼睛变不了我的。”

  “你——”顿住,苦笑了一下,不愧是一起长大的人。原本接近她就没存好心,可到现在起了另一种心思又不敢说明。却又不心甘。

  “你怎么就知道我没机会,你根本就不知道她和他的关系对她来说是一张折磨,双方的折磨。”

  “呵,我是不清楚情况,但——在我跟她的对话里,给她一个选择,可她没选,心思仍在那人的身上。而且——”意味深长的忘了他一眼,“他并不像你所说的那样不关心他的妻子,此时的他们都好像正视自己的感情了。”

  “哈,瞧你说的,你见到了?”毫不相信,也是不愿看到的事实。

  “当然看到了,我见到他了,虽然是擦身而过——”她可不想那位找到这儿来,再来那女子出现在这里并不好,于是趁她昏睡是转移到五星饭店,看着那虽是安步稳进,但急燥的眼色一说出了他的不安,该她无声下场了。

  还是那个幽暗的空间,只有一男一女,相互对视,不见表情。静默了一刻——

  “天逸,现在你——”

  “也好,该了断了。”双手抹了一把脸,那种中规中距的阳光帅哥又回来了,可吐出的话却是阴冷顿生。“计划我是不会变的……”

  两个月后……充满古韵的欧式的花园庭落,盛夏,蔓卉的碧翠绕回,小小花房清雅舒凉,这是敏珊的最爱之地。抿了一口淡茶,放回是典致的陶瓷茶杯发出清脆的声响,悠悠清冷。

  “这次难为你了,谢谢——”敏珊慈祥和蔼的对着眼前大度的女子说道。

  “没事儿,妈。”女孩眸中木然,好似无情无欲的修道士,就那样低眉顺耳的,一派默然。

  幸福终是梦般的短暂,她无欲无求,就让他们顺自然而去吧。摸摸鼓起的小腹,心柔似精神恍惚的看着……这就他给的承诺——留下了这个孩子,她自己的孩子!

  那说是重新开的男人此时又跑到另一边去抚摸这另一个女人腹中正活动宝宝;说是正确看待她不在顺便怀疑她的男人,不给于她解释的机会又再次冷漠的看着她;说是不在让她孤单一人备受冷清的人再次又有个多月的不常见面,让她成为活寡妇似的备受煎熬……

  呵——她真是天真,别人稍微施舍了如一个骨头般的温情给她,她竟感动万分,信以为真。好了伤疤忘了痛,哈,这不,才甜言蜜语的过了不到半个月,又回到了过去。为什么给了她依恋又再给她绝望了,天堂地狱的距离竟是这般的近。

  她无从可怪,怪就怪在自己贪恋,选择性的忘了明摆的炸弹——卫雨婷!原以为正如他的所愿,她的让步,幻想着不在呼全部,只要能占他心中一个位子,她知足了可惜她的退让并没有维持三角的平衡,很简单,一个口口声声说信你却从没真正信你的人,你能信他不会变卦吗?

  公事、感情,没一点儿可有她的位子……

  “心柔、心柔——”

  像是突然被叫醒般的一抬头,心柔与时具来的悠然,道“妈——,我听着呢,怎么了?”

  “呃——”刚才敏珊一直在说,可半天都不见心柔的眼底一丝波动,她感到不对劲,可心柔依然好儿媳般的听着呢,真是说不出的怪异。唉,原以为她在那次离家出走回来后,儿子终于正是心柔了,他两的关系会改善,结果不到半个月,又打回了原样。这次又是谁的错呢,一言难尽啊——

  “心柔,你娘家那里让你难为了,不管外面人这么说我都信你的。只是瑞泽那孩子过于紧张了……你、你还是等你爷爷回来再说吧。刚才我说的…嗯,你不一定答应,妈、妈知道你心中苦,委屈你了——”见心柔淡然的样子,敏珊也不在好要求什么了,支吾着说完了。

  “妈。没关系的,刚才我答应了,就会去做的,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妈啊—妈,你真为我想何必提出如此让我难为的要求,更在我同意时那张欢快轻松的笑脸,无不说明着你是个母亲,心疼儿子天经地义,总会失了立场,她了解,也许这就是她身为齐家儿媳的唯一作用吧……

  

第五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