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齐瑞泽没有说话,但明显的感觉得到他隐隐的怒意,心柔刚才的话确实激怒了他。他怒极反笑:“怎么,难道你还指望着一辈子得到庇护?难怪好不把规矩典章放在眼里,不愧是‘知书达理’的千金!”

  不,她不想躲在齐爷爷身后一辈子,她更不想靠爷爷的威名来巩固自己的地位。

  心柔脉脉的盯着前面那深邃隐怒的眼睛,似乎要探进他的心底,诉说自己的无奈。可惜,算了。他永远也不会理解自己的,也不愿理解。

  齐瑞泽对上那充满楚楚动人又如黑夜濯星般的明眸,直直的扫过去,好不留情。逼视的连多年的元老级人物也心虚的不敢对视,而她依然是那样的静如止水,又波光莹莹。他经看的出神。

  “我并不是拿老太爷来压你。”心柔淡淡一笑,“我只是希望你能公平处理事情,不要因为厌恶我而把别人牵连进来。所以,请你收回让木涟离开的命令。”

  要走她走就行了。

  “你过来。”齐瑞泽显然没听见她的申述,驴头不对马嘴的来了这一句。

  嗯?这是什么意思,心柔一怔没过去。

  “你-过-来!”在一次的硬声强调。她的胆子变大了,竟敢不听他的命令。难道因为她身后的人可以为她撑腰?哼!

  “什么事?请总经理明说。”她才不会傻傻的过去,这里有第三者在,他应该不会动粗才对。但眼神狠狠的刮过来,恨不得把这不听话的女人打一顿,让她心里实在没底。

  好,很好!她不过来,就他过去。

  转椅由于倏地减力,惯性的晃着。齐瑞泽一步一步靠近,心柔紧张的后退,终逃不过,迎面而来的的鸷气,让她畏惧,双肩不由自颤抖。一旁审视度局的廖学承,觉得总经理不对劲,会伤害到心柔,赶紧出声:“总经理,请你——”在齐瑞泽的下一个动作中消了音。

  齐瑞泽抬起手轻轻地触上心柔的脸颊,那淡红凸起的印子定是刚留下的,是何人,不用想,他也知道是谁了。

  心柔微微的躲闪,那手指触上是麻痛刺激着她清醒,这一些不是他的杰作吗?

  “疼吗?”口气轻柔,让人不敢相信这就是刚才鸷怒肆意的主事者。在心柔还没消化他的温柔,齐瑞泽转而又阴冷的说道:“所以,她更没资格留在这里。”

  什么?他什么意思?心柔不敢相信,难道他是因为木涟对她动粗才想护着她而开除木涟吗?不,不可能!这一切都是自己编导的,不是吗。他不就是激起别人对她的怨恨,好让她知难而退吗。她想躲开,却被齐瑞泽的臂弯稳稳绕过纤腰囚制住。

  廖学承站在一边,插不上嘴。他们贴的那么进,齐总经理不顾他在场,就语气动作暧昧。人家是夫妻,他又是什么立场呢。作为一个男人,廖学承清楚那是总经理对他的暗示,她是他的所有物,不管如何。想来他不在她的跟前,说不定对她还好一点。

  对上齐瑞泽斜敝了一眼,廖学承明白的点点头,退出去——

  “等等,廖助理,我和你一起出去。”某人不会把握机会不知死活的开了这一句——

第三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