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坠落之夜

  齐老爷子因静心休养,估计也是在躲吧。所以在家里的自由活动的的主人就是敏珊和儿媳季心柔,至于还有个男主人是早出晚归不定的的主儿。

  空荡荡的大厅里就婆媳俩用晚饭。还有身着燕尾服的管家和近侍在旁。虽说季心柔早就过惯了这样贵族式的生活,但还是很失望。她之所以来到齐家其中也是为了躲自己的家人,不想在回到那说不定什么时候会被物质高于一切的父母病急乱投医的把她给‘买’了。

  太冷清了,这里比家里还要公式化。餐桌上鸦静无声,豪门的教养尽现于此。

  不能呼吸!

  “心柔,瑞泽今晚不回来吗?”已恢复正正常的敏珊和蔼的问道,倾诉过后,情绪上稳定了,又恢复成一位高雅的的上阶贵人。

  “嗯——这我不清楚,他好像很忙,没打电话回来。”

  “是嘛。”

  接下来又是沉静。

  “谢谢你——”轻轻地语调飘过耳际,季心柔只是温柔一笑。

  终于吃完了,季心柔解脱般的松了一口气。逃回了卧室,关上房门屏蔽一切,微笑的假面具摘下来,说不尽的迷茫苦恼——不要再问了,我什么也不知道……

  夜深了,繁星萃闪,他不会回来了吧,毕竟他的心不在这儿……

  沉睡中的心柔辗转不安,噩梦,身置于火山中。好热!岩浆迎面扑来,灼烧着肌肤,她被融化了——

  猛地惊醒过来,又沉醉在熟悉的体味中——

  “嗯~~瑞、瑞泽嗯——”

  “你总算醒了,************别——,为什么,”心柔阻止不了不同于昨日的恐惧,今日的眩迷,让她不得自拔。忘却了致命的顾虑。

  明明下定决心要放弃的,可是今晚的他为什么还要她,在神智清醒的状态下,本来摇摆不定的意念经不住诱惑。再次燃起了希望——

  不、不,只有他还要她,她就不走了。他心里应该还有自己的,不是吗?原谅她吧,即使与人共享她也愿意——毫无尊严的爱——只要能留到他身边。令人坠落的夜晚,就让她放纵一回吧。

  ——————————————

  午夜的圣地——PUB高级酒吧。灯红酒绿,人声宣噪,一夜狂欢——

  吧桌前,调酒师熟练的手所华丽的动作让人赏心悦目。可最边上艳丽的女客人一点儿也不赏脸看下,只是一个劲儿的狂喝。

  “雨婷!你别喝了——”才到此处的运堂拦下酒杯。

  “呵呵……哦原来是你,终于来了——”步伐不稳的站起,攀住他的肩膀,把手中的酒敬给他,“来来,这儿的就很有味道哦~嘻嘻——”

  运堂扶住快要跌倒的卫雨婷坐下。

  “雨婷——”运堂怜惜的望着卫雨婷,可惜眼中的神情是达不到她的心底,但他愿意为她做任何事,甚至欺骗自己的好友。“他不会来的,你这样他也看不到,你何苦呢。”

  “呵呵——对嘛,他新婚嘛,听说那位齐家的新‘少夫人’温柔美丽,想必他觉得我很麻烦吧!多少天了,他都不来看我呃~”轻涕呜咽着,一直自信耀眼的女人竟怕失宠般无助,“运堂你说,他是不是不要我了——”

  运堂捂上扯住衣襟上的白玉,安慰着“怎么可能,你别乱想了,瑞泽他不都是为了你才结婚的吗,你想想如果不是怕老太爷找你麻烦,他也不会受制于人。”

  “是吗?可是——我不甘心啦——如果不是那老不死的或者如果不是那个女人突然的介入,说不定老太爷就接受我了,运堂,我好不甘啊——”

  “难道名利对你就这么重要吗?齐瑞泽除了继承祖荫,有什么好的!”要说到不甘,他才不甘呢。心爱的女子就在眼前却不是属于自己的。

  “你不懂,我的悲哀,我的痛苦,除了泽,谁也无法打动我,可是——”媚眼迷离,酒香冲向运堂的感官,卫雨婷继续道,“你不一样!”

  不一样?运堂期待着下面的答案——

  “你还喜欢我吗?”指腹触上运堂刚毅的面颊,卫雨婷悠悠的说道,“不是吗?你就再帮帮我吧——”

  

第十二章 坠落之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