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三章 离开的想念

    弹予站立在我的身旁,我笑着问他:“你可又测得了什么?”

  弹予盯着我看了半晌,说:“小姐,此时得此物,未必是福。”

  我疑惑地看着他问:“为什么?”

  若玄尘也不明所以的看着弹予。

  弹予慢慢地开口说:“此物让人有得,亦有失,只是让人不知道失在什么地方。”

  弹予说完淡淡地看了一眼若玄尘,我也随着他的目光看向若玄尘,若玄尘见我俩这么看着他,困惑地在我们两个之间来回流转。

  还是弹予先开的口:“若公子,久闻尊师大名,却不曾亲身拜见,还想请若公子,有朝一日,能为弹某做个引见。”

  我寻思着这弹予是犯了什么毛病,好好想要见人家师父做什么,却看见若玄尘一脸恍然的说到:“弹公子可是猜测给柯子淑东西的疯老头是家师?”

  弹予笑笑的点点头,我看着他们两一来一往,也突然想到,柯子淑不止一次地提到那个疯老头,我冲着弹予佩服的点点头,要么说呢,旁观者清,我与若玄尘都只顾着有了亲人的喜悦,却忽视了最关键的问题。

  若玄尘不解地说:“为什么师傅会有这个钗子?”

  “这恐怕只有找到尊师才能知道答案!”弹予坚定地说。

  若玄尘想了想说:“好,我这就去师傅!”

  若玄尘拉着我的手说:“心儿,你在这等我,好好休息,我去找师傅来。”

  “玄尘,你要小心!”我也紧紧拉着他的手,怕他这一走再也不回来似的。

  若玄尘笑笑说:“心儿放心!”

  松开我的手,若玄尘转身走了。没有片刻的停顿。

  手里还留着他的余温,心也跟着走了。

  弹予看着我这样,也没说什么就告退了。

  我坐在床上也无事可做,拿起放在一旁的吉它,随手拨弄:

  相遇在人海聚散在重逢之外

  醒来的窗台等着月光洒下来

  不要太伤怀相信缘分依然在

  让时钟它慢慢摇滴滴嗒嗒等你来

  看云水漂流看着落叶被带走

  泪湿的枕头枕干潮湿的温柔

  等到下一个春秋等到秋叶被红透

  让那指针慢慢走停在花开的时候

  不是因为寂寞才想你

  只是因为想你才寂寞

  当泪落下的时候

  所有风景都沉默

  因为有你爱所以宽容

  因为思念时光走得匆匆

  月光轻轻把梦偷走

  所有无眠的夜想你够不够

  看云水漂流看着落叶被带走

  泪湿的枕头枕干潮湿的温柔

  等到下一个春秋等到秋叶被红透

  让那指针慢慢走停在花开的时候

  不是因为寂寞才想你

  只是因为想你才寂寞

  当泪落下的时候

  所有风景都沉默

  因为有你爱所以宽容

  因为思念时光走得匆匆

  月光轻轻把梦偷走

  所有无眠的夜想你够不够

  不是因为寂寞才想你

  只是因为想你才寂寞

  当泪落下的时候

  所有风景都沉默

  因为有你爱所以宽容

  因为思念时光走得匆匆

  月光轻轻把梦偷走

  所有无眠的夜想你够不够

  不是因为寂寞才想你

  只是因为想你才寂寞

  当泪落下的时候

  所有风景都沉默

  因为有你爱所以宽容

  因为思念时光走得匆匆

  月光轻轻把梦偷走

  所有无眠的夜想你够不够

  所有无眠的夜想你够不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对若玄尘有了这么强烈的依赖,只不过是才走而已,心却……

  若玄尘走了三天,我被五位公子守护了三天。据说,这些天,已经有人开始暗中行动了,而我现在的身体状况没有自保能力,所以,他们几人时时监护。

  自从碧玉钗里的龙和回来以后,我的身体就出现了异常。周身的气息极其不稳。

  柯子淑天天与苏骆怀来我这儿报到,也察觉到我的异常,发誓要找到那个疯老头,让他拿出破解之法。

  苏骆怀是个标准的妻奴,在他还不知道那疯老头就是若玄尘的师傅时,已经下令搜索全城。

  若玄尘那边,一点消息也没有。

  我紧握住右手,感受他走前留下的温暖,告诉自己,一会儿他就回来了。

  这一等就是五天,依然是音信全无。

  我聚齐了五位公子,对他们说:“我发现,所有附着着我的魂魄的宝物,大致都是在一年前被人发现的,所以……”

  “小姐,等不及了吗?”弹予问到。

  是啊,在出发前,我是说过要慢慢找的,可是现在,竟然有结沉不住气了。愧疚地看着五位公子,想了想说:“算了,现在时机还不成熟,再等等吧。”

  我得感谢弹予,若不是他出声,我恐怕会惹下大祸。

  这是肃扬接到一封密信,我还在想是不是甜儿丫头又被荡魂教训了,却见肃扬面色凝重,我看着肃扬,肃扬将手里的书信递给我看,看了信上的内容,我顿时就觉得全身血液逆流,一双手不听使的乱抖。

  五位公子齐齐地围上前来,生怕我再次晕倒。

  我咬紧了牙关,将书信揉成了一团握在手里,子归等人都将目光集中到肃扬身上,肃扬一字一顿的说:“灵官死了。”

  我决定连夜赶回灵庄,五位公子齐齐阻拦。

  我坚定地对他们:“灵官是我们的家人,如今,他死了,我不能让他连个最后安身的地方都没有。他死了,白影也未必独活,最起码我们要赶回去,替他救回白影。”

  五位公子担心我的身体,我摇头说:“灵官立下生死誓言,我若死,他必死,可是,他却死在了我的前头。我就是死在灵庄,也要把他带出来!”

  五位公子最后还是没有改变我的决定,于是决定立即动身。

  临行前,我在屋里留下一张字条,想着若玄尘若是回来了,也不会因为找不到我而过于担心。

  只是没想到,这一张字条险些成为我俩的最后告别。

  

第五十三章 离开的想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