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四章灵官之死

    我与五位公子日夜奔波,一路骑马狂飙赶回了灵庄,已经是十天后的事了。

  当我们赶到灵庄时,远远地,我看到了灵官的尸首就悬挂在灵庄大门的前面,尸体已经开始腐烂,几乎看不清灵官本来的面目,深色的血痂布满了全身。

  五位公子不忍地转过头去,我却死死地盯住灵官的尸体,因为我要记住,我要记住这个为我而牺牲的灵官。

  不顾身体的虚弱,我飞身割断吊着灵官的绳子,将他抱在了怀里。

  我率先冲进灵庄,五位公子随后跟来,庄里已经一片狼藉,昔日的清丽被一片血腥笼罩。

  “小姐”寻着这道虚弱的声音望去,是白影。

  我冲到白影的身前,终于控制不住隐忍的泪水,这还是我当日看见的那个姑娘吗?

  被血染红的衣服,已经看不出它本身的白色,苍白的脸上没有表情,眼神里只是空洞。我想扶她起身,都不知道要碰她哪里。只能无措的看着她。

  仔细看,才发现,她的声音没有任何的意义,只是机械地重复着“小姐,小姐”

  呵,当初听到这个称呼时,是多么的厌烦,现在听到却觉得是一种幸福。

  我将灵官的尸放在她的身旁。

  “白影”我轻轻的唤着她,看着她没有反应的表情,我又轻轻的唤了一声儿:“白影”

  “小姐?”白影终于有了反应,眼神里却没有焦距。

  我不敢相信地伸出手,在她的眼前晃了一晃,看着她依然没有任何反应,才明白,白影失明了。

  “是我,白影,我回来了!”小心地扶起她的脑袋,我轻轻地应着。

  “他没说错,您果然回来了”苍白的脸上浮起一抹浅笑。

  “小姐,你不该回来的,这里危险!”白影说话的声音已经不足以振动音带了。

  “嘘,别说话了,我已经回来了,我扶你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我扶起白影,转过头对子归说:“联系阮合离,让他速回灵庄。”

  “小姐,别,来不急了。”白影虚弱的手拽了一下我的衣服,我心疼地看着她,她连大声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吗?

  “小姐,他们又回来了,没想到一年过去了,他们还是回来了。灵官为了救我,才遭了暗算,您别怪他,好吗?”白影想挣扎着起身,求得我的原谅。”

  “白影,你没错,他也没错,错的是我们不应该进入这灵庄。”我轻抚着白影不见血色的脸颊。

  “小姐,白影进入灵庄从来没有过遗憾,您对我情同姐妹。当年,您为我隐瞒了长老们我对他的情感,才让我有机会留在您的身边,虽然不能与他相爱,却可以与他相守,这是我最大的幸福。”白影空洞的眼神里有了神彩,我不忍心再让她说下去。

  白影深吸了几口气说:“小姐,白影不能待在您的身边了,白影只希望您能幸福,这些年,您过的不快乐,我们都看在眼里,只可惜,白影不能为您做些什么……”

  白影话是说的多了,上气不接下气地猛咳起来,慢慢地,她的手滑出了我的手心,嘴角流出了鲜红的液体。

  我拉起她的手,握住灵官的,白影怔忡了一下问到:“是他吗?”

  我说:“是。”

  白影牵强的扯出了一抹笑,使出了全力握住灵官的手,我明白她的意思,将她俩并放在一起。白影吃力的从身上拿出一块手绢,在我的帮助下,绑在他俩的手上。白影将头偏向灵官的方向,闭上了眼睛,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

  我知道,我来晚了,让白影靠着一股执念坚持了十天,一股悲愤涌上心头,手心里聚集了一股陌生的气流,五位公子惊恐于我的变化,也不知如何是好。慢慢地,我被一团烟雾包围,胸口爆发出一股气流,搅乱了周遭的气流,五位公子也被气流冲撞的有些不稳。

  天变黑了,风变强了,灵庄的天空下雨了……

  我将灵官与白影的尸体带出了灵庄,在附近寻了一处清静的地方安葬了他们,生不同衾,死同穴。

  我在墓碑上刻下了两行字:同虫之丝不可剪,同结之带两头绾。袭天、楚璇夫妻墓。立墓人:柯家小妹。

  字是我用内力一笔一划地刻上去的,用的也是他们二人入灵庄之前的真名实姓。至于落款,我没用落逸心的名字,是怕有人打扰他们的清静。

  我在坟前弹起了古筝,算是他们的安魂曲:

  红尘自有痴情者

  莫笑痴情太痴狂

  若非一番寒澈骨

  那得梅花扑鼻香

  问世间情为何物

  只教人生死相许

  看人间多少故事

  最消魂梅花三弄

  梅花一弄断人肠

  梅花二弄费思量

  梅花三弄风波起

  云烟深处水茫茫

  红尘自有痴情者

  莫笑痴情太痴狂

  若非一番寒澈骨

  那得梅花扑鼻香

  问世间情为何物

  只教人生死相许

  看人间多少故事

  最消魂梅花三弄

  问世间情为何物

  只教人生死相许

  看人间多少故事

  最消魂梅花三弄

  我在他们的坟前守了三天,我知道,我这一走,就再也看不见他们了。我把我们一同成长的记忆也与他们一同埋葬。

  楚连犹豫地站在我的身后,我知道他有话说,自那天我为白影换了衣装,他帮我为她入殓的时候,他就一直是这种表情。

  “楚连,你有话就说吧。”背对着楚连,我收拾着古筝。

  “小姐,白影她是服了毒的。”楚连嗫嚅地说着。

  “这有什么奇怪,那些人要置他俩于死地,肯定是用烂了招数。”我转过头不解的说着。

  “可这毒……”楚连依然犹豫。

  “楚连,怎么变得这么吞吞吐吐的?”我不明白他的犹豫从何而来。

  “小姐,白影中的毒叫‘绕指柔’,是一种媚毒。”楚连低着头说。

  我一惊,手也跟着松了劲儿,古筝就这样掉在了地上。

  “白影,她……”我不敢想下去,这样一个心高的女子,怎么受得了啊!

  “可是,她不是说灵官为了救她才遭人暗算了吗?这么说,灵官应该救了她吧?”我乞求从楚连那里得到肯定的回答。

  楚连眼里露出了凶狠的火焰:“解不了的。”

  “为什么,为什么!”我近乎咆哮地问着楚连。

  楚连痛恨地说:“这毒发作的时候,只有一个男人是不行的。”

  我不敢相信地看着楚连说:“不可能,不可能!”

  我转身扑跪在灵官与白影的墓前,大哭地喊到:“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啊,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小姐,白影趁着清醒的时候自己毁了双眼。”楚连跪在我的身边。

  我几乎晕厥地看着楚连,仍然不愿接受眼前的事实。

  “小姐,你知道为什么白影闭眼前用那条白色手帕绑住了灵官与她的手吗?”

  楚连望着灵官与白影的石碑。

  我摇摇头。

  楚连说:“那是因为,白影希望在转世时,能给灵官一个清白之躯。”

  我知道了,这是一个传说。

  白影为了不让手帕被血染成红色,将它藏在衣服的最里层。

  我定定的看着他俩的墓碑,视线被泪水模糊了。

  天,又下雨了……

  

第五十四章灵官之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